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的周末


图:卖山楂

周五在朋友家,夜里的大风,吹得楼道的门咣当响了一夜,一夜没睡着。周六在朋友家厮混,展示炖白菜的手艺,煎好豆腐、炖了肉汤、白菜入锅煮、又放了粉丝,做这道菜从不失手。

周日无风。到西海子会老友。

葫芦湖结了薄薄一层冰,冻住了行动缓慢还没撤走的叶子。冬天,无风又晴的天气,就是个好日子,但来玩的票友还是少了。一段结束,看蔡师傅准备掏烟休息,赶紧上去敬烟,人多的时候,我捞不上跟他说话。照旧还是聊“天”,结冰了,农历十一月了吧,还没到十一月,前不久刚给老伴儿去烧纸,送寒衣。等不想她了,就不去烧了。听说湖南有个火葬场,烧着烧着没有柴油了。哈哈大笑。

发现早市对面原来炸油饼的又回来了,不过当天他们已经在收摊,过去问什么时候开的,炸油饼的师傅在收挡风帐篷,扭头看见我,“嘿,咱们有一阵子没见了”,因为跟他闲聊过一回,对我的印象还挺深。并且女掌柜竟然知道我住在哪个小区,在那看见过我。他们也觉得“这个小伙子”有意思,我一是惦记他们的油饼,自从这里炸油饼的摊位消失,我都把油饼给戒了。二是敬佩有一手好手艺的人,所以没话找话也要跟他们认识认识,这种心情跟芮成钢说“我的朋友克林顿”差不多。

早市门口,有一车卖柿子的,自己家树上结的柿子,还不错,很快卖光。有一个在地上铺了一条床单,堆了一堆炒花生,叫卖,五块钱一斤,菜市场里面六块五一斤。有一个小车,堆着山楂。自从换了个能拍照的手机,我也时不时掏出手机拍照,每个拍了照,都要买一点。山楂两块五,上次买的还是十块钱三斤。秋天的新山楂收获,街上卖冰糖葫芦的也多了起来,不过是给山楂裹一层糖料,没有几个会做冰糖葫芦的。

到王师傅牛肉面馆吃了一碗牛杂汤,两个烧饼,他们家自己不打烧饼,以前卖的,来自旁边的一家“老北京传统烧饼店”,小个儿,可以当点心吃的,外壳酥脆,层次丰富,五毛一个。现在的不如以前,面死气。吃完牛杂汤,剥开一个柿子吃,想什么样的柿子可以揭开一个口,像喝饮料一样吸进去,以前外公家有柿子园,母亲说过她这样吃柿子。这样想着,吃完离开,竟忘了付钱,待转了一圈才想起来。

有一个卖豆腐的,不在菜市场卖,在公园的东门,老主顾多是附近三个小区的居民,卖菜回来,再捎带两块豆腐。我这次没有买,看见他,穿了过膝的大袄,袖着手,坐在豆腐摊子旁,这个男人有四十岁,却总是垂着眼睛带着腼腆的笑意。写到这,我才想起来还欠他两毛钱。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那个柿子貌似不能和热汤热水一起吃,容易便秘和结石……

  2. dadishang:

    谢谢,我当时想来着,没想起来,幸亏只吃了一个

  3. 兔牙君:

    我们家后院的柿子就是开一个口儿,直接吸进去,特别甜。可惜有核儿,最后还是得全打开吃喽。
    我除了吃素,不吃牛杂,其余的柿子、花生、豆腐、烧饼、油饼我都爱吃,而且就爱吃这些个东西,出门吃饭反而不舒服。我妈说我天生市井胃,我觉得挺好的。

  4. dadishang:

    市井胃,这个词真有画面感

  5. 微微阑珊:

    很有生活的气息

  6. 小猪凯:

    我在昆明时,11月份这个时节就会有卖柿子的,红通通的,远看近看都跟西红柿差不多.因为完全熟透,所以只能在小车的平铺着摆放,最多两层,不然会被压坏.买完带回家一定要小心,如果袋子甩来甩去,那么柿子一定完蛋.

    那种差不多可以达到揭开一个小口当饮料吸掉的程度.那时每次都会买好几斤,然后一两天内吃掉.

  7. dadishang:

    碰巧今天一早坐公交碰见蔡师傅,通常上午他可在公园拉琴的,又上来看见你翻出来这篇。去年冬天来得晚,今年骑着三轮车来卖红果柿子的,前两周就来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