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0

2010年局部地区生活报告

翻阅2010年青马博客发布的文章,我们写了很多寻常的事物,现在把这些摆在眼前,一件件过目,拿起几件在手里看,都是普通真实的存在。却不像2010年的生活。

2010是怎么过的?2010年的社会大事都没记录,个人的小事也没有提及。我们念念不忘、津津乐道的,“中国民间的生活风俗、文化艺术”,与2010年的中国有多大关系?我们的博客没有记下来2010年中国民间最值得关注的人、最需要关注的事。所以我觉得青马博客才是“伪民间”主题,我们写的现实内容没有现实代表性,我们记录的生活普通却不普遍,我们写的来自真实的生活,看起来却很虚幻。

(本篇编辑dadishang不能代表各位作者,以上只说明个人观点)

如果按规矩写一个年终总结,暂且名为“局部地区生活报告” : Read More »

湘西南乡村风物(三则)

作者:黄三畅
来源:作者惠寄

渡难桥

在我们这一带的乡村走,离不了要过水圳、田缺口,那宽一点的水圳、田缺口上当然有桥。如果留心观察,那些桥,有一些即使规模小,也是很有讲究的:几根过了刨的木头齐整地搭在两岸,那排木头上还钉着两根横木,是扁平的,钉横木的钉子的尾端,则用一枚硬币垫着。那排木头绝对成单数,五根,七根,九根;横木绝对是两根;硬币一共是四枚,每根横木两枚。一排木头为什么要成单?据说缘于“祸不单行”,既然“不单行”,桥那边就没有灾祸了。横木上的钉子为什么一定是四枚?那是取“四季平安”之意,不像有些地方,盲目地排斥“四”。

这种桥叫“渡难桥”。 Read More »

一点记忆 老人与水仙

【电台】龚琳娜和老锣聊新艺术音乐(上)

民歌笔记第二十七期

0:00 静夜思(静夜思
2:27 爱诺依 (静夜思
7:00 五更月 (走西口
12:11 山中问答(静夜思
14:47 平沙落雁(弦歌清韵
17:57 忐忑(静夜思
27:05 阳光少女 (夜雪
32:38 悲情欲望 (夜雪
39:36 花非花 (走西口
44:32走西口(走西口
49:25 丢丢铜(“声灵”合唱团未发表作品)
51:34 冬去春来(“声灵”合唱团未发表作品)
Read More »

平安夜的孩子们

傍晚六点,我坐公交车赶往位于杨庄的基督教通州堂,孩子们刚放学,一个小姑娘坐在妈妈前面的座位,她头上戴着兔子耳朵似的毛绒发箍,两个圣诞老人的头像在她的头上摇晃。她坐不住,唱着歌,我听了半天,才明白她在唱一首英文的圣诞歌。可能是今天下午刚在学校学会的。 Read more ...

万家柴火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在街上找枯枝烧木炭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一句。这哪儿跟哪儿?没错,正如多年以前我抓住一把柴火在灶前生火时,我不会想到它们将来到我的笔下。也不会想到承载它们的是虚如火焰的网络。
柴火是家庭的元素,幸福的家庭可以在此找到相似处。除夕之夜,每家都在堂屋中燃一篝火,我们叫烧旺火,一直烧到后半夜。全家围着篝火拉家常说故事。篝火是一颗巨大的流星,寄托了所有人对新年的祈望。

我们的柴火都是坚硬的,如竹子、木头。它们填塞在每家都有的一块空间:院子墙角、厨房屋檐下、走廊,阔气点的就搭间柴房。柴火堆在墙角,冬去春来。不太多,也不太少。就像一个常数。软软的稻草、秸秆上不了台面。它们在秋天堆成稻草垛,不为画家,也不为诗人而生,而是牛儿过冬的粮食,偶尔才用来生火。在我们骂人的时候,稻草垛以反面形象出场。它形容人木讷、笨拙,同时比用木桩形容多了份憨傻。但我们知道,稻草垛并没有错。 Read More »

庚寅年冬至吃饺子记

上周末,母亲已在电话中特意提醒“十七冬至,还有三天,别忘了”。她没提饺子,我想了想,哦,别忘了饺子,照例一年的一件大事。去年记得是老爹提醒的。我不会包饺子,也不惦记冬至哪一天。不过,挂了电话,我倒有了一个愿望“楼上的阿姨,这两天你的电脑坏不坏啊?”如果她的电脑坏了,就会叫我去修,像上次一样,再包一盘饺子送给我,正好过节。截至昨晚,十二点了,看来她的电脑不会坏了,我的可怜的愿望碎了一枕头,一夜也没做饺子的梦。超市的速冻水饺不可寄望,楼上阿姨的电脑也不可寄望,这顿饺子,没戏了。 Read more ...

摘(zha)棉(mia)花


最近迷上写农活儿。要知道这些活儿可是我小时候最头疼的,一听到什么剥玉米,拾麦子,摘棉花……我就觉得生活特别没有希望。我本来不爱上学,一想到上学,我就愁的肚子疼,老试探性的对我妈说:“妈,要不我不上学了吧?你看隔壁那苏就不上学了。”我妈说:“没问题啊,咱家也能省点钱,正好没人帮我干活,你每天可以帮我摘摘棉花,剥剥玉米什么的。”我没等她说完,就赶紧说:“那我还是上学吧。” Read more ...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