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的孩子们

傍晚六点,我坐公交车赶往位于杨庄的基督教通州堂,孩子们刚放学,一个小姑娘坐在妈妈前面的座位,她头上戴着兔子耳朵似的毛绒发箍,两个圣诞老人的头像在她的头上摇晃。她坐不住,唱着歌,我听了半天,才明白她在唱一首英文的圣诞歌。可能是今天下午刚在学校学会的。

蛋壳发来短信:圣诞喜乐。在杭州的他,常为我隐隐担忧,在主前祷告。为何不敢迈出踏入河水的一步?感谢他的惦记,感谢主的不弃。像个浪荡子,一年我才进教堂一次。平安夜,来与快乐的兄弟姊妹聚会,同喜圣诞。

通州堂在一个安静的胡同里。胡同口有一个明显的变压器,往里走,没有路灯,正对一座平房,山墙上安装着一盏老式的盘子盖儿路灯,光线微弱,照着灯下的指示牌,右拐,基督教通州堂。拐弯,就看见了彩灯闪烁。

通州堂是一个平房院子,两排平房,后面一排两间主礼拜堂,老式的敞亮木窗,屋里已经人满,音响播放着赞美诗,唱诗班还没有入场。工作人员准备蜡烛,张罗人手帮忙,等一会儿为进场的唱诗班歌手点燃蜡烛,先点着自己的蜡烛,列队等候,用蜡烛接引蜡烛,不可以直接用打火机给她们点火。看他忙碌,我也要了一根蜡烛,点燃了,列队等着。我的感冒还没完全好,等一会儿给她们点蜡烛的时候,上帝保佑暂停我的鼻涕,我可不想让唱诗班的歌手听见我吸溜鼻涕的声音。

我并不喜欢坐进礼拜堂,在窗外的院子里自由很多。可以隔着窗户,站在窗台前看他们演唱,玻璃窗映射着院子里的彩灯,与室内的唱诗班叠印在一起,他们宛如站在缀满彩色星星的夜空里唱歌。在里面就看不到这幅场景。还有刚放下工作赶来的人,他们也站在窗外,把圣经放在窗台上,与室内的人一般庄重。但是孩子们不会让院子保持安静。

今年还好,去年的平安夜,有一帮小孩,在院子里玩老鹰捉小鸡,他们又闹又叫又蹦又跑,玩了没多大会,被工作人员驱散。在挂满彩灯的院子里,还坠着几个丝瓜和葫芦,这是北京的一个平常的小院。冬天的夜里,喜乐的平安夜,伴着赞美诗的歌声,在上帝的注目下,有一群小孩,玩老鹰捉小鸡,上帝看见也许不会烦恼他们。不过他们也太闹了。

为了应对人多,今年在院子里增加了投影转播,有一个小孩站在投影仪前,自己玩起来剪影游戏,他戴着一顶圣诞帽,把帽子扶起立直,成尖顶帽,像魔鬼戴的帽子,立直倒下,倒下又立直,他不觉得枯燥,工作人员看见,又把他叫到一边。孩子往往觉得扮魔鬼比扮天使更快乐,如果孩子多,他可以去玩老鹰抓小鸡,避免扮演魔鬼的行为。

唱诗班的一位女士,把孩子带了进去,要不他们可以玩一会儿。前面看不见这个孩子,我在窗外能看见他,他们起立唱歌,宽大的袍子正好挡住他,孩子老老实实在椅子上坐着。于是今年没有老鹰捉小鸡的节目。不了解基督童年的行状,玩不玩游戏,与小伙伴游戏的年纪,是否知道自己道成肉身。

来,我们去伯利恒欢迎圣婴,在一个木匠家的马槽。

演唱中间,牧师讲解平安,看样子他很年轻,引用电视广告词又引用拿破仑的话,我听着别扭,从通州堂走出来。街上,一位不怕冷的,敞着怀,满身酒气的汉子擦肩而过,上帝又在暗示我,去,像他一样快乐。

“据说天主教在确认圣徒时,喜乐是一个重要的指标”
“无法想像一个目光阴郁的圣徒”(舞雩)
“门徒满心喜乐,又被圣灵充满”
“回也,不改其乐”

圣诞快乐,保持快乐,不用我祝愿了吧。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今年的平安夜,很平安。

  2. ivyone:

    信念在心中。
    快乐要永驻。

  3. 鼠曲草:

    平安、喜乐却又是来自于哪里呢?

  4. dadishang:

    这个问题我答不出来。

  5. 蛋壳:

    基督徒在地上生活的目的是荣耀神,以神为乐。与神同在,做神喜悦的事,神就赐我们平安与喜乐。神是至高的也是至美至善的,信他并遵守他诫命的,就在他性情上有份,并有永生的盼望,怎么能不喜乐呢?
    我们顾念的不是肉体的身体,顾念的是灵魂。在神的保守下,我们的灵魂能抵挡住恶者(撒旦)的利诱和攻击。靠神胜过恶者,这是最大的平安。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