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街的常客

最近常去南大街的魁特饭庄和挨着的海记烧饼铺。南大街的饭馆都是清真店。去魁特买羊肉片,买回来煮白菜。多数时候,觉得必须要去南大街一趟,还是海记的烧饼在勾魂。海记烧饼铺在两年前开张,开张伊始兼营羊杂汤,捧着刚出炉的麻酱烧饼,来一碗羊杂汤,舒坦、满足。可惜羊杂汤连带卖了没多久,只享受了一次,记得也是在冬天,店里还有蝈蝈叫,隔壁桌,一位哥们腰间系着一个蝈蝈暖瓶,对,这位哥们是个小伙子,这样的范儿,还能在南大街看到。

这条街两边店铺林立,油盐酱醋茶,馒头店蔬菜店,照相馆洗衣店,药店寿衣铺,生活所需一应俱全。路宽五六米,汽车进去在里边爬行,鲜见豪车出没。一辆自行车吸引了眼球,这位大叔骑的自行车,宽后座,老式的载重自行车,有些年头,却擦洗得干干净净,估计他在这辆自行车上没少消磨了功夫。显然他满足目前的生活,这么冷的天,还哼着京剧二黄。拎着好吃的烧饼,脑后边传来二黄,在这条街上走着,我也觉得满足。

在海记卖了烧饼,烧饼装进塑料袋,一会儿就软塌,所以每次拿到,走着路捧着先吃一个,不然带回去口感打折70%。给他们提议准备纸袋,回答说纸袋成本太贵。夏天,魁特在店门口露天烤羊腿,有大羊腿小羊腿,朋友来领着吃大羊腿,看羊腿差不多了,也是到海记买几个刚出炉的烧饼。平时买了烧饼,偶尔会买一个小的烤羊腿带回去,老板知道“他是要烧饼加烤羊腿肉”。魁特自己也烙烧饼,他估计比不过海记,独出心裁,做出更精致的小烧饼,油煎,层次酥松,只是油气盖过了麻酱香,不喜欢。冬天,他家外卖羊肉片的生意,超过了附近的牛羊肉专营店。老板亲自操作切肉机,收钱顾不得,不伸手接钱,自己去把钱放到柜台上,凑整数,你要找零钱他嫌你罗嗦。价格也比旁边贵两三块钱,他说自己宰割的,我上次买的,明明看到带着紫色的肉食检验印章。不管来自哪,老板选的肉确实不错。魁特进门口摆着几样清真小食,花生粘等等,可以顺手捏几粒吃,也外卖。饭庄内部上下两层,上面一层围栏,老会馆的样式。通州名店小楼饭店,就在南大街的入口,当家菜已失传,如果吃早点,这里还是不错的,尤其豆泡汤、面茶、糖火烧。

还要说海记的烧饼,这烧饼怎么好,可以当下酒菜,佐二锅头,比花生米还可口,发现这个搭配方案,我甚至都要把海记烧饼当作二锅头最佳伴侣了。烧饼买来放在屋里,满屋的麻酱烧饼香,卧室的门得关上,不然会一夜想吃烧饼。烧饼获得认可,价格跟着涨,当然面也贵了,由七毛到一块到一块二,排队的人却也跟着涨。饭口的时间,排队要等两三炉,一炉二十个。有一次我问前面的阿姨,买三十个吃到什么时候,她笑了笑,晚上涮羊肉,第二天早晨当早点,就没了。

这么香的烧饼,院子里的流浪猫竟然不吃。

有次在排队买烧饼的时候,突然好奇,用手机拍摄了他打烧饼的过程,那时还是一个男的在打烧饼,他说“我的工作就是把烧饼做好”。有段时间没看见他了,女主人一直在,烧饼的品质还是一样。不知他去了哪里为人民服务。

南大街的胡同也可逛逛,白将军、许仙人、悟仙观,让人遐想。听说2011年会拆迁到南大街,北大街已经拆迁干净,贡院胡同,女师胡同,静安寺胡同,扁担胡同,现在没有更新的通州地图上面还有这些胡同,但实际已推成一片空地。

骑一辆三十年的老自行车,吃一口传承了一百年的老味道,听一声琢磨了两百年的老腔调,住在爷爷奶奶留下的房子里,挨着五辈或三代的老邻居。这样的城市不好吗?我们的城市规划、建筑设计恐怕营造不出来这些,需要时间、几代人的选择。

南大街一座楼挂了一块牌子,“通州清真小吃一条街”,如果有兴趣到这里玩,这条街上,还有新月斋烧鸡,北头的一家锅贴店,南头的一家京东肉饼店(记不住名字,他家南边原来还有一家很好的烧羊蹄店,后没了),北头新开的板面店,刚开了半年,老板来自安徽,只要手艺好,凭一口锅可以在这条街上立住脚。可见这条老街并不保守、排外,前提是你要地道。

主题相关文章:

16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我吃着煎饼看这篇文章,也很满足。
    电脑验证码出不来。。。。特地用手机回复的。

  2. dadishang:

    辛苦了,不过也应该的,写的你本家的烧饼

  3. 鼠曲草:

    这篇写得味道十足!喜欢

  4. 海里的泡沫:

    鼠曲草 14:38:51
    大地新文章写得我喜欢
    海里的泡沫 14:39:01

    鼠曲草 14:39:02
    有时间,我们一起去南大街聚聚
    海里的泡沫 14:39:05
    这篇很给力
    鼠曲草 14:40:36
    大地上这些文章如果出书,我给他配插图,每张给二百我就干!
    海里的泡沫 14:41:03
    不给钱我也干。。。
    鼠曲草 14:41:14
    你抢我生意不是
    海里的泡沫 14:41:18
    配坏了不管
    鼠曲草 14:41:44
    那我每画一张请他吃个烧饼
    海里的泡沫 14:42:02
    那就这么定了
    鼠曲草 14:42:45
    你不往上加价了?
    鼠曲草 14:43:06
    你可以每画一张给他一个配羊腿的烧饼
    海里的泡沫 14:44:37
    拍了已经
    海里的泡沫 14:44:48
    砸你手里了

  5. dadishang:

    谢谢,一张两百挺贵,小禾来画,优惠可能更多,请投标。
    海沫你这周末要有时间,就穿越长安街过来呗

  6. 海里的泡沫:

    老大…你可看清楚了,鼠曲草说给你画一张不要钱还送一烧饼,证据啊……
    小禾再优惠还能送你什么?莫非他能送你一个媳妇儿?

  7. dadishang:

    截屏保留证据。
    拐卖人口不行

  8. nokia2100:

    在外上网不便,和海沫一样,手机登录,预订签名盖章绘图本,可以打折吗?

  9. dadishang:

    鼠曲草绘图不要钱,成本就低了。
    我想着一块咱们出个合集

  10. dudu:

    排队,预定两本

  11. dudu:

    补充一下,南大街桂顺斋(没错,不是大顺斋)的点心也不错

  12. dadishang:

    这书还在设想中。
    下次去桂顺斋买些

  13. 海里的泡沫:

    你慢慢设想……
    我先练习签名去

  14. 猪小乖妈妈:

    写的真好,我也喜欢吃烧饼

  15. 编辑2:

    大家过奖了,这个作者在青马博客里边算写的很一般

  16. achair:

    听说这片要拆了,今年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