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号车厢

坐周五晚上的火车,一早到家,能在家过一个周末。周四晚上去买的票还有座,现在这个时候火车上不会挤。十七车厢在末节,这趟车开往深圳,前面卧铺车厢,只留了几节给短途或不舍得买卧铺的旅客,一节节走过去,满员,零零散散站着几个,各就各位,等待着列车启动。

离开车还有一会儿,溜达着走过去,十六车厢,人多出很多,列车员在协调上车秩序。到了十七车厢,门口冷清,站着车站的警察,往里看,车厢连接处站满了人,已经挤不进去。列车员查票,车票有座,就上车,没座,请到前面的十三十四上车,看了看,车厢里站着的旅客大多是’民工’,扛着行李,等待挤进去的也是他们。冬天没活儿干,他们这个时候回家过冬。

惯例一个地方的旅客集中在一节车厢,上了车就是熟悉的方言世界,山东河南安徽临近的几个县市的老乡们。京九线的这一段,菏泽,商丘,亳州,经济发展滞后,南北贯穿的铁路线,带不动这块地区笨重的脚步。从这里输出的民工,我熟悉他们的面孔,刀子割过的沧桑,脱不掉的怯懦表情。专制政府最喜欢的顺民,宁愿吃糠咽菜流血流汗也不会给政府找麻烦,牢牢记住民不与官斗的祖训。他们的手,我也熟悉,被钢筋水泥磨秃的指头,经重物矫正过的变形的手掌。干粗活儿行,细活儿摆在面前,不知如何下手。老实,守本分。即使我不知道售票的惯例,看一眼就能认出这一车的人。

过道里人挨着人,过一夜,连蹲下的空间都没有,而前面不远的两节车厢并不拥挤,把铺盖放在地上,还可以坐一坐。列车员在协调,喊了几遍,没坐的可以调换车厢,没有人动。到了这里就是这里,改变意味着未知,不如安稳的站着。火车开动,我找到了座位,站着的人也为踏上回乡旅程显出轻松的笑容,一位看起来更有阅历的人发表言论:老老实实站一宿,安安稳稳到家比什么都强。他的伙伴们嘿嘿认同。

车厢里会有难以理解这种集体行为的乘客,在黎明时刻,我和我的这些老乡们准备下车,车厢里有人在睡觉,有人难以入睡,一个姑娘打开手机播放音乐,迪厅的节奏,不如跳舞不如跳舞。惹恼了一位普通话发音标准的乘客,提意见不听,骂骂咧咧崩出一些淫秽的语言,那姑娘加倍放大音量,’我就放!’一车人无人声援他,他对一车乘客的麻木浑噩,此时也一并宣泄出来,’这就是中国人’,’一车人被一个女的给操了’。我制止了他们两个的明争暗斗。与我的沉默的老乡们一同下车。

车到站的时候,我听见前面有人报站:聊城车站到了,菏泽的乘客也可以下车。我听着糊涂,求证无误。到家了,沉默怯懦的旅客,找回了幽默。他们这一夜站着不动,保持集体行动,可能随身携带了打工挣来的薪水。这一个冬天,闲来无事,窝在村子里,可以喝点小酒,甚至小赌一把。在下车的一刻,他们回来了。

(第一次用手机撰写,手机发布。在gmail里离线写好草稿,及时保存,完了粘帖进来发布)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springstone:

    站一宿,不是休。

  2. dadishang:

    多谢纠正

  3. 海里的泡沫:

    你是如何制止他们的?想知道

  4. dadishang:

    别骂了,别闹了,于是世界清净了

  5. 海里的泡沫:

    (第一次用手机撰写,手机发布。在gmail里离线写好草稿,及时保存,完了粘帖进来发布)还是你牛……
    我第一次用手机上网,是在火车上,打开青马看完文章开始留言。(记得看的是好多镯子图片那篇)
    然后一查,好几十块钱没了…..

  6. dudu:

    每次过年回家,从买票开始就拉开一场战役的序幕。能回家过周末真好啊

  7. 都市里的狼:

    当冷漠成为一种习惯时,于是就有了一些人的嚣张跋扈。

  8. 秋园子:

    确实,有同感。能回家过周末真好啊。。。无论在火车上有多拥挤,无论路途的奔波。下车的那一刻感觉真好。。。

  9. 布依崽儿:

    @海沫··你所说的好多镯子那篇是不是我的 又说银饰
    真对不住啊!

    “在下车的一刻,自我就回来了。”
    ——我这民工也有一样的感受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