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的冬天真冷

作者:水墨

爸爸喂阿牛吃饭的时候讲到:姥爷家门前有条小河,院子里有小兔子、小绵羊、还有小毛驴拉磨,公鸡打鸣母鸡下蛋。地里头有西红柿、黄瓜、还有玉米。——。于是我突然很怀念在泥土里跑来跑去的童年,那时候的春秋和冬夏。

虽然在老家的日子也并不是很多,因为总是放假时候才回去。冬天回去过年,热热闹闹十几口人。夏天回去消暑,到处都是郁郁葱葱。孩子们天天跑来跑去,打麦场,山沟里,田地里,窑洞里,一路上布鞋踩着石子躲开羊粪蛋,除了欢声笑语,还有鸡鸣犬吠,还有湛蓝湛蓝的天空。

过年的时候正是天寒地冻,除了白菜土豆就没有什么蔬菜,二姑能弄来几把新鲜蒜苔。肉主要是猪和鸡,好像还有带鱼。三叔会拿着铁桶和笊篱去河边捞虾米,凉冰冰灰突突活蹦乱跳的虾米往窑洞里土炕上的大铁锅里一扔,嗞嗞地溅起油星,虾米就变得通红,满屋子飘香,盖过陈年家具的木头味道,泥火的味道,卷烟的味道,甚至外面从早响到晚的鞭炮味道。

三十晚上十二点多睡,初一要早起吃饺子。谁先吃到饺子里包的一分钱钢板儿,谁就那年最有福气。总是老外爷,也就是奶奶的爸爸,先吃到。轻描淡写地夹出来钢板儿扔在桌上,蹦蹬一声,我们就大喊:又是老外爷吃出钱来了。然后就抢着夹饺子去,咬开一看没钱,就夹给别人。妈妈经常是咬个小口发现有钱就偷偷把饺子夹给我。吃完早饭,老外爷给每个小孩子压岁钱,每人一张崭新的5块钱纸币。我们把钱自己收好,或者给父母。那时候5块钱能买不少东西,零食,鞭炮,生字本,稿纸。然后就出去拜年了,大家都穿上新衣服新鞋,互相看看。那么冷的天,非要脱下棉鞋来穿皮鞋,那种系带的有一点方跟的公主鞋,袜子厚了还穿不进去,穿上出去得瑟一圈,回来冻得直跺脚。

中午饭是最隆重的。几道凉菜,几道热菜,男人们喝酒,女人和孩子喝饮料,还有红糖馅和豆沙馅的年糕。我们早早地上了炕,围桌而坐,盘不好腿就倚着靠墙的一排棉被。那些棉被七八条叠在一起,日复一日地展开叠起使得它们又厚又重,再加上填充了荞麦皮的枕头,垒在一起坚固的像城堡一样。晚上拿到炕火边上,睡觉时候就烤得暖暖的。如果人太多就要去另外一间窑洞没有生着火的炕上睡。盖两床棉被,还不能脱掉秋衣裤,好长时间手脚才能暖和过来,鼻头还凉冰冰的。那样的炕上挤着几家人,翻身子都很困难,这边还没睡着,那边已经鼾声打响。一根长长的灯绳摇曳着一盏十几瓦的灯,只发出一片昏暗灰黄的光来,似乎并不是要照明什么。

初一这天都是叔婶这一边的一起过,初二姑姑们就回来了,一下子又多了几家人。窑洞里进进出出,更挤不下了。初三要回姥姥家去,那边又是三眼窑洞二十多口人。奶奶家和姥姥家隔着一条河,冬天河面大部分地方结了冰,有的地方还能听见河水叮咚流淌。河滩上的西北风呼呼地钻进厚厚的棉袄里来,吹得人一个激灵。那时候的冬天真冷。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山西老乡的沙发必坐。

  2. dadishang:

    我非常喜欢大家的文章,短篇淡淡,长篇绵绵

  3. dadishang:

    穿棉袄就是有这样缺点,钻风,男人不要好看,扎一条腰带,女人贴身再套一件小袄

  4. 小莫:

    今年初一那天 饺子里我妈包了一个一毛的钢板儿 盛了三碗饺子 我盛的 偏偏把 包有钢板的那个饺子落在了锅里 。。。。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