【电台】龚琳娜和老锣聊新艺术音乐(下)

民歌笔记第三十期

0:00 走生命的路
5:23 花鼓^
8:02 故乡的奶奶
12:36 螃蟹歌#
14:00 阳关三叠^
19:14 山中问答
26:17 古琴吟^
30:19 龙的眼
35:51 杨柳青#
38:35 阳光少女
43:01 摇篮曲*
47:03 冬去春来
51:10 我的失恋
55:00 你在哪里~
1:00:55 希望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选自《弦歌清韵》,#选自《走西口-中国民歌》,~选自《静夜思》,*为“声灵”合唱团未发表录音,其余均选自《走生命的路》。

民歌和琴歌
在所有的中国音乐传统中,民歌和琴歌是龚琳娜音乐的两个根源。按她的话说,想做中国的新艺术音乐,就必须知道中国音乐的根基是什么。2008年,龚琳娜出版了《走西口-中国民歌》,收录的都是国人熟悉的各地民歌,这些大概也是中国学院民族音乐教育里必授的曲目。龚琳娜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些歌曲来展示她的“新艺术音乐”?如果不完全是为了好卖的话,那一定是她在挑战某种约定俗成的民歌唱法。龚琳娜说过,她尝试的是将原生态民歌的真声纳入到艺术音乐之中,而不再单一地使用民族唱法中的西洋腔体。

紧接着的2009年,龚琳娜又制作了《弦歌清韵》,一张古琴歌曲唱片。琴歌(弦歌)代表的是一种中国的古典文人音乐传统,这种音乐将中国的诗词和音韵集中体现在了古琴伴奏的歌唱之中。在所有的中国古典音乐中,琴歌的地位是很容易被人们提及的。2007年春天,龚琳娜在德国科隆大教堂邂逅了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的琴人林晨,加上龚琳娜熟识多年的箫演奏家王华,三个70后年轻音乐家就完成了这样一张琴歌音乐唱片。唱片中很多歌曲是古曲的再演绎,也有一些是古诗词后配曲。打谱、作曲、演奏、演唱的技艺融合了现代的艺术精神,讲究录音展示的细节。唱片的录音是在老锣的友人的古堡里进行。你能找到很多古琴唱片,但很难找到这样一张让你不用当成古董音乐来听的古琴唱片,《弦歌清韵》带来的是建立在中国传统之上的现代艺术音乐。

身背着花鼓,手提着锣,夫妻恩爱,秤不离砣。
满面容颜笑,我也会唱歌、穿街过巷,两脚走如梭。
闹市场中,哪怕人儿多,我的汉子哎,我敲鼓来你打锣。
嗳,我敲鼓来你打锣。
---《花鼓》

近代琴人张椿(字鞠田)的贡献是将民间音乐带入到古琴的减字谱中。龚琳娜在《弦歌清韵》中演绎的《花鼓》即是选自1844年的《张鞠田琴谱》,结合了当时的风俗小调和琴人曲风。

走生命的路
龚琳娜从五岁开始就习惯了掌声与镁光灯下的关注。她曾揣着由文化部授予的“民歌状元”的荣誉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获得过“青歌赛”的民族唱法专业组奖项,也为电视剧《刘三姐》灌录歌曲。的确,在我们能听到的龚琳娜早期录音中,各种类似《文殊菩萨》、《斑竹泪》这样的歌曲是她的演唱主打,那时的她是一线学院派民歌手的继承人。

“意外”还是出现了,正是2002年,龚琳娜认识了德国作曲家、制作人老锣。这个深受西方古典音乐训练、会演奏巴伐利亚琴的老锣本名是Robert Zollitsch,他在1990年代来到中国,曾经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古琴演奏。在结识龚琳娜之前,老锣已经为著名的东方歌手乌仁娜制作过一系列名誉世界的唱片。

这个时候,龚琳娜的生活进入一个特殊的发酵期。每次提到这个时间点,龚琳娜回忆到的都是一种涅盘般的割裂,有痛楚也有欣喜。那之前的龚琳娜仿佛是一个体制内的成功者而同时又是艺术追求上的失败者,她无数次地用“毫无生命”来形容她当时的表演。很快,龚锣二人便以爱人的身份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随后,按龚琳娜自己的话来说,她“悄然离开了这个名利纷争的环境”。

《走生命的路》是龚琳娜在2005年的作品辑,是她和老锣合作的早期的总结。这是一张可听性很强的唱片。《阳光少女》是一首自传式的歌曲,正呼应了《走生命的路》这样一个人生主题。《希望》昭示着某种艺术追求的决心,龚琳娜在日后经常表演这个歌曲来鼓励年轻人的进取心,从中可以看出她的人生观。

“因为你一直发现你自己有问题,这样你一直要学习,这种状态才是最幸福的,这样才能一直唱出生命力。” ---龚琳娜

艺术家和专家
龚琳娜和国内很多民族音乐学家保持着很好的合作关系,她始终认为艺术家和专家应该加强交流。老锣也这样说:“在中国,专家和音乐家的交流不够,他们经常互相排斥,互相不尊重。专家经常是为了他们的角度,说‘我们说的都是对的’;音乐家也经常不好学,他们不愿意听专家的意见。”

不过,龚琳娜同时也认为艺术家也不应丢掉了艺术再造的本职工作,应该将传统的东西融入到现实的艺术作品中,而不完全是去复制“原生态”或者古时候的音乐。比如在《阳关三叠》中,龚琳娜便尝试用西南方言的平舌演唱,虽然这样的做法可能会遭到音乐学家的反对(通常人们认为这是陕西方言的古曲),但是龚琳娜坚持认为找到艺术上的完整也是很重要的。

艺术家的责任
回顾成长经历,龚琳娜认为是老锣为她带来了责任感上的认识。从此她开始非常注意自己能为观众带来的东西是什么。龚琳娜说:“当一个歌者在舞台上面对上千上百的观众,你怎么样给他们一些好的东西?我希望带来一些鼓舞、希望、温暖。” 这也是老锣和龚琳娜选择做艺术音乐的原因,因为他们认为艺术音乐是他们责任感的体现。

“做俗音乐一样很好,可是[我能体现的]重要性在哪儿?” ---老锣

2004年,龚琳娜曾随老锣移居去了德国,在阿尔卑斯山下的小镇享受着清静的音乐生活。这其间,龚琳娜做的事情就是在各种欧洲的音乐节上推出他们的中国“新艺术音乐”。欧洲的生活虽自由但让这对有着中国情结的夫妇总有错位感,2010年的夏天,龚琳娜来到武汉参加一场表演,他们对武汉音乐学院的演奏大厅赞不绝口,这趟经历也直接促成了龚琳娜回国发展的决心。对艺术家而言,不会只用金钱来衡量自身价值;事实上,龚琳娜和老锣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完成一些不赚钱的事情,在他们看来,听众的关注和表演的质量才是最重要的。而他们发现这两样东西在中国都能寻觅到的时候,他们自然就回国了。

城市民谣和摇滚

“要跨界地交流,不要互相看不起,不要去比谁是最好的。”---龚琳娜

2011年1月2日,龚琳娜接受了摇滚乐队二手玫瑰的邀请,参加他们10周年的纪念音乐会。龚琳娜说:“当然他们没什么钱,但是我马上就答应了,因为摇滚乐在中国很不容易。” 在交流的同时,龚琳娜和老锣也希望合作伙伴能在音乐的质量上取得共识。比如,杭盖乐队的下一张专辑准备邀请老锣来制作。老锣便对他们说:“如果你们想发展和进步,你们要学习,练你们的耳朵,这样你们才能成为[有质量的]职业音乐家。”

在我们的社会音乐光谱中,民谣音乐关注的是生活的状态,而世界音乐关注的是民族性。龚琳娜夫妇当然知道不同音乐的社会意义。他们认为,不管音乐家注重什么,他做的音乐应该是完整的。龚琳娜希望在将来也能唱一个城市民谣专辑,就用一把吉他,或者一只巴伐利亚琴。龚琳娜同时希望她能“做得很干净”。如她所说:“无论你做民谣,你做世界音乐,你要表达的都是人情味儿,但是你不能只强调人情味儿,你不能丢了音乐性。”

节目参考唱片:
2005,走生命的路. 酷酷音乐,中国唱片广州公司
2006,静夜思. 酷酷音乐,中国唱片深圳公司
2008,走西口:中国民歌. 酷酷音乐,中国唱片上海公司
2009,弦歌情韵. 酷酷音乐,中国唱片深圳公司
2010,夜雪. 酷酷音乐,中国唱片深圳公司

参考站点
龚琳娜官网:http://www.gonglinna.org/linna_media.htm
龚琳娜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linnamusic
龚琳娜的讨论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36867/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无论你做民谣,你做世界音乐,你要表达的都是人情味儿,但是你不能只强调人情味儿,你不能丢了音乐性。”

  2. 布依崽儿:

    我已经找不到更多语言来表达了,难以组织起来的百感交集,支持小石,爱所有爱音乐的人们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