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folk.net青马博客 » Blog Archive » 满街都是艺术家

满街都是艺术家

文/悍客.罗

 
每当夜幕初上时走上街头,我总是忍不住放慢脚步,听几嗓子二胡,看几眼杂耍,然后发自肺腑地感慨一声:靠!满街都是艺术家啊!
 
街头搞音乐的基本分为三类:传统器乐类,摇滚民谣类,以及哼唱催眠类。
 
传统器乐如二胡、马头琴、笛子、箫,甚或陨。拉二胡的老头喜欢微眯了眼作陶醉状,双唇紧闭,似语非语,摇头晃脑,随着旋律悠然;若睁了眼,必是矍铄有神,炯炯如炷。你若直视他,他会奋力拉上几声凄厉的二胡,配以尖厉的眼神,让你自甘认输败下阵来。
 
摇滚民谣类则分布广泛,诸如地铁通道,繁华广场,路边小巷,甚至我见过最奇特的一个,抱着吉他坐在公厕门前,来来往往路过的人们来去匆匆,纷纷以关注的目光表示赞许。那人怒吼着义愤填膺的愤世之词,注视着络绎不绝奔往厕所的人们。唱民谣的就要温和许多,他们坐在树下抱着吉他轻唱,怅惘些久远的往事,虚无缥缈的爱情,或者偶尔夹杂几首六十年代的英文歌曲。路边站几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随着节拍微醺,喝醉了似的拍着脚掌。这情形应该和小型音乐会也差不了多少吧。
 
最凄惨的应该是第三种。他们经常出没在地铁上,穿越水泄不通的人潮,拨着人们的衣角前行。一般是两个人一起,前面的健全人负责要钱,后面的主唱者大多是身有残疾。有盲人,有伤残,有天生疾患,唱的歌大概是些《流浪歌》、《母亲》,或者别的九十年代曾经风靡过农村的一些代表作。但是听起来只有凄凉,完全不像在听歌,像是有人在你耳边哭诉——用唱歌的形式哭,萦绕不绝。整个地铁里霎时充满了肃穆的气氛,只有地铁电视里的广告女郎在嬉笑尖叫。
 
当然,街头不止有搞音乐的,还有很多别的艺术形式。比如杂耍、魔术、骗术、画家、乞丐、摊贩、迷路者,甚至还有什么都不做的行为艺术家。他们只是坐在路边,面前摆着一个器具,作出要钱的样子,可是你看不出他是乞丐还是路人,或者就是一个坐在路边等女朋友约会的宅男呢也说不定。
 
小时候在街头常见的是杂耍,各种杂技与奇门异术,耍猴、扎针、翻跟头、打架,以及套圈、抽奖、投篮球。而大多数抽奖应该归入骗术类,他们会有托儿,有磁铁控制抽奖牌,有假冒伪劣奖品,还有一些比较过分直接把摊位转手,不兑现奖励的空手道艺术家。
 
至于画家,则可以根据画风和内容再细分。比如画人像的,画风景的,画签名的,画抽象派的,画漫画的。甚至我还见过几个画家,画风稚拙,让人疑心是未毕业的无名学派,有学业不精就出来骗钱的嫌疑,但如果用了批评家的判语,则分明有大师的风范。
 
现在因为画家生意惨淡,很多人就近转行,做了业余摄影师。他们流窜于街头,以把人拍进风景里为傲,举着天安门前迷茫眼神的照片炫耀,“看!我拍的,天安门城楼一点都不歪”,或者说“看看,长城留念,不到长城非好汉,到了长城不照相——看也白看!”
 
最后还有一种广义上的行为艺术家值得一提,那就是烤红薯、摊煎饼、烤羊肉串、卖麻辣烫,以及推着三轮车买切糕的“夜行者”们。
 
他们隐蔽于小巷路口,路灯下的大树旁。夜色初起,远远望见烟雾袅袅,香气四溢,不打招牌的麻辣烫又上市了。几个馋嘴的食客或站或坐,嘴里不停大嚼,还要配上吧唧吧唧和刺刺吼吼地怕辣声,好一派和谐的夜烫麻辣图。
 
唯一煞风景的是值夜班的城管,只要他们的执勤车一来,《清明上河图》似的繁荣景象,立刻烟消云散一扫而空。这也给城管同志们造成了一定的困扰,每次他们想去吃点夜宵,找点乐子,都会败兴而归。我想如果他们脱了制服,也许才能见识这些伟大的艺术家。
 
看来,这满街的艺术家,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创作环境,要不然这十字街头,还到哪儿去找熙熙攘攘的市井乐子,咱总得给热爱生活追求艺术的大好青年留一点念想吧?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海里的泡沫:

    哈哈哈,写的好玩。
    我同事早上刚讲了个,说他在地铁上看到一对,一个负责唱歌,一个在前面要钱,人不开口要,就站你面前,手在可以下手的地方,比如扶手杆上,座位空挡…..等等处用拳头猛砸。
    结果是,人都吓跑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