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1

集上

从我们村到集上,有两条路,一条大路,一条小路,大路往东,再一直往南,就到了集上,小路斜穿过南地、自留地,再穿过一个村庄,从集镇的西北隅到集上。两条路都要经过赵王河,大路往东的一段土路,并不好走,骑自行车需小心深陷的车辙,那是许多的下雨天拖拉机驶过的辙,又有两三处低洼的路面,好比江河的险滩,车轮在其中打转的印迹触目惊心,沿路的灌溉渠,在灌溉季和雨季涨满,其他时间干涸,两边的田地分属附近四个村庄。 Read more ...

棉花大娘

棉花大娘。不知道她的姓名,因为说她去新疆拾棉花的事,暂且称她为棉花大娘。我娘跟我聊天说起来她,去年入冬的时候她们一块淘槐豆。集上有许多人做苗木、槐豆、槐米生意,秋天收购了槐豆,雇人淘洗干净,再卖给大收购商。雇来淘槐豆的工人,多是集上或附近村庄五六十岁的妇女,工钱不多,年青人不做,她们闲着也是闲着。棉花大娘家住在集上,与我妹夫家算一家子,所以我娘跟她熟识了。 Read more ...

谁规定了农民工歌手不能坐头等舱

晚上看到北京台访谈“旭日阳刚”的节目,之前还不知道他们是谁,据说作为“农民工歌手”感动了中国,有了名气,有人看到他们坐头等舱出去演出,于是不满,这还叫农民工歌手吗,看到这哥俩解释,替他们急,在我看来不必解释,谁规定了农民工歌手不能坐头等舱?农民工歌手不能挣大钱?有了钱还不能花?应对这样的问题,“旭日阳刚”要多向郭德纲老师学习,当初郭老师成名,不也有人盯着他穿的戴的住的吗,对待这些阴暗心理的人,就要横一点。别以为自己爱心突然大发,就有资格要求他们怎么样,他们没有义务扮演爱心触发器。 Read more ...

年三十杂记(广东台山)

作者:奶樽

好多个三十都没能全家一起吃上团年饭了,一般都是父亲的工作原因,抑或其他。还记得印象很深的一次是在08年,第一次带Alley回去,母亲早早的就在阳台眺望着风尘仆仆的我俩,记得那时Alley抬头看了看,不安地说,她怎么这样的眼神啊?我看了看,母亲视乎一脸的不满,目光中还带有些许责备,我想,对于这个她第一次见面的儿媳妇,大概不会这么快就显出不满。应该还是和往常一般,看到从两千多公里外回来的我,应该又是瘦了、黑了,精神也倦怠了。

然后,我们放下大包小包的东西,匆忙地用柚子水洗澡,洗头,再准备吃年夜饭。这时,父亲已经在厨房忙活开了,看到未来儿媳进门,也只是惯常般的憨厚一笑,又回去忙活。神龛前的桌子也早已摆好,阳台大概已经摆放过了吧。每年这个时候,母亲都忙里忙去的,一边看时辰,一边拜天神。对此,第一次来到南方的Alley自然不懂。 Read More »

回家琐记(武汉的乡村年)

作者:oliwen

忙忙碌碌的又过了一年,我又长大了一岁,父亲又老了一年。既然是琐记,那就记录一些2011年回家过年的点点滴滴吧。

虽然一次次的说过不是很想回家,但是临近春节,心中却还是滋生出那份无法割舍的亲情,早早就买了回家的机票,心里,还是很想家。

临近回家的前几天父亲就一天一个电话的问工作安排得如何了,一再的叮嘱说家里冷,一定要多穿点衣服,到了回家的那一天,父亲就时不时一个电话,时不时一条短信的问“出发了吗?”、“到机场了吗?”、“上飞机了吗?”,虽然当时真的有点点烦,似乎我在父亲眼里还是像一个小孩子不能自理一样的,但是平心想想,真的还是感觉点点温馨。 Read More »

回乡琐记

回乡琐记


四阿姨家的酒宴是等到我们才开席,那时已是下午一点多。酒是满月酒,四阿姨的孙女,我表弟的女儿。这孩子在冬至那一天出生,因此我记得清楚。外头鞭炮响起,她仍在一床大红的被褥里睡得安稳,头上戴着帽子,只露一点额头与脸,皮肤黑黑的。还是太小a,看不出好看与否。表弟小时候生得一张很漂亮的女孩子脸,眼睛大而黑,睫毛那样长,连脾气也温顺得像小姑娘。我那时便喜欢抱他,用手摸他睫毛。大人们都夸他长得像画子里画出来的,只是长大后,渐渐失了小时候的那种美,只有眼睛仍大而黑。酒席摆在堂屋里,四张桌子,先已摆了凉菜,这时坐定了,便上热菜。四阿姨亲自在灶屋里炒菜,他与弟弟上菜。门口一只稻箩里摆着干净的碗筷任人去取。和他打招呼,他很欢喜地答着,一面把一碗菜放下,像一个稳重爸爸的模样。 Read More »

小时候放烟花炮仗

正月十四到镇上买烟花,想买几个“土花”,烟花售卖点的老板说现在没有了,非正规厂家生产的烟花不让卖,连“起火”也没有,只好买了几个礼花回去。全国燃放浏阳花,固然安全,元宵节的夜空却显得单调雷同。况且这类礼花,任何节日都可以放,又缺少正月十五的特有色彩。小时候正月十五的下午,我们家族的二老爷爷他家最热闹,他会做烟花炮仗,有一个小作坊,年前赶集卖鞭炮,正月十五制作“土花”则是免费的,自己村里自娱自乐的,想找他做几个,他也多年不做。 Read more ...

玉米面凉粉


我只放了一点点红薯淀粉,所以不是很筋道,想比较有型,可以多放些红薯淀粉。

鼠曲草每去一次陕西,回来后几乎都要发一回那个搅团的照片,我看一次就想起一次小时候家里自制的凉粉,几乎是一样的。

小时候听到外面喊卖凉粉,我妈就在屋里说:“这次不买了,明天我们自己打凉粉吃。” Read More »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