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老妈登台我捧场

作者:没没
来源:作者惠寄

腊月二十六回家过年——陕西秦岭以南汉中地区的一个小县城。像所有常年在外的孩子一样,回到家便倍受呵护宠爱。多年在外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回家受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简直幸福到天上去了。

今年回家,老妈很是忙碌,除了要安排好我的一日两餐,要给上班的老爸送饭,还要早晚外出,说是排练节目,大年初三要登台表演,煞有介事的。

老妈从上高中的时候便是文艺爱好者,嗓子好,会唱秦腔,经常上台表演节目。后来,结婚成家上班下班做饭洗衣,成为一个再普通平凡不过的妻子和母亲。前年退休后,经历了一段退休综合症的困扰后,便又重新拾起了年轻时的文艺爱好。该怎么命名她所加入的这种团队呢?我还真不太清楚。成员清一色年过半百赋闲在家的阿姨们,高矮胖瘦都有,谁家结婚,谁家开业一类的喜庆事都可以去扭扭跳跳,穿得花里胡哨的,图一热闹。老妈为自己这份差事多少有些难为情,我倒是很开心地支持,虽然一个场子下来分的钱还不够一顿菜钱,可是一来不至于整天一个人呆在家里胡思乱想,二来也可以踢踢腿扭扭腰锻炼身体,绝对有益身心健康。

听老妈说,这次是第一回上舞台演出——说是舞台,其实就是县城体育场里的主席台。那体育场也有年头了,除了几个篮球架子、一个破烂不堪的主席台、再有就是无穷无尽的灰尘,不过因为这是县城里唯一的公共体育场,人气倒是一直很旺。早晚都有走路跑步舞剑打太极的大叔大妈,篮球场上也挺热闹,男女老少都有,一个篮框同时应付几个篮球是常有的事。小县城生活节奏慢,大家来这儿也就是图人多乐呵,消磨时间。

初三那天,被老爸吆喝了一个多小时才起床,不过没等到我把自己收拾妥当,老爸因为等不住就已经先去体育场给我老妈捧场去了。我到场的时候节目已经开始了。穿梭在并不密匝的人群中,我能感受到周围投来的些许异样的目光——整个场子上都是比我爸妈年龄大的伯伯婶婶,还有带着板凳儿来的七八十岁的爷爷奶奶们。说实话,如果不是老妈要登台,我是铁定不会来看这种节目的,拽都拽不来。找到老爸打了个招呼,便找了个人少的地儿,拿出相机拍着。节目安排很是简单,唱一首歌,跳一曲舞,再是一首歌,再是一曲舞……。唱歌的两个阿姨,其中一个兼主持人,都是些高亢嘹亮的曲目,《兵哥哥》《天路》《青藏高原》一类,跳舞的包括老妈在内六个人,每个舞蹈都是很少的简单的动作多遍重复,配的也都是上个世纪的很老的歌,服装不统一。我用相机上的摄像功能给有老妈的节目录像。其中最长的一个舞蹈有七八分钟,我也就举着相机录了下来,音乐停下的时候,旁边一个伯伯很实在地说:“哎呀,可算停了,再不停就把这些人累ri ta了!”还偏过头来问我录了多长时间。

台下的观众既没有太冷漠也没有太热情,间或有掌声。相形之下,台上的人倒是很敬业很热情。唱歌的阿姨嗓子好,抛开艳俗的服装粗糙的妆容不说,举手投足眉目表情倒是很有几份星范儿。跳舞的老妈和阿姨们也很有节奏感的随着音乐舞动着,动作的单一和重复更体现了她们的热爱和坚持,与其说她们是在为观众表演,不如说她们是在享受自己在舞台上的绽放。原本过来就是给老妈捧个场,打算拍几张照片就走的,可是,台上阿姨婶婶们的敬业和投入让我一直留到了最后。整场节目持续了一个小时又四十分钟,整个表演团队只有八个人。

节目结束后,窜到后台去找老妈。老妈对我的到来很是意外,当然,更多欣喜。体恤老妈的辛苦,作为犒赏,自告奋勇回家做饭。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