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龚琳娜和老锣聊新艺术音乐(上)

民歌笔记第二十七期

0:00 静夜思(静夜思
2:27 爱诺依 (静夜思
7:00 五更月 (走西口
12:11 山中问答(静夜思
14:47 平沙落雁(弦歌清韵
17:57 忐忑(静夜思
27:05 阳光少女 (夜雪
32:38 悲情欲望 (夜雪
39:36 花非花 (走西口
44:32走西口(走西口
49:25 丢丢铜(“声灵”合唱团未发表作品)
51:34 冬去春来(“声灵”合唱团未发表作品)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两个知识分子
龚琳娜是一位成功的声乐艺术家,她和丈夫老锣住在北京,忙碌着他们推广中国新艺术音乐的事业。作为受过学院音乐训练的艺术家,他们首先将中国的音乐传统,无论是民间的,还是文人的,带入到艺术创作之中。同时,他们看到了当代中国声乐表演中存在的问题,也知道只有交流才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于是,他们组织了艺术家们的沙龙,开展“声音行动”计划,还创办了自己的酷酷音乐生产品牌,以探索声乐艺术的活力。

和他们的交流,深深地让我感觉到,这是两位非常热爱中国音乐传统的知识分子。他们有独特的高端艺术视角,但同时也不排斥群众们喜闻乐见的流行文化和乡土文化。事实上,他们非常明白作为生活的音乐的可贵,也知道他们作为再创作者和表演者,时刻应当从草根中学习到生活的内容。在对他们的访谈里,他们提到了对不同中国文化传统的认识,为我讲解了什么是音乐的艺术标准,还有,什么是中国音乐的精髓,比如,气,韵,和音色等等。我希望这样的聆听他们的机会可以让你了解这两位热情的音乐家和他们的音乐智慧。


(龚琳娜和老锣)

我们社会需要什么样的音乐?

在中国当前的音乐环境里,不缺少娱乐节目,不缺少原生态的(音乐),中国有非常丰富的民间音乐,非常好,但是现在真的缺少精髓,在艺术上“高级”的东西。我希望,不是只有一个龚琳娜唱歌,她代表一种风格,我希望这条路更宽,更多的年轻在艺术的路上更深入地探索。--龚琳娜

按照两位音乐家的说法,艺术音乐是区别于其他音乐种类(流行音乐等)的音乐。艺术音乐应该特别强调音乐作品的音乐性。至于什么是“中国的新艺术音乐”,老锣认为,这种音乐的根基必须是中国音乐的传统。

在龚琳娜看来,中国现在的问题是艺术家们没有习惯性交流的平台,尤其是接受专业训练的音乐艺术家。这样一来,学习器乐、声乐专业的人的发展就会非常受限制。比如,“不同的老师的学生,基本上不交流,老师之间可能也从来不交流。” 音乐,如果不互相交流,“它就不会活。他就不会有创新的意识和发展。”

龚琳娜和老锣夫妇在前几年创办了一个叫酷酷音乐(Kuku Music)的制作平台,为的是出一批唱片,办点沙龙,创造一个让年轻的、对新艺术音乐有兴趣的人交流的平台。现在看起来,这个品牌挺成功的。2010年,龚琳娜在酷酷音乐下发起了一个协作计划叫作“声音行动”,召集了很多搞声乐的朋友,大家一起探索创新的声乐技艺,突破“千人一声”的现象。他们所针对的,就是在发声中打破常规化、规范化的死板方式,让声乐艺术听起来“有点不一样。” 说白了,就是追求一种艺术解放。

艺术音乐和内涵

艺术音乐很宽,对内容和质量有一个要求:技术、内容、深度。艺术本身是有规律的,不是由人来定的标准…… 心灵要开,不能有虚荣心。气,是人和天地的关系,但我知道了气该怎么走的时候,我把我的技术手段都用上,气就顺了,观众也就体会到了,因此,艺术是有心灵、有技巧的。

--龚琳娜

龚琳娜很看中技术:有了技术手段,才能够表达更深的内容。比如,忐忑这首歌目前比较流行,成为了“网络神曲”。同时,在学院艺术的专业环境里,很多老教授也非常喜欢,这个作品也被他们拿来解构。这种双重的成功其实有着一种昭示:从技术演唱上说,忐忑非常难。一般人理解的话,技术上难的东西肯定曲高和寡,但是,事实是,完全不是学音乐的老百姓们也非常疯狂。因此,龚琳娜的结论是:“如果你真的在艺术性上站得住脚,它的辐射力真的是很强的。”

对老锣来说,艺术代表了一种思维上的逻辑。“你能看到本身其中的逻辑是什么。” 判断一个作品的艺术性取决于作品自身的语言是否协调:“它语言里的意义是怎么样的?它用了怎样的元素,它是怎么发展的?” 听这些元素,

“它们从哪儿来并不重要,但是它本身的逻辑[应该]是非常非常强的。有的作品可能非常简单,但是非常到位(逻辑上)。[因此,]复杂并不说明什么…… 艺术音乐不是靠感觉的。” --老锣

虽然如此,老锣认为逻辑和感觉还并非完全是两回事,“如何带动你的感觉”本身也是有逻辑[在作品里面]的。比如,每次拿到一个新的作品(其中大多数肯定是老锣的作品),龚琳娜会不断揣测这个作品的写作逻辑:“它的音程的构成是怎么样的?”等等。这时,感觉成为了一个桥梁。据龚琳娜说,在演唱的时候,她的心就会跟着起伏。“作曲家要的就是这个,他用他的音乐逻辑写出来了这个。我起伏了,观众的心也就跟着起伏了,这就是艺术的道。”

(声灵合唱团)

什么是中国音乐的内涵?

中国[音乐]的音色非常重要。比如,中国的传统戏曲,他的角色全是用音色来区分的:小旦、青衣、老旦。然而西方音乐就完全不是—女高音、男中音,男低音—是高中低[这样的音区]来区分的…… 中国的音乐是很有韵的,这种韵是和我们的语言有关的。因为我们有声腔,一个字,有个过程。--龚琳娜

因此,在龚琳娜看来,音色和音韵,是中国音乐的根本。

老锣在谈到什么是中国音乐的时候,认为,气和韵是关键。在西方音乐,气代表“过程”;而在中国音乐,气代表“状态”。举个例子,一个弹古琴的,我们不说“这个作品的气好”,我们说“人的气好。”
(相反,西方人谈论他们的音乐作品经常说“作品的气真好”)。
同样的道理,在戏曲中也没有音乐的发展/过程,一直都在围绕着曲牌绕。这也是为什么外国人听中国音乐容易觉得无聊,因为中国音乐基本没有作为“过程”的气,同时,外国人又没有学会去听中国音乐的韵。

说到“韵”,正好是相反的:在西方音乐,韵代表音乐的状态,通常,外国人不谈论“旋律的过程”;而在中国音乐,韵代表过程,就像人们说话一样,人们愿意去听音韵变化的过程。在老锣和龚琳娜的新中国艺术音乐里,他们希望把作为过程的韵和作为状态的气都能得到保留,并且,在气的方面,能和“大的气“(西方人也能理解的)相连。

合作者和学院环境
谈到与演奏者合作的问题时,老锣认为:这些演奏者在学院的民乐环境里没有学到“气的过程“,所以“经常弹得特别散,是特别不连贯的;[但是同时,又]特别夸张,没有一种流动力在里面。”
老锣的意思是演奏者没有将真正西方式的气融入在作品内部,而是归于了形式。因此,两位艺术家现在要面对的问题是,专业环境的人,他们受到了很强大的西方教育的影响,所以“他们现在演奏中国音乐的方式变得好奇怪。”一方面,特别夸张的一种感觉在里面,“表达方法上特别像西方,很深地,动作有时候很大”。
然而同时,在作品的内涵表达上,演奏者根本意识不到将这种西式的“气”放入到作品内部。所以作品往往变得很空。

去民间

我从小学唱歌,为的就是表演。 (可是),采风,对我来说,不光是声音或者歌曲,我所收获到的更多的是那种生活的方式,那些歌背后的生命。我们现在都生活在大城市里,你不能光脚踩在地上,你失掉了民歌紧贴土地的那种生命。你会发现,唱歌不是一种表演,唱歌是一种生命。

--龚琳娜

节目参考唱片:
2006,静夜思. 酷酷音乐,中国唱片深圳公司
2008,走西口:中国民歌. 酷酷音乐,中国唱片上海公司
2009,弦歌情韵. 酷酷音乐,中国唱片深圳公司
2010,夜雪. 酷酷音乐,中国唱片深圳公司

参考站点
龚琳娜官网:http://www.gonglinna.org/linna_media.htm
龚琳娜博客:http://blog.sina.com.cn/gonglinnamusic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布依崽儿:

    小石! 你也听龚琳娜啦··我是她的粉丝哦~!~!忐忑之前就开始粉了!

  2. 布依崽儿:

    龚琳娜的歌让我听得哭过,笑过,心惊肉跳,浑身紧绷,酣畅淋漓过~~~~~~~爱她啊!

  3. dudu:

    想到了《伶歌》

  4. Q:

    啥时她把从音乐学院学的那些都还回去。就好听了。

  5. stone10801:

    这个采访很精彩,期待(下)的发布,《伶歌》那张专辑超赞,我也特喜欢这种风格的,哈哈~

  6. ning2:

    亮点似乎是她偶尔模仿的几段云南彝族的民歌……
    她的基本功确实很好。
    但还是过早的试图“创新”了。
    新作品,民族唱法的那种紧张感,还是让人不太舒服。

    不过,比起五行乐队时期,进步十分明显。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