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冯晓荣:陕北二后生

民歌笔记第二十九期

0:00 二后生^
2:25 三十里的明沙二十里的水#
4:35 京城告急
8:44 风华碧草
22:08 那是一个谁^
24:28 赶牲灵#
27:25 自己
30:55 一对对鸳鸯*
33:49 一对对鸳鸯
37:45 我们这儿*
41:14 日月乾坤湾^
43:40 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
44:45 古庄院
46:32 古庄院*
50:20 记忆里的昨天^
54:15 我们这儿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为魏小石录制;#为出租车司机余立河唱,魏小石录制;^为选自专辑《二后生》,其余均选自专辑《我们这儿》。

“跨界”的陕北
提到陕北、延安你能想到什么?是大地上的拉拉樱、陕北煎饼,或者是宝塔山、红色旅游? 几乎所有的国人肯定都听过秧歌、听过那些喊山的调子。这些都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陕北印象了。在来到延安之前,我其实并不知道在现场听这些音乐是什么感觉,更不知道除了每个人都知道的陕北民歌外,我还能听到些什么。在延安的时候,无论是在城里,还是在乡下,我总能听到人告诉我:“要听老一代的,你去找贺玉堂,想听年轻一代的,你就去找冯晓荣。”

对我们这种从来都在民歌中认识陕北的人来说,聆听冯晓荣,也许是一个机会,能让我们剥开民歌的空架子去思考这里的音乐内容。并不是所有的当地人都生活在国家指派的音乐空间中,也并非都用同样的方式来讲述他们的音乐故事。陕北当然有着他们的流动的文化,有他们接受传统的方式和一个制作本地流行音乐的生态圈。和所有天下的土地一样,陕北也有着志同道合的爱乐人,有着唱不完的家乡话,还有着渴望用音乐来包容的心。

弹吉他的陕北人
冯晓荣出生在延安市的延川县。他的爸爸是一位警察, 母亲是一位医生。18岁之前的冯晓荣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他和很多孩子一样,学习不好,也无意去参加高考,于是,来到南京服兵役。在军营里,冯晓荣学会了弹吉他,和他的战友们一起弹唱着时髦的校园民谣、流行音乐。这段军营的音乐时光虽不能说对冯晓荣有决定性的影响,但却让他有了继续做音乐的心。

(冯晓荣在延安火车站)

1998年,冯晓荣退伍后来到延安炼油厂当工人,同时也开始在延安的酒吧里唱歌。这时候,他已经是一位拿着电吉他的摇滚青年了。从后来冯晓荣的音乐中可以听得出来,郑钧、黑豹这样的老式摇滚对冯晓荣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显然,冯晓荣并不是一个安心炼油的人,因为他真正喜欢的事情是做音乐。他苦练吉他技艺,并且开始在工厂里演出。炼油厂的领导发现这个小伙子满有音乐天赋,于是他们让晓荣来做工厂的文宣工作。在领导的帮助下,冯晓荣来到西安音乐学院去进修。在学校里,冯晓荣的音乐有了质的变化。当他再回到延安的时候,做音乐的机会自然是大大地有,不仅在延安的各个酒吧里有他表演的场地,在延安对外宣传的舞台上,冯晓荣也成了主人。

京城告急国库无米,我要去种地来进贡皇帝。
求求你村长给我一块地,你要是同意我就去送礼。
带着媳妇,领着孩子,牵着老牛去。
背对斜阳,站在高处,消失在贫脊里!

给我一块地我要种大米,给我一块地我要进贡皇帝,
给我一块地我要找关系,给我一块地向你敬个礼!
---《京城告急》(词曲:冯晓华)

冯晓荣的人到底在延安火到什么程度,我有一个故事可以告诉你。在延安打车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因为这里总是人多车少。但是,只要你跟着冯晓荣,他在街头站着,过路的出租车司机师傅就会停下来,友好地让你搭一段别人的顺风车。现在我们就来聊聊这位弹着吉他的陕北人。

网络年代的创作
从2004年开始,冯晓荣就喜欢将自己的歌曲传到网上和人分享。以往,网友们总会问:还有没有,还有没有?冯晓荣发现,人们这么问是因为自己做得还不够好。不过这个时候,冯晓荣也面临了一个困境:他到底该做什么样的音乐?事业起步阶段的一味的对流行音乐的模仿让冯晓荣开始彷徨。他发现他的音乐没法在别人内心留下印象,他不过就是个唱着摇滚的年轻人。

经过思考,冯晓荣决定开始以家乡延安为题材来写歌。他开始学习陕北民歌和说书这样的表演艺术形式。当然,这种学习未必称得上是研究,却改变了冯晓荣思考和创作音乐的方式。于是,就有了现在所听到的所谓陕北的“跨界”流行音乐。直到晓荣学会了将家乡的感情融入在音乐中,人们揪不再问还有没有,原因大家都开始反复地听晓荣的歌曲了。

我们这里都好看,百米道长百米道宽。
我们这里住过神仙,清凉和凤凰山。
---《我们这儿》

《二后生》
“后生”,在陕北方言里是小伙子的意思,“二”和北京话里的“二”有同样的贬义。“二后生”形容的就是陕北的呆头呆脑的傻小子。这是一首冯晓荣的自传似的歌曲,讲述了他在家乡成长的故事。在歌词中,冯晓荣将家乡的俗语和俗物容纳了进来:“咋介问,咋介打”、“揪片片面”、“祥谦”、“烂眉眼”、“钱钱饭”等等。这首歌曲在晓荣推出后在延安引起轰动,从5岁的孩子到古稀老人,都有人学唱这首歌曲。显然,人们喜欢上了这种结合了陕北民歌和说书的歌曲。

蓝格英英的天上飘着一疙瘩云,一阵圆,一阵扁,一阵又像我的脸。
我大说我是个八成瓷疙瘩,咋介问,咋介打,咋介撬不出一句话。
---《二后生》


(延安火车站旁边的煎饼摊)

“新陕北”的歌曲

我们这代人,都是大概地听过“陕北民歌”,没有特意去挖掘。
---冯晓荣

在冯晓荣的音乐里,总能听到他对革命情感的认同,和对现代陕北生活的赞扬。的确,晓荣在当地是一位被官方所欣赏的歌手。他的创作,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宣传延安的新形象而创作的。虽然可能有的朋友会说这样并不个性。但是,如果你来过延安,会发现这里的很多人的感情和革命历史确实是联系在一起的。冯晓荣告诉我:“年轻人总是期待着个性的东西,只有老一些的人,会理解我在唱什么。”

总之,让别人听懂,是最重要的。

联系晓荣:xiaoronggaoli (at) 163.com
冯晓荣博客:http://blog.sina.com.cn/conglindelang
《二后生》兴趣主页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3842553/

主题相关文章:

11 条评论

  1. 木偶:

    确实可以听懂,在今天对陕北的理解。呵呵

  2. 阿扎:

    最最欢喜的是,在他们的表述中,能听到真实的声音,不看轻自己,也不把自己很当那么一回事。

  3. 77:

    听完了,突然也有点想去陕北走一段,能介绍下小荣认识不,请他喝大酒,哈

  4. 小石:

    77,你可以给晓荣写邮件,他会很热情的。

  5. 虫子:

    听着不错啊,和苏阳相比是另一种风格~

  6. 影君子:

    我是陕西人,没去过陕北,

    听着很不错

  7. 小石:

    继承音乐传统的方式有很多,晓荣做的是其中一种。

  8. shasi:

    我在人人网的延安主页上转了你这篇文章 我已标明出处, 如果您不愿意的话 请联系我邮件 我把那篇删除

  9. 小石:

    shasi, 谢谢你的转载!

  10. 书吃:

    要听真正原生态的陕北音乐,我觉得还是高三小的陕北说书好听。

  11. 猫:

    你好,我想要这个下载的链接,能发给我吗?anya_qq@yahoo.com.cn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