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前的歌谣

我们那里把结婚叫做“成人儿”,父母带着过两年,然后分家单过,这次真正“成家”。成人的标志,是一个红双喜字,成家的标志,则是一口锅。这口锅将被烧黑,成为一口黑锅,在这口锅里烹调属于一个家庭的酸甜苦辣。有了锅,垒上灶,男人坐到灶前烧火,女人站在锅台边掌勺,这像一种仪式,这对“成人儿”的男女,用一道炊烟向村庄宣告,村庄又多了一户人家。

第一个灶多是简单的,家庭草创,先把各样家什操办齐再求样式。我家的灶,我记得经过三次拆建,第一个灶好像我们同门的二老爷爷给垒的,父母新成家,没个像样的厨房,在棚子底下垒了一个小灶,这种灶不需要风箱,烟从灶的背面直接排出去,它是临时的过渡灶。农村办红白事的席面,在院子里临时垒两口锅,也用这种灶。

第二个灶,有了一个像样的厨房,我爹请来同村他的一个好友,据说他“支锅”的手艺不错,“支锅”是垒灶这种专门技术的术语,跟他比,我印象里的二老爷爷更擅长挖一个地窝烧毛豆。果然,他给我们垒了一个多功能的灶,大小连套,一口大锅一口小锅连着,大锅蒸馍煮粥,小锅炒菜,靠近烟囱的地方还可以放个铁壶。用了不久,由于抽烟不畅的问题,先把坐壶那个口给封上了,还是不解决问题,于是又拆了改建。

这次请来肖二爷(‘乡村武术家’中大米的父亲),吸取上次的教训,只建一个灶眼,不再大小连套。傍晚灶建好,肖二爷拎着瓦刀就走,连包烟都不要,生怕给的东西粘在身上,慌忙不迭的离开。村里的人提起肖二爷都念他人好。这次改建,同时修了一次风箱,我才知道呼呼出风的风箱里面是鸡毛在鼓动。这口灶一直用了差不多二十年(可能记忆有误)。

去年翻新房子,厨房也改建。肖二爷已去世多年,从外村请来专门“支锅”的师傅,还是一口灶,工费五百块钱。灶好用,屋里一点烟也没有。

新厨房刚用,老厨屋留给我的记忆,不知从哪说起。我的同乡sansan昨天说,想吃家里的烤地瓜,特别注明是埋在柴火灶里烤熟的地瓜。冬天,锅里的饭煮熟,灶火余烬还旺。冬天多用玉米芯烧锅,余烬延续时间长。扔两个地瓜或者胡萝卜进去,于是小孩子们不再好好吃这顿饭,看着碗等着烤地瓜。我有两次等不及,扒出来,品尝到不生不熟甜又带着泔水味的地瓜。柴火的余烬烤地瓜,可以慢慢把地瓜烤透,与街头烤地瓜味道差别在哪,谁吃过谁知道吧。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一种能吃能玩的面玩具。这种面玩具在整理出来的民间艺术档案里看不到,它造型粗略,不上颜色,烧出来黑糊糊的,在孩子手里最多存在半晌的时间。从哪个层面看,都缺少艺术价值,也不好吃。

与它的造型相比,跟它有关的一首歌谣流传更广:“灰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逢蒸馒头,用揉馒头剩下的最后一块面头,捏一个“小麻嘎”,我们当地把喜鹊叫“麻嘎”,其实形状一点不像,只有尾巴稍微突出,全靠两粒芝麻“画龙点睛”,使它像一只鸟。可以入锅蒸,像山西的花馍,只是没有颜色,也可以扔进火中烧。馍馍在锅里蒸,一个小娃,偎在母亲怀里,母亲左手拉风箱,右手续柴火,一会从火堆里扒出一个面疙瘩,扔在灰堆边等它凉一会儿,假装烫手,哎呦哎哟着,递到孩子手里。重复画面,一个小娃,手里拿着一个黑糊糊的面疙瘩,偎在母亲怀里,母亲左手拉风箱,右手续柴火,风箱的节奏像是伴奏,母亲念叨:“小麻嘎,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低头问怀里的小娃:“你长大忘娘不?”

有一次回家赶上蒸馍,我坐到灶前烧火,母亲把馍拾进锅里,在锅台前站着,我们俩聊天,说起烧“小麻嘎”,母亲讲了邻村的一个故事:有一个老太太90多岁,与他的老儿子,也八十岁了,老母子两个人过,一回他们蒸馍,老太太把揉好的馍拾到锅里,老儿子烧火,他对他的老娘亲说“娘,再给我捏个小麻嘎呗”。母亲讲这个故事,自己也觉得好笑,八十多岁的老头子还想要小麻嘎,我也笑了笑,记住了这个故事,灶里烧的小麻嘎,我也会惦记到老。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nokia2100:

    坐一下通州病人dadishang的沙发。
    麻嘎?我们管喜鹊叫恶雀子(eir1 quo3 zi),可能是嫌它叫声难听吧,但自相矛盾的是,恶雀子叫唤意味着当天有客人来;管鸽子叫(me1 ger1)。
    我爹会“支锅”(套火)。红白喜事(事儿园)上也总是充当“灶上”(专指后厨)的火头军。

  2. 海里的泡沫:

    带病写文章 。。。。。。dadishang辛苦了。
    提着水果来看望。

  3. dadishang:

    你们山西有这段歌谣吗
    海沫多谢你的心意,我收下了。好吃的水果。谢谢

  4. 海里的泡沫:

    这歌谣太普及了,所以我都忘记是书上看来的还是平时流传的……

  5. 小禾:

    “灰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头一次听,伤感浮上心头。

    nokia说的红白喜事的灶上火头军,我们那儿办红白喜事也是那样,一个大厨(一般为男的)带N个切菜配菜的,锅灶不够,就借邻居家的。

    以前在东莞,经常看到建筑工队,在工地搭个工棚,垒个灶,支口大锅,若干日子里工队的饮食就靠它。完工后,把锅灶卸了,挑走,到另一个地方,游牧民族一样。

  6. dadishang:

    歌谣普及,但你知道背景不?
    工地,嘿,看到工地的厨房大师傅背着黑锅搬家

  7. dudu:

    我家那边,长尾巴忘了娘的被替换为大公鸡。

  8. dadishang:

    大公鸡-— 尾巴也够长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