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异乡客,卖艺人

民歌笔记第二十八期

0:00 十八盘*
3:55 周公瑾在黄鹤楼上喜笑颜开 - 刘发印(豫剧)
6:17 大明英雄会* (豫剧)
17:55 五世请缨(豫剧)
18:30 俩口对诗 - 徐凤楼、王莲仙 (坠子)
21:24 抬花轿 *(豫剧)
27:28 花木兰从军 *(豫剧)
30:39 罗成算卦 - 郭永章 (坠子)
50:13 走进新时代 - 梁咏琪
51:31 走进新时代*
54:15 永远是朋友*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带*曲目均由任京德、任京玲兄妹表演、魏小石录制

异乡客
中国国家形象电影让人看到的是我们文化中精致的一面。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 这也许不是我们的全部,我们还有什么样的文化表情呢?我清楚地记得人子朋友们说过的话:一个社会的机会,其实是在许多边缘和弱势的人身上,因为他们有着知觉、有着生命力。

前些日子,我在北京度过了冬天,我在街头偶遇了一对来自河南民权县的卖艺兄妹,他们叫任京玲和任京德,他们是盲人。这对兄妹常年在北京的街头卖唱,和他们做伴的是两个亲属,其中的一位吹一口不错的笙。这些来自河南的朋友两两一组,于是,眼盲的任兄妹俩能在搀扶下行走和表演。这些在北京城的异乡客们,唱的都是一些河南坠子,还有豫剧,偶尔还夹杂着一些流行音乐。在遇到他们的那个寒冷的晚上,我和他们约定,改日去他们暂住的小屋里听他们讲讲故事。

其实,我们的社会从来不缺少对街头艺人的关注,一面之缘很难让我对任兄妹和他们的生活有多少发言。而且,对于这对兄妹的音乐背景,比如坠子、豫剧等等,我也不太了解。(非要让我写点他们代表什么什么风格我也做不到)。不过,他们终归还是教了我一些东西,至少是像人子们说过的那样,让我看到了音乐里散发出的知觉和生命力。


(寒冷的小屋里热腾腾的音乐)

生存的重量
任京玲和任京德的家,有5个孩子,其中有三个是先天失明。父亲在童年告诉他们,想要活下去,就去练琴,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和我们听到的很多盲人音乐家的故事一样,他们选择音乐是因为迫不得已。他们演奏出来的音乐,比其他的音乐家多承载了一份生存的重量。

你要能学会戏呀,到人家的村庄上,你能给人家唱那大部书,摞开唱,人家越听越敬你。
---任兄妹的父亲

每个人的心都是一个小小的宇宙,别人的世界有太多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比如,任兄妹不止一次地提到逝去的父母。在很多人看来,有煽情的嫌疑,因为,很少有人这么直白地向外人表达。但是,我们应当明白,每个人对父母都有感情,他们的表达仅仅是因为感情更加通彻而已,这种感情,也许用不着视觉的想像,也许是一次抚摸、一种气味、更是一种声音。


(任京玲和演奏坠胡的任京德)

豫剧和坠子
豫剧 是中国的五大剧种之一。有人说关于豫剧的起源于北方的弦索音乐,有人说是中原曾经盛传的时尚小令,还有人说是明朝末期的秦腔与河南小调的结合。在豫剧中,有着行当角色的区别,也有着“生旦净丑”称谓。任兄妹表演的另一个传统音乐形式叫河南坠子,和豫剧不一样,这种艺术更有着说书传统的味道。任京德使用的其中一样乐器叫坠胡,是河南坠子的最主要乐器。和很多民间曲艺一样,唱坠子的人也用手打檀木做的板子,边打边唱。

对于从来没有在中原生活的人们,理解坠子和豫剧是件很难的事情。至于,在他们的原乡里,有着怎样的音乐氛围,谁在唱、谁在教着这些音乐,我不得而知。我所知道的是,那里一定有一些城市人触碰不到的环境使他们学习了表演的能力,这环境可能包括了语言的因素,可能有文化建制的因素,也可能有是某种道德的力量。很快,我的脑子里又浮现了一个疑问,任大叔告诉我,他只在北京唱,在家乡很少唱,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任京德烙了一块松香在胡身上)

“走进新时代”
流行歌曲可能是所有街头拉胡的艺人最常表演的音乐,有的人可能会觉得这样的模仿又拙劣又搞笑,毫无艺术价值。任大叔是怎么看的?他的回答很简单,“我们不是要饭的,你要觉得值就给点钱。” 的确,现代社会总在要求着人们要创造些什么价值去存在着。任大叔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我从任大叔的音乐里听到的是不太一样的流行歌曲,这两位卖艺人用着自己的习惯去演奏,他们演奏的其实是自己的音乐传统。价值并非用一种方式来判断。自己本来的习惯,我想,这也是种价值。

看着值,就给一个。给一个是单儿,给两个是双儿。
---任京德


(任京德的姐姐在帮他挂上二胡)

一面之缘
这一面之缘,我录下了这几位河南卖艺人的一些话还有一些音乐。这些话和音乐可能只是他们习惯的随意表达。我不会觉得我走进了他们的生活,就像他们其实也没有走进歌唱中那样美好的新时代一样。不过,我毕竟还是知道了一些东西。在聆听他们的时候,我想我了解的,不只是人人都会看到的酸楚。我其实宁愿把他们当成几位我在街头偶遇的老师,就像你可能在书店里邂逅的作家、诗人、和文化人一样。音乐带来的是更直接的沟通。同样的音乐素材,我们也许有不一样的解释,听听别人的解释,会让我们明白一些宽容的道理。

参考书目/唱片
中南军区政治部文艺工作团,1954,《河南坠子音乐》
常香玉,1996,《花木兰》,黄河音像出版社
马紫晨主编,1998,《中国豫剧大词典》, 中州古籍出版社
韩德英,1999,《中国豫剧》,河南人民出版社
马玉萍,2001,《河南坠子表演艺术家:马玉萍》,中国唱片公司
2002,《中国曲艺名家名段珍藏版:河南坠子 西河大鼓》,中国唱片公司
魏云,高洁,王善朴, 2003,《朝阳沟》,中国唱片公司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又听到小石那磁性的声音……

  2. 鼠曲草:

    我流泪了

  3. nokia2100:

    豫剧和晋剧、秦腔都是梆子戏。谢谢小石。

  4. 秋水:

    病这一个多星期,就靠小石做的节目度日了

  5. 海燕:

    听了,心酸酸的。

  6. 小石:

    谢谢各位的评论。珍惜每一次相识,是我学到的。

  7. 布依崽儿:

    虽然弄不懂各种音乐类别,也有点听不懂河南方言,但是音乐真的很打动人哦,来自北方的声音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