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麻糖

比较官方的叫法是麻花,夏县人叫它“麻糖”,其实和糖一点关系都没有,咸的。

顺便提一下祭灶节

每年腊月二十三早上,我们都会带着笤帚去上学,中午放学时把校园打扫干净之后就放假了,我们像哈利波特里的那群人一样骑着笤帚从学校一路跑回家,我推开大门就喊:“我的糖瓜呢?我的糖瓜呢?”我妈便把一个塑料袋从楔在墙上的钉子上拿下来,递给我说:“急什么,你是灶王奶奶的干闺女儿,不给谁吃也得给你吃啊。”我掏出已经开始融化,黏的粘在一起的糖瓜,掰一个扔进嘴里,哈喇子和着糖水便顺着嘴角往外流。

图片百度的
煮麻糖

过了祭灶节,就要开始准备过年的食物。除了蒸花馍,买年货等等必须要准备的东西之外,每家每户最隆重的事情就莫过于煮麻糖了。

没办法,我没图,只能百度。
面在煮麻糖的前一天就和好了,一大团堆放在瓷盆里,面里和了油,看上去泛着亮光,散发着一股淡淡面和油的香味。

第二天一大早,爷爷就在院子的灶房里开始忙碌,架油锅,准备耐烧的柴火。我妈把家里两张桌子都搬了出来,放在屋里的空地上。她把昨晚和好的面切成小段,整齐的码放在小盆里,每个桌子上放一盆。

做好这一切,隔壁婶婶们就来了,她们叽叽喳喳的进屋,就像进到自己家一样,熟门熟路的就坐在桌边,掀开面盆上的塑料布,拿起面团开始搓麻糖。一个说:“你有没有洗手?就直接拿面?”另个说:“我在我家就洗了,你以为都像你那么邋遢?”一个又说:“你家哪天煮麻糖?”另个说:“明天。”一个继续说:“那我明天就不洗手,直接去你家搓,你和面时别放盐,我搓完它自己就咸的。”另个说:“那你滚远点,我家不要你帮忙。”说着话,手里并不停,一转眼一条漂亮的麻糖便在她们手下完成了。

我在桌子边上边听她们聊天边看她们搓麻糖,搓麻糖看起来非常简单,却是一件技术含量很高的活儿。我看着她们先用手把面团搓成细条,长到不能再长时,弯过来成两条,一手抓住弯的部位略微提起来,另只手继续搓那两条,搓匀之后,把两条面拧起来,边拧边上劲,这个很不好把握,拧猛了就拧断了…….拧轻了上不了劲。等劲上到合适的程度时,她们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拧好的面条在空中那么乱挥一下,然后一只手忽然松开,另只手悬在空中不动,那面条在手里自然的自己旋转,转成一个漂亮的麻花。她们把它随意的往桌子上一扔,便又拿起一个面团开始搓。就像武林高手面对敌手时,他会看都不看他们,随意的手一挥,对方就倒了一大片,然后高手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淡定的赶路。

我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跃跃欲试。一个婶婶大方的扔给我一个面团,说你学学吧,没事,不糟蹋几个面团哪学的会?我拿起面团,兴奋而又小心翼翼的学着她们的样子去搓,没搓几下就断了,于是我又把它们接上继续搓,然后迫不及待的开始上劲,上一半又断了……我又把它们接上,然后辫成麻花的形状,一只手放开,一只手悬在空中,等它自己转。它在空中安静的悬着,还保持原来的三股,一动不动……我只好强行把它拧毛巾一样拧起来,摁在桌子上,和婶婶她们搓的摆在一起。

我那只麻糖又短又粗,懒洋洋的躺在那堆漂亮的麻糖里,不但一点都没有羞愧的样子,反而还在慢慢的舒展肥胖的身体,最后撇着腿,很无赖的摊在那里不动了。婶婶们幸灾乐祸的笑着,一个说:“没事没事,你还小呢,等找到婆家的时候能学会就可以了。”另个说:“你得好好学,学不会搓麻花,就得把你嫁给富才。”(我当时听了很生气,觉得嫁给富才简直是耻辱,现在想来,富才是我所欣赏的人之中的一个,虽说不想嫁他,但也不会觉得是种耻辱。)

我只好继续看她们搓麻糖,面团一到她们手里就很温顺,变得光滑柔软,韧性十足,怎么折腾都不会断,像在玩魔术一样。一会儿桌子上就堆满了麻糖,我用盘子把它们装上,跑到院子里的灶房交给爷爷。

爷爷围着一条白色的围裙,戴着瓜皮帽坐在大油锅前,手里拿一双木棍,把搓好的麻糖加起来,一条条的放进油锅里,油便呲啦啦的响起来,屋里飘起油烟和麻糖的香味。爷爷禁不住油烟的刺激,咳咳的狂咳嗽起来,边咳边翻着锅里的麻糖。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我每次在大街上路过炸油条摊子时,闻到炸东西油烟的味道,就会想起爷爷坐在油锅前系这围裙皱着眉翻腾麻糖的样子,还有那咳咳的咳嗽声。

我很喜欢这样的日子,平时寂静的家里变得异常热闹,这样的热闹给我一种安全感。就好像从小我就不太喜欢安静的环境,反而在大人们吵闹的聊天声中,或者电视机声音中才能够踏实而满足的睡去。我像个人来疯一样,趴在桌边看婶婶们熟练的如同魔术师一般的搓麻糖,享受着她们教我做麻糖的热情和善意的取笑。然后端着搓好麻糖的盘子穿梭于婶婶和灶房之间。张嘴叼着爷爷塞给我的刚出锅炸得香脆热呼的麻糖,一边往灶里加几根柴火。

我妈边搓麻糖边叹着气对婶婶们说,还是小娃娃好,没心没肺的,过个年就这么高兴,我就想不出有啥可高兴的,过年比平时还忙还累,这年就是给小娃娃准备的。婶婶们听了,像找到了知音一样连忙附和,是啊是啊,年就是给他们过的。

她们这么无奈的说着,在这样喜庆而热闹的气氛里,我依然能看到她们脸上,眼神里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和喜悦。也许过年本身对于大人来说已经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但它作为一个重要的节日,已经成为平凡生活里的一个目标,人们愿意为这个日子而忙碌,放下手中忙了一年的枯燥的农活,喊上要好的几个姐妹或者兄弟一起说笑着去赶集,办年货;聚集在一起互相帮忙蒸花馍,搓麻糖。过年,其实就是人们一场热闹的年终聚会,而聚会的内容,就是延续祖辈流传下来的习俗。年年如此,貌似单调却永远也不会觉得枯燥。

而我们孩子也一样,我们并不明白过年的意义和内涵,过年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场热闹的聚会,不用上学,穿着新衣服在热闹的人群中撒疯而不会遭到大人的呵斥,还有很多好吃的食物……等等,什么是神仙般的生活,这就是。平时烦恼的时候,我就会哼唧着对大人发牢骚说:“怎么还不过年啊?!”

又跑题了。

图片还是百度的
吃麻糖

麻糖煮完后,爷爷把它们整齐的摆在大竹筐中,放到上房里。上房就是正房,放祖先的牌位和杂物的地方,平时不住人,所以没生炉子,里面阴凉冷清,食物放在那里能保持新鲜。过年时家里来了客人,便会端上花生,瓜子,糖块,等食物来招待,这其中别的可以没有,但麻糖是必须有的。奇怪的是,每家用的都是自己地里种的小麦磨的面粉,油都是集市上买的菜籽油,搓麻糖的也同样是邻居的几个婶婶,但每家煮出来的麻糖味道却完全不同。我小时候最大的爱好就是挨家挨户的串门,品尝他们家的麻糖。我当时觉得任何一家的麻糖,都比我们家的好吃,于是我便私下里从家里偷了些麻糖拿出去和别人换来吃,他们也都很乐意和我换。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娃是自己家的好,其它的都是别人家的好。

记得我当时最喜欢吃的就是我同学萍萍家的麻糖,她家的麻糖不像我家的那么焦黄,而是发白,看起来没太大食欲,但吃起来别有一番味道,我一到过年就去她家玩,并且住在她家不走,没事就吃麻糖,最后她急了,说这么吃下去吃光了,她爸爸该揍她了。我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她家。

现在想来,还是我家的麻糖好吃,焦黄干脆,咸咸的夹着花椒叶的香味,每天早上拿几根出来,就着大葱吃,越嚼越香,一口气吃好多根,便省了早饭。中午我妈做汤面,掰几根到汤里,泡的半软半脆,口感更好。

麻糖都统一了

后来村里开始有人开了麻糖铺,整日的煮麻花卖,人们就不仅仅是过年才吃麻花了,走亲戚,看病人,或者自己馋了,都会去麻糖铺里买来。就算到了过年,大家也渐渐的不再煮麻花,而是去麻糖铺买几箱回来吃。人们搬着麻糖箱子在路上遇到,会说:“呀,你今年也不煮麻糖了?”另一个答:“是啊,懒得煮了,麻烦,还是买来省事。”所以到了年关,麻糖铺生意异常火爆,而每家每户过年前妇女们围坐在一起叽叽喳喳搓麻糖的场景便慢慢的消失了。人们不再聚会,而是省下那时间,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大家也很少串门品尝别人家的麻糖,因为都是麻糖铺买的,一样的味道。

大家越来越喜欢说:“过年真没意思,越来越没意思。”说这话的时候,他们的眼神里是实实在在的失落。

主题相关文章:

15 条评论

  1. 小禾:

    麻糖和我们那的冻米糖差不多。我以前有过介绍:http://ourfolk.net/2009/06/06/825/
    上好的冻米糖是中空的,里面包了黄豆末或者花生仁。很香。现在很少有人做冻米糖了。

  2. 海燕:

    大爱泡沫的文章,勾起我的回忆。
    果然,这年过得都统一了,越来越没意思了,越来越没意思了。

  3. nokia2100:

    腊月廿三的稀疙瘩还早吧?倒是快腊八了。
    油麻(ma3)花,甜的,脆的,想吃。

  4. 南溟:

    麻糖还是刚炸出来的好吃,现在买到的都感觉腻乎乎的……好多年家里都没做过了

  5. 浅浅千千:

    你是夏县的啊?我老家闻喜。
    除了麻糖、灶糖,每年的这一天还有香喷喷的腊八粥,粥里撒了五色的豆子、小米和细面条儿,煮好后的粥是红色的(因为有红豆),豆子绵软肥圆,面条红润晶莹,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照样有菜有饭,但每个人都得喝一碗这粥才算过腊八。

  6. 海里的泡沫:

    嗯,差不多,腊八饭我们那也是这样,咸的汤面和小米一起煮,面条都煮烂了,豆子也是煮烂的,很好喝。

  7. liar:

    偶好像吃麻花啊~~~~~~~~~~~~·

  8. 大龙鱼:

    侯马的来了,现在的麻糖的确都是一个味儿了,没意思了。但还是回老家的时候带一些回来。有没有人谢谢老家的婚宴啊?前两天回老家参加婚宴了

  9. 林枫:

    在我家那边,麻糖就是第一张图片那样的,还有长条的,还有谷粒做的那种麻糖。麻花是下面的那种,自己搓,很有味。我在你们北边,朔州~

  10. renzehello:

    稷山麻糖在运城名气最大吧

  11. Lisa:

    海沫是县北的啊,好近啊,说不定我们是同学吧。

  12. 海里的泡沫:

    啊,楼上夏县的?我是县南的……

  13. Lisa:

    是夏县中学毕业的么?看你好眼熟啊

  14. 大龙鱼:

    老乡会

  15. 小玄:

    我们这的麻糖和麻花还是不一样的,麻糖是短一点,有两种颜色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