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folk.net青马博客 » Blog Archive » 在青马开饭

在青马开饭

你们捎来了筷子和勺子,如果捧着海沫那个上镜的碗,然后做几个菜就可以开饭了。

煎辣椒前面有过介绍,我的做法是干煸至半熟,然后放豆豉炒。
萝卜煮牛腩,是我在离开原来住的地方做的最后一道大菜。它大在煮了大半锅,花了不少时间。那会时值盛夏,吃了温热的萝卜和牛腩,夏天便在脸上、嘴角开了花。那些火气扔在哪儿都不合适。它更适合现在的季节。今年是兔年,兔子吃萝卜,我祝福青马人兔年有口福,衣食无忧。这个祝福有点生搬硬套,希望各位把它搞活。

近日根据海沫的教程,研究了两回焖面,味道不错,而且做起来不难。是想吃一顿(甚至接连几顿)味道浑厚内容丰富又不麻烦的面食的不错选择。具体方法我不敢乱发言。总之,西红柿是一定要的,那种真心实意的酸味和面搭配得很恰当。这样一来,我对面的认识刮目相看了一回。希望以后屡试不爽,届时我可以有信心的说自己的饮食版图往北扩了。面食在我的记忆里没有打下深的烙印。面食之于我们,正如米饭之于北方,大抵是应急的食物。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大牌影星偶尔在我们的生活这部影片里客串一下。逢乔迁新居、新生儿诞生要烫一盆盆的挂面,摆在八仙桌上,喊乡邻们来吃。所有的祈愿都在一盆挂面里。

藠头几乎是为年糕而生的,它的香味在年糕上发挥的淋漓尽致。如果还有比藠头更配炒年糕的恐怕是野藠头和冬笋了。野藠头在春天生长,河滩是它的家。我童年的时候,估计它最大的天敌就是一伙鼻涕虫了。我们把好些春光都花在了寻找野藠头。就因为它不可抗拒的香味和鲜美。而我早就把那种感觉丢掉了,只剩下这么一堆生硬的形容词。
冬笋却是每年都有。把年糕切成条状,冬笋切丝,咣当咣当炒得很融洽。装一碗,坐在火炉边吃,温暖无比。
年糕很耐饿,一碗下肚已经饱了,但是嘴里还想念着,矛盾得很。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6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那个焖面和年糕很像……
    焖面不太好做,祝贺你。
    想起大仔上次焖面失败之后,说:以后再也不做焖面了。
    哈哈哈哈,下次聚会我讲解一下吧,不收费。

  2. 阿扎:

    藠头炒年糕?这烧法,第一次听啊。
    我们这里一般腌渍的脆爽剔白作为凉菜一道。

  3. 小凤:

    闷面没吃过里面有西红柿的

  4. 天亮天黑:

    这马上就能开饭店啦,哈哈

  5. 郓州草莽:

    今天妈妈炸黏丸子 好吃 话说回家吃的真爽,每天能喝汤 哈哈

  6. 布依崽儿:

    这个主题是大家都晒出自己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