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琐记(武汉的乡村年)

作者:oliwen

忙忙碌碌的又过了一年,我又长大了一岁,父亲又老了一年。既然是琐记,那就记录一些2011年回家过年的点点滴滴吧。

虽然一次次的说过不是很想回家,但是临近春节,心中却还是滋生出那份无法割舍的亲情,早早就买了回家的机票,心里,还是很想家。

临近回家的前几天父亲就一天一个电话的问工作安排得如何了,一再的叮嘱说家里冷,一定要多穿点衣服,到了回家的那一天,父亲就时不时一个电话,时不时一条短信的问“出发了吗?”、“到机场了吗?”、“上飞机了吗?”,虽然当时真的有点点烦,似乎我在父亲眼里还是像一个小孩子不能自理一样的,但是平心想想,真的还是感觉点点温馨。

下午3点钟的飞机,折腾到晚上7点多才到家。回到家的那一刻,看到奶奶座在后门外一直在等着我回家,不知道奶奶盼了多久,奶奶早已80高寿,但看到奶奶身子骨还是这般硬朗,心里总算是放心了许多。这个家里最最想念的依旧是奶奶,虽然从血缘关系上说不是亲奶奶,但是打小就和爷爷奶奶一起睡,这份亲情早已经被时间永存。

我的奶奶,小时候和我们一起查字典习字,现如今奶奶习得的字已经不亚于我了。对自己的文笔有自信的时候一定要为爷爷,奶奶写一篇文字。

回到家后才知道父亲有点点感冒,今天一直躺在床上没有起来,再联想起那一个一个的电话,心里不觉有些酸酸的。再等上几年,当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我想我肯定也会像我的父亲这般关心着儿子的。

晚上吃完饭,照例和父亲攀谈起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习惯性的点起了一支烟,父亲还是习惯性的唠叨了一句“少抽点”,烟还没抽完,和父亲就没有多少话题可聊了。我开始拿起遥控器胡乱换着台,父亲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了。

第二天,正式开始了当少爷的日子。母亲一早就生了碳炉煨了我最爱吃的莲藕排骨汤,正宗的农村味。从小一直被母亲唠叨着“好吃懒做”,但家里大大小小的活却又总是宠着不让我们做。今年回到家,一如往常的帮不上任何忙,一早睡到太阳嗮过屁股才起来,母亲依旧是家里最忙活的人,洗衣、洗菜、做饭、拖地、抹桌子……都是母亲亲手亲为。说句心里话,母亲对我们是很好,但就是那个刀子嘴着实令人厌烦。母亲一边做事总一边唠里唠叨个不停,家里的每个人都被母亲骂的一无是处,最可气的是连爷爷奶奶也骂,这是我最无法容忍的。今年在家,有点点欣喜,奶奶有时帮着洗下菜时,母亲没再那般唠叨奶奶,有时还破天荒的听到母亲和奶奶攀谈着些事儿,这点确实令我像是在梦中一般。

父亲和母亲依旧是一对欢喜冤家,闹了20多年的离婚,可时至今日还是在一起吵吵闹闹着过着。也许,这才是最真实的婚姻吧。平日里说话就像是在吵架,今年依旧是如此,虽然一直很烦很烦,但就像父亲说的“见多不烦了”,还是只能这般聊以自慰了,值得庆幸今年大年30没有再闹。今年,也算是和和气气的一起吃了个团圆饭。

在农村吃年饭,依旧有供奉祖宗的习俗。虽然现在的农村,家家户户条件都好了,盖的都是小洋楼,铺的是地板,但还是有不少人家在家里烧纸钱的习俗。以前是爷爷和父亲在家里张罗着这些风俗,现在爷爷走了,作为长子的我自然被父亲定为了重点栽培的对象。供奉祖先的仪式开始前,要把大门微关,稍稍敞开个口,说是要给祖宗留个口进来。供奉的桌子上要分斋菜和荤菜,碗、筷、酒杯一组分列排放在大桌子上,其中有许多的细节也记得不大清了,比如碗筷的摆放,菜的顺序,桌子的摆放……等等。农村的习俗确实挺繁琐的,虽然像我们这辈的年轻人被社会灌输了太多新的思想,认为那些习俗都已经太过老土,渐渐的大多也都忘了,但有一些好的习俗,我知道,父亲肯定还是想像爷爷一样不厌其烦的传教下来。

如今过年,早已没有小时候那般热闹了,穿新衣服,领压岁钱,放烟花,炸鞭炮,初一清早还会饶着村子挨家挨户的去拜年……而这些,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复可循了。大了,自然也务实了,哪能像小时候那般爱闹,爱玩了呢,在农村,现在最实际的娱乐活动就只剩打牌了。以往过年,见面总是不亦乐乎的相互说一堆一堆的“新年好!”、“恭喜发财!”、“万事如意!”……之类的祝福的词儿,如今这些词儿被岁月替换成了寒暄语,相互见面极富简洁,也极富精炼的说“新年好!昨个儿手气如何?”。果真,新时代的农村,够务实的!

所以,对于像我这种不爱打牌的人来说,不找点事做的话就真的闲的像只四处乱窜的苍蝇了。回家最惬意,也是最自得其乐的一件事就是绕着村里的农田散步。由于今年在深圳,没有看到雪景,本想回武汉弥补这份遗憾的,但是回到家里却阳光明媚,气温虽然不高,但没有一丝寒冷的北风,不是太冷,正合众人之期盼,无赖,那份遗憾只好封存在心里了。

天气晴朗,自然心情也舒畅,走在田野中是自己最最享受的时候。纵使家里闹得再烦,来到这里,独自一人的一片小天地,心里自然也会好受多了。冬日的田野,很荒,但是很静、很美。在田埂上尽享美食的牛儿也富裕的过着年,叽叽喳喳的鸟儿的嬉戏声响彻整片田间。眺望整片田野,像是看平静安详的大海一样,令人心旷神怡!这是农村特有的“海景”。

一年才回一次家,纵有再多的烦心之事,也都让其随农村的“海风”飘散吧。罢了,亲情,家庭,习俗,田园美景一一唠叨了个遍,也不枉琐碎这个词儿了。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海里的泡沫:

    崭新的沙发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