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拜年

从东莞回来,有点感冒的征兆,头昏目胀,走路脚下飘乎乎,何况还背着个大背包。去到药店,对着架子上令人眼花缭乱的药扫描一番。在治风寒和风热感冒的药物之间踌躇不定。把情况告诉售药员,让她来帮我仲裁我的选择。她得知我的状况后,给出一段熟练的解释,并给我三盒药——两盒西药,一盒中成药。其中一盒西药盒子上的字印刷不清晰,让素来对西药有偏见的我脚下一阵发软。仅凭这点,就瓦解了我对她的解释的信任。接着依然靠以往的经验来判断。回顾过去两天的生活,搜寻线索。想起了忽快转暖的天气,闷热的午后,让人对待衣服的态度三心二意。还有昨天,从打开的车窗疾速刮来的风,把头发吹得如台风过后的稻子。这些都是值得怀疑的线索。

服了几粒药,渐入睡乡。下午在睡梦里来临。

外面密密匝匝的锣鼓声愈发的大起来,想必越来越靠近我住的楼下。我竖起耳朵听。最终鼓声拧断了我的睡意,我“蹬”的一下起床,穿着裤衩,脚丫蹭进塞着袜子的鞋里,踮脚走到阳台,伸直脖子,寻着鼓声探头往外看。一头金色的狮子在喧腾的锣鼓声里跳跃。沿着街巷,给一家家店铺拜年要利是。我也抖擞起精神,披上外套,下楼凑热闹。

五金店、拉面馆、便利店、包子铺等等,凡是开业的店铺,甚至两条板凳架起一块案板的水果摊,皆是金狮子造访的对象。金狮子在店门踏着鼓点摇头晃脑,直到店主给了红包,金狮子点头拜三下才走。一家店铺一家店铺,一个摊位一个摊位,金狮子在重复的节奏里,重复着那些动作。想象着跟舞狮队给每一家实体店拜年一样,在虚拟的网络,组建一支舞狮队给各家网站拜年。

舞狮队带走街上部分行人,大多数是孩童,他们脸上挂着鼻涕和喜色,显然颇为欢乐。小一点的孩子由大人驮在肩上观看。
我跟着舞狮队屁股后面,充当围观的甲乙丙丁,钻进菜市场的棚子。这时候我有个错觉,仿佛除了我,还有青马的其他人在看。因为当我在看的时候,已经开始在描述那个场景,想象各位在看的时候,会以怎样的语言和视角来描绘。

照我说,舞狮队才一头狮子,似乎有点闹着玩了。让人觉着这个为了获取利是而设的借口掩饰得不够体面。要么排场再大一些,让借口更加庄重得体。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渲染了一番。

话说广东这边过春节有派发利是的习俗。例如在单位,每年年后开工,已婚人士要给其他同事每人一个红包。在一些大企业,几百上千号人,长相靓丽嘴巴甜脸皮又可以的女孩,开工头两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收取利是。“史诗一般的”。

在出菜市场的转角处,我没有再跟下去,给他们留了一张影,便各分东西。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One Comment

  1. dadishang:

    给网站舞狮拜年,送你虚拟利事两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