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磨房

作者:康素爱萝

看大家聊搓苞米,我这把搓好的苞米磨成为了大小馇子:目

实在有点喜欢这两个桶,想拎回家装粮:P

推着从邻居家借来的“倒骑驴”,走在去磨房的路上。车上是几袋老姨家今年新收割的稻子。路上少见乡亲,有几只癞皮狗冲出院门冲我一阵吠叫。忙了一年的农人终于得闲猫冬,便亲朋邻里地聚在一处打麻将,玩六合彩,要不就躲在电脑前Q聊偷菜抢车位。转了几个路口才终于到了位于村西北的这间小磨房。听老姨介绍,磨房主人姓蔡,是六零从山东逃荒过来的,就留在这村里开磨房,一开就是五十年!

时间:2010年12月7日 天气:晴 有时多云 气温:零下10度左右

地点:沈阳苏家屯区 瓜茄台村  老蔡家磨房

出米口,周围都拴上了铁夹子。

知道它们是做什么用的了,简单的生活智慧。

脱壳出米中。。。。

进稻米口,大伙都夸老姨今年的稻田成色不错。

进稻米口“真面目”

磨房女主人,今年80岁。她负责照看磨米机。

老奶奶工作绝对一丝不茍,看到我拍照,摘下口罩,脸上笑开了花:丫头,你哪里来的记者么?又看看我爸:咦,你看着像原来三队儿的那个青年儿捏?

正在给苞米粒淋水的磨房男主人,乡亲们都叫他:老蔡头。今年83岁。

用来盛苞米馇子的胶皮桶。

磨房男主人负责照看磨面机,这个机器可以根据你的不同需求,磨出各玉米面、小馇子和大馇子。

玉米面磨好了,老人家正在用木掍子敲打出面口的大铝皮桶,把残留在桶里的玉米面都震出来。

我们拉去的稻子都要先过秤,一共是390多斤,脱壳出米后也要过秤,大米是280斤,出米率约72%,稻糠约110斤,几乎没有损耗。共花费用15元,约0.05元/斤。听老姨介绍:如今被乡亲唤作“老蔡头”的磨房主已是四世同堂,两儿三女生活也都不错,大多搬到苏家屯市区里去生活了。因为年纪大了,这个磨房曾有一阵子交给老儿子打理,可没多久老儿子受不了磨房一年四季枯燥的生活和繁重的劳作,跑去城里打工了。于是这个磨房就一直由老两口经营着,只在两年前因为老人家做了肠梗阻手术停过几个月。老两口还养了几十头猪,是乡里乡亲里是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爸爸对他说:都多大岁数了,还干呀,快点退休享清福多好。“老蔡头”却不屑一顾:呵!能走能料地,闲不住呀!最让我印像深刻的是两位老人家那的笑容,那是经过长长的人生大喜大悲大起大落后,仍旧亲切、由衷、天真、无邪的笑容,比孩子的笑容更纯粹得让人心动。这样的笑容在很多孩子和年青人的脸上都找不到。

写到这里才发现,自己拍了半天,没有拍磨房全景,没有拍磨好后晶莹的清水大米,更没有拍到两位老人家那令人印象深刻的笑。不过这样也好,任由大家去想像也不错。

主题相关文章:

10 条评论

  1. dadishang:

    俺们山东银的磨坊,加红心表示有爱

  2. 编辑1:

    备注:文中图片从作者网站空间引用。由于青马博客空间有限,不能再接受多图的稿件。

  3. nokia2100:

    熟悉的磨房环境,可爱的红心,必须顶一个。

  4. dadishang:

    倒骑驴? 前面有车箱的三轮车?

  5. 天亮天黑:

    “丫头,你哪里来的记者么?”……我以前一直以为如此有乡土情怀的作者是个中年男人,汗啊

  6. 康素爱萝:

    倒骑驴”是东北地区的一种常见人力三轮车。从网上找的图:

    http://pic.wenwen.soso.com/p/2.....278165.jpg

  7. 鼠曲草:

    终于有东北人的故事了

  8. nokia2100:

    dadishang,没错,要不哪天我看到了给你拍下来。
    根据图片和文字,我从来没有以为“如此有乡土情怀的作者”是中年男人,而一直以为是家庭主妇,还不是“丫头”。为什么呢?

  9. 康素爱萝:

    嗯,八十岁的老奶奶管我老姨都叫“丫头”。

  10. 海里的泡沫:

    好熟悉啊,和我们那磨坊差不多。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