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冰糖

冬天,手里拿一串冰糖葫芦,边走边吃,好不好吃另说,单是这一串红,已为单调枯燥的冬天点缀了生动。花儿没有,树连片叶子也没有,街头巷尾,一串串冰糖葫芦举着长出来,这是冬季的景色。

秋天收下的山楂,一筐筐堆在墙根,固然开胃消食,吃多了牙却受不了。卖到中药铺,也收不了那么多。做成冰糖葫芦,实在是个好主意,从此以葫芦之名遍布大街小巷。

山楂,京津一带的人喜欢叫它“红果”,也有人叫做“山里红”,我们鲁西叫做“山里红子”。山楂串成一串,有了葫芦形状,叫做“糖葫芦”。天津人选大个儿的红果,大红果儿蘸糖,天津话“糖墩儿!”听这名字,甜得够敦实。京津还有一种吃法,“炒红果”,在天津吃过一次。天津人对红果儿喜爱有加,又加上“大红果儿”“大糖墩儿”一个大字。据闻,天津人过年也必须吃一个糖墩儿,过年必备的年货,“五更吃个山里红,到老一家不受穷”!

比天津人更喜欢糖葫芦的,衡山派掌门人莫小贝也。

卖冰糖葫芦的标准销售工具是一个草靶子,扛着它,高举着,四周无它物,的确吸引眼球,让人看见欢喜。以前城市车少人稀,没有太多灰尘污染,农村的道路除了西北风,更没有其他漂浮颗粒物,人们不必担心那草靶子上面的冰糖葫芦附着脏污。现在再这样卖,买者不放心,于是给冰糖葫芦套上一个塑料袋。还有人骑着三轮车,把冰糖葫芦放入玻璃盒子,这是一个好方法,枝头的红果,变成展柜中的陈设,仰视目光里的渴望,转为低头的选择。

我原来也是一个喜欢吃冰糖葫芦的人,这两年却很少再吃。去年春节期间在家,听见后头街上叫卖冰糖葫芦,抱着小外甥女去买,卖者骑着三轮车,載着煤气炉,现做现卖,看他点燃炉子,熬糖,蘸糖,卫生问题倒不用太担心,吃进嘴里,还是粘牙,我的小外甥女吃了几颗,敲了几下牙齿,不吃了。无一例外,想吃糖葫芦,别怕粘牙,面对现实要作出选择。于是冰糖葫芦在我眼里,由口感的诱惑变成视觉的吸引。

读了翟鸿起老先生的《老北京的街头巷尾》,却在里面发现了“传说中的葫芦冰糖”。本来想原文抄录出来,与没有看过这本书的网友共享,但文字太多。引用一段大概内容:以前王府井的东安市场,有一家卖糖葫芦,经营者竟然拿着一把鸡毛掸子一边挥扫一边卖糖葫芦,都知道糖葫芦粘,他不怕鸡毛粘在上面吗?对,他拿鸡毛掸子的目的,就是给大家看,他家的糖葫芦不粘牙,就连鸡毛也不能粘在上面!大家是不是有兴趣围观奇闻?想看的读者,去买这书吧。(可能书店现在找不到,网上有电子版,这一节在电子书的第58页。)

更奇的传闻,他家的冰糖葫芦扔在地上,也不会粘土!于是逛东安市场的人,都要尝一尝他家的冰糖葫芦。我们这些后来的好奇者,就不用到现在的新东安市场去找了,这家店估计已在几十年前消失。就连翟鸿起老先生也说“打从开放后,我就给孙女买过两串山里红的糖葫芦”。

翟老先生博闻多学,他在这篇文章中,还介绍了做冰糖葫芦的方法。喜欢动手尝试的人,不妨按照他的方法,自己做几串试试,我估计会比现在市面上卖的好吃。实验成功了,也请告诉我一声,我好去蹭吃两串。没准儿,传说中的葫芦冰糖,在您手里重现于世。巍哉,为往圣继绝学,为生民立糖葫芦靶子,先向您致敬了,祝您成功。

主题相关文章:

21 条评论

  1. 肉食者:

    风俗人情

  2. 秋园子:

    冬天的冰糖葫芦,感觉不错。

  3. nokia2100:

    文章找到了,三頁多一點兒,在PDF裡截了圖。
    http://www.bababian.com/set/3/.....732FED0CDS

  4. 鼠曲草:

    大连叫“糖梨糕”、“梨糕”、“大梨糕”

  5. daidishang:

    山楂葫芦也叫梨糕?还是大连的冰糖葫芦以梨为主?听说东北人喜欢吃冻梨

  6. nokia2100:

    单位每年发的南果梨,我根本吃不了几个,去年连箱烂掉后全扔了。

  7. 海里的泡沫:

    我们叫山楂果,但其实里面的果子不是山楂果,是一种野果子,不酸。外面的糖也不是冰糖,一咬,扯出的丝能拉很长,沾牙,但是我就喜欢吃。
    后来买的就都是冰糖葫芦了,太酸,没小时候那个好吃。怀念。

  8. 鼠曲草:

    就是山楂的,大连就叫梨糕。

  9. dadishang:

    挂山楂卖梨糕~

  10. dudu:

    海沫说的难道是榲桲?

  11. 布依崽儿:

    这么一说还真的很久没吃了哎

  12. wendy:

  13. wendy:

    在南方待了7年,如今回到了北京,是因为想家,怀念家乡糖葫芦的味道。但是最近却很少吃,也许是因为文章说的,变成了视觉享受,抑或是心态变了?

  14. dadishang:

    离开家的前几年我以为自己离不开羊肉汤,最近两年回去喝了几次,索然寡味的同时,怅然若失,不是我们想念里的东西了,也许自己的口味与以前也不同

  15. dadishang:

    榲桲 ?第一次听说

  16. 海里的泡沫:

    榲桲 ?第一次听说

  17. dadishang:

    你变狗毛了

  18. dudu:

    哈哈 大地上 很多北京民俗的书籍资料里都提到过的“榲桲” ,榲桲拌梨丝或者榲桲拌白菜心都是不错的吃法。好像是去年在某个馆子的菜单上还见到有榲桲拌梨丝这道菜。

  19. dadishang:

    没有特别留意,前不久引用的,消失的枣那篇就有“蜜饯榲桲”,汗
    说产自辽东

  20. dudu:

    搜到这篇文章http://www.chinaqw.com/news/200705/16/72573.shtml
    另外在《吃主儿》和《雅舍谈吃》中好像都有提及

  21. dadishang:

    好看的文章,谢谢.
    您真是博学好吃.这两本书我没看过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