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三十杂记(广东台山)

作者:奶樽

好多个三十都没能全家一起吃上团年饭了,一般都是父亲的工作原因,抑或其他。还记得印象很深的一次是在08年,第一次带Alley回去,母亲早早的就在阳台眺望着风尘仆仆的我俩,记得那时Alley抬头看了看,不安地说,她怎么这样的眼神啊?我看了看,母亲视乎一脸的不满,目光中还带有些许责备,我想,对于这个她第一次见面的儿媳妇,大概不会这么快就显出不满。应该还是和往常一般,看到从两千多公里外回来的我,应该又是瘦了、黑了,精神也倦怠了。

然后,我们放下大包小包的东西,匆忙地用柚子水洗澡,洗头,再准备吃年夜饭。这时,父亲已经在厨房忙活开了,看到未来儿媳进门,也只是惯常般的憨厚一笑,又回去忙活。神龛前的桌子也早已摆好,阳台大概已经摆放过了吧。每年这个时候,母亲都忙里忙去的,一边看时辰,一边拜天神。对此,第一次来到南方的Alley自然不懂。

就算我,其实也不大懂。大概要先到阳台,向天摆好桌子,放上三对红筷子、小红酒杯,一只蒸熟的整鸡,外加一条鲫鱼、些许五花肉、茨菇和元宝,等差不多时辰了,就要拿三炷香对天拜拜,再插到桌上的小炉上,再拿元宝拜拜。哦,对了,之前要往杯子里倒上米酒才行。待烧过元宝后,再把酒沙到灰中,就算完事。Alley问我,这拜的是什么神,我也不明就里,大概是天神吧。每次母亲叫我准备香时都说,“天神三支,观音三支,伯公(祖先)三支,其他地主老爷、门神、门官老爷、灶官老爷各一支”,这是13支香。有时,像三十晚上,初一凌晨,开年那天大概就每处都三支,21支。其实我一直搞不清的是,为什么门口要两处烧香,一处在里,一处在外,但我始终没有机会问母亲。

Alley大概没见过这样的习俗,每次见我拿香拜拜时,也跟着双手合十的拜拜。一开始大概是因为某些习俗上的力量所牵引,尔后可能会觉得好玩,再往后就有些利益心,心也诚了些。有时,她问我,每次你拜拜时,都想些什么啊?我啊,其实没想什么,有时候就希望爷爷能保佑我找个好工作、中个二等奖什么的。嗯,二等奖就够了。这也不算是玩笑话,有时我是真的这样想的。但,母亲显然就要虔诚的多,每次拜拜时都是双膝弯曲着,身体前倾地拜,不像我们只是双手拱两拱。而且嘴上还念念有词。记得小时候,每逢节日,伙伴们来到家里看到母亲对着观音神像念念有词时,都不时眼睛发亮,甚为惊奇。无疑,Alley第一次见时,也是如此。至于母亲都念的什么,还真只有她能听清。只隐约记得一次,被我听到,“希望俊仪这次工作能顺顺利利,没病没痛,平平安安……”那已经略显佝偻的身体顿时在眼前模糊起来,压抑心中的愧疚感油然而生。

菜肴都是父亲做的,小时候很喜欢到厨房看,可以一边看一边偷吃,这也是一种过年的乐趣。现在就少了,大多都是到处帮帮忙,摆摆桌子,拿拿碗筷,端好菜。特别当母亲也进了厨房时,顿时就一片热火朝天的模样,如果再进一个人,就绝对炸开了锅了。父亲做好的菜都先一一摆放在神龛前,通常都是九样。鸡、鹅、粉丝、菜花、甜酸、冬菇腐竹等,有时还会有生蚝、烧肉、鱿鱼,甚至发菜等,大多都是意头好的菜,过年,也就图个吉利。神龛上左面是观音,右边是爷爷奶奶的牌位,下面是地藏老爷,每次点香都是有讲究,必须从祖先这边开始,然后才是观音再就是地藏,一点都不能乱。菜摆放好,酒倒好,元宝放好,香插放好,拜过后就是等,母亲的意思大概是这段时间是仙人们“吃饭”的,等“他们”“吃”过后我们才能吃,当然她没有这样说,不过我看大门都是一直开着的,而且又不准看电视,吵闹,大概就这个意思吧。

当然,吃饭是晚上的事,一般都是先洗过澡。三十洗澡都要用柚子叶,准确的说是用柚子叶烧的水。水显淡绿色,有柚子香,还飘着几片柚子叶在上面。洗澡时得先用柚子水擦洗一下身体各个地方,包括了头发,然后再像平常洗澡般洗就可以了。当然,人们认为这可以洗掉过去一年的霉气和不好的东西,干干净净的迎接新年。关于洗澡,还有说的事,通常母亲都不允许初一洗头,一定要洗也要等到初二,原因,我自然也是不知道啦。母亲说这些习俗都是外婆教她的,而外婆大概也是再上一辈的先人口传身授的,没有人会问为什么这么做,也没有人去探究其中的意义和源头,时代慢慢变迁,有时候,我想,到了我们这一代,这些传统的东西大概就会慢慢流失吧。但,又或许,终究岁月变迁,传统的东西会一直延续。

通常这些事过了,三十夜晚也就没事了,春晚什么的我们是不看的,通常都是各忙各的。等到十二点时,又要起来忙活一小阵。程序也是那些,烧香拜神什么的,只是这次不是放“九大簋”,而是只放斋菜,母亲说,初一一天都是要吃素的,不能吃肉食,要到初二开年才能吃。通常,我们这边的人把三十深夜初一凌晨这个习俗叫做“供灶”,无论什么事,都要“供灶”后再出去,因为这时一定要在家里拜神的。我有个同学,今年三十供完灶后就和朋友连忙去酒吧喝酒,只是,这个时间,酒吧早就关门了,他们只能心有戚戚地在初一的凌晨做了几回夜车,吹吹新年的风。而今年夜里,父亲因为工作不在家,只有我和Alley,还有母亲在凌晨十二点多的时候,围在小桌子上,吃了新年的第一顿斋饭。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菜肴都是父亲做的,小时候很喜欢到厨房看,可以一边看一边偷吃”这句话我联想到小时候父亲切黄瓜时,他手中的刀一起一落,我在他刀起来的间隙,用手去抢黄瓜片吃的情景。最后被揍了……当时觉得很好玩,黄瓜片而已,至于揍我吗?后来长大明白了,要我我也揍。

  2. dadishang:

    真调皮。
    第一次看到描述广东“九大簋 ”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