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吃货–年糕

作者:紫书

昨天老板送给研究室四盒年糕,分别是红糖枣糕、马蹄糕、芋头糕、萝卜糕。

叫来附近几个研究室的同事,首先对红糖枣糕下手,之后陆续肢解了马蹄糕、萝卜糕。红糖软糯香滑,马蹄糕非常脆口然而可惜有点甜过头,连我这种嗜好甜食者亦不能坚持,最后大家决定要吃个咸的,于是开了萝卜糕,其中有虾米及腊肠间杂,获得一致大赞。

上海的同事觉得红糖糕类似青团的软滑;我喜欢萝卜之消食。于是大家开始畅谈各地年糕。宁波的水磨年糕,我曾经吃过。有个浙江下放的老师,过年的时候送了一块过来,糕体细腻,颜色是雪白的一片;我有次出差到上海,一路上惦记着吃青团,走走走,结果后来人告之我,正宗的似乎不在徐家汇。沮丧,于是只好吃了顿地道的本帮菜,由上海人选址,一顿吃下来,我居然最最喜欢草头圈子。

我家那边,要那种细腻的糕体叫做年糕,若只是糯米捣碎了,相对没有那么细致处理的叫做糍粑。乡间处事一般粗糙,所以糍粑多。每逢过年节,家里就堆满了糍粑。大而厚实,父亲一般用清水装坛,然后将糍粑放进去,也就可以放上一个多月,要吃的时候,从坛子里取了出来,切片后,或煮、或煎或炸。

说实话,我最怕的是煮糍粑,家里常规的煮糍粑,是要加上青菜一起煮的,临出锅的时候撒上葱花,可是我还是不爱吃,可能跟糍粑是糯米制作的有关系,我胃比较弱,所以不喜欢这种进食后的饱胀感。我喜欢的是煎糍粑和油炸糍粑。这两者虽然只不过是油多少所导致的区别,但是出来的摸样完全两样。煎糍粑,双面有点点黄,糕体是软的,用筷子搅卷起来,然后在白糖碗中打个滚,再配上一碗清淡的紫菜蛋花汤,是我极喜欢的。

弟弟则喜欢炸糍粑,锅内放大量的油,然后看着锅边冒小油泡,放入糍粑片,用筷子夹着翻转,待到整个糕体完全蓬松,色泽金黄后取出来,切不可一下咬下去,凉却片刻,再咬一口,端的内软外酥。然而有一点不好,吃了以后容易上火。

年前一个月左右开始,家里就开始隔天都要做点糍粑吃了。家里四个人,吃饭时间步调总是不太一致,而且口味不一样,老爹老妈牙口比较喜欢喜欢煮的,我一般在煮和煎之间摇摆不定,弟弟起床最晚,一般很多时候是自行起床后去炸糍粑,炸完了我再踱过去品尝一口,跟他嘲笑说,再吃就更加青春勃发了。

说起来,有个不太快乐的故事,我素来不是很爱吃糍粑,每次看到都厌之,小弟尤甚。少年时,有次老家亲戚来人,提了一个大大的袋子,里面装满了糍粑,父母不在家,无法拒之。本身实在是怕了糍粑之故,待母亲返来,我便怨气的很,说又是糍粑,看着都烦。随后进门的父亲当时驳了我句,想当年,我们想吃还吃不到呢,这都是逢年过节才能有的好东西。你不爱吃,我吃。再一看,父亲后面跟着远房的表姐,十几里山路走过来送年节礼的,表情有些尴尬,手里提着个袋子,可不又是糍粑。心中大悔,却也收话不能。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牡丹:

    写的真好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