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集小集又一年

作者:冷水鱼

每年的年底,再懒的人也会勤快起来,打扫打扫房间,也打扫打扫心情。

整理冰箱的时候看见一瓶腌黄瓜,吃剩下小半瓶,仔细一看里面居然长了白色的毛毛。因为是妈妈亲手装瓶打包,让我带到北京的,总不忍吃光,最后果然还是落了个腐烂的下场。那一瞬间,“故乡”二字倏忽就飘到了眼前,心下略有伤感。这应该就是年纪大了的表现罢,偶尔喝醉的时候,也想从北京的夜空找找月亮的影子,散布点莫名其妙的小情绪。

在我住的那个小区,去菜市场买块五花肉你得默认兑水这个肉界潜规则,这个时候我就会不屑地拎着那块肉,回味家乡的猪肉香。老家的猪肉会在赶集那天新鲜上市,不兑水,无添加,纯绿色,扔在锅里保证不会噼啪乱溅。这里科普一下,在我的老家,“赶集”就是通俗意义上的“逛街”,每月农历的初三、初六、初九、十三、十六、十九……都是赶集的日子,双日小集,单日大集。一年当中最隆重的一集,就是大年二十九,通常那天的天气都会非常冷,东西也会非常贵,但这并不能阻止乡亲们逛街的决心,妈妈们一定会携家带口,从大葱蒜头到羊腿带鱼,从苹果柿子到香蕉红枣,挤到披头散发精疲力尽,也要冲锋陷阵把能买的都买回家去,过大年就是要这样,啥都不缺。于是一年的最后一个大集会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多,像高峰期的国贸地铁换乘站一样人头攒动。当然了,这一天小偷得手的几率也相当高,年前最后一个集简直就是他们的狂欢日。

老家的集场设在露天的地方,以前那儿是镇上小学的操场,非常非常大,正北边还留着颇有历史的老舞台,只可惜现在再也不唱戏了,镇上唯一的电影院也早就改成了批发部,大家都在忙着赚钱。赶集也不光是卖菜卖肉,每逢大集的时候,四面八方的小贩都会赶过来,衣服、鞋子、袜子、手套,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应有尽有。除了满足我们的购物欲,其实赶集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让集场变身社交场所,为村里不安分的年轻人制造浪漫的邂逅。当然这种约会进行的十分隐秘,可能某一个摊位前,他和她就碰上了,两个人对视一秒,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下一个烧饼摊前,又会遇到。所以也不需要前世的五百次回眸,幸福总会在下一个拐弯出现,可能是豆腐摊,可能是棉鞋摊,也可能是猪肉摊。

最近的一次赶集,是“十一”回家,老妈要我陪她赶个大集,顿觉压力袭来,因为老妈一直认为我不够fashion,不像是从北京回来的人。心虚地走在路上,看老妈高兴的样子,想起上一次和她这样一起上街,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迎面走来一位大婶,看见我眼睛一亮,大踏步上前抓着我的手就说“这不是xxx么,这回带对象回来了吧?”(编辑2评:每次问同样的话无聊至极),我当下无语,一样的话听了很多年,杯具啊。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Annie:

    哈哈!最后一个情景相信大家都遇到过哈!

  2. dadishang:

    有同样困扰的朋友们,咱们结成互助组吧,组织起来行动起来,翻过春节这座大山

  3. elva:

    最后一句话有同感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