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杂物

桃木棒槌

白嘉轩的新婚之夜,第七个。仙草脱下衣服,【娇美的後腰里系着三个小棒槌,叽里当唧摇晃。】

桃木辟邪,就不多说了。通常做来给儿童玩的,新娘子挂在腰上也是借用。传统的木玩具,给小孩子玩木刀、木箭、木矛,彼时大人的心理,可与现在给孩子买玩具枪不同,让孩子拿着,鬼不敢近身,护佑孩子成人。桃木剑辟邪,塑料枪可以吗?所以,我们的传统木玩具要重新打开市场,还要用桃木做,辟邪,这一点洋枪洋炮不能竞争。

我不知道关中的桃木棒槌有多大,什么样子,鲁西南的木玩具有“花喽棒槌”,长十来厘米,染得花里胡哨,或许还能吹响,形状已经记忆模糊,只记得大人哄孩子的话:“别哭别哭,给你卖个花喽棒槌去”。

罐罐馍

【二月里一个平淡宁静的旱晨,春寒料峭,街巷里又响起卖罐罐馍的梆子声】
【罐罐儿馍–兔儿馍–石榴儿馍–卖咧–】

关中的风俗,我是陌生的。我也没吃过罐罐儿馍。这里只表达我的阅读兴趣。如果有网友熟悉这篇博文引用的诸项“白鹿原杂物”,期待惠寄稿件。

罐罐馍,大概是一种罐子形状的馍馍。西安灌灌馍大名鼎鼎,在网上搜索,却看到甘肃泾川人发贴称:“罐罐蒸馍,普天下唯泾川才有”

“泾川全县,唯有县城近郊的水泉寺、阳坡、兰家山、后沟、田家沟门几个村庄的祖传世家才可蒸制。蒸馍熟后形如小罐,*(靠,字被过滤)的是城郊四五个村的井水,用别处的水却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能成功。外地如要引此专利,除非大将泾川的水、泾川的土、泾川的温度湿度一并引了去。罐罐蒸馍不用申报小吃发明专利,泾川就是独一无二的得主。也不必用专利法保护,想偷也偷不走,想学也学不会。既使如法炮制,总要走样,面发酵后只能蒸成朴沓沓的碗状,而不能凸立为罐形。”
(http://www.gs.xinhuanet.com/dfpd/2008-09/03/content_14304841.htm)
泾川与西安不太远,虽然分属两个省,会有相似的风俗。
我喜欢他的口气,天下独步舍我其谁,有这样的气魄,才能蒸出天下第一的好馍馍。

碎牛牛

碎牛牛,是个甚物件?那天在QQ群里聊天,海沫问这是什么东西。
关中人哈哈大笑,这是男娃娃身上的物件,小鸡鸡。
碎,也是小的意思,可以叫做小鸡鸡,也可以叫做小牛牛,但没听说过小狗狗小猫猫,为什么鸡和牛可以比喻,这是个学术课题,大家琢磨吧。

《白鹿原》既然有“黄书”谬誉,关于生殖器的描述,理所当然要丰富一些,【朘子 球 胺子 骚棒】
万紫千红都是它。

芝麻地

小说对农事着墨较少。有一处说笑,我觉得需要有些农事经验才能体会:
【”俺哥在我头上练刀子练出师了!头一回割下我五道口子,割一个口子沾一撮棉花。我说,哥呀,你甭剃那半边了,留下明年种芝麻……”朱先生放声大笑】
棉花和芝麻,同季作物,芝麻怕雨水,宜高处种植。另一边的头发不剔,一边高一边低,正好种芝麻。

沙果叶凉茶

【地头的椿树或榆树下必定有一头装着沙果叶凉茶的瓦罐】
同样,沙果对我来说也是陌生的。山东也没凉茶一说,夏天解暑,一大碗茶,牛饮而下,并且不能喝凉的茶。用的茶叶,与北京的大碗茶一样,高沫,最便宜的茉莉花茶。北方关中,却有喝凉茶的传统习惯,与广东凉茶比,一用沙果叶,一用夏枯草等中草药。

搜索到的:“想起小时候跟爷爷上塬割麦时,那粗糙的瓦罐里的凉茶真解喝呢!”
“凉茶用沙果叶、车前草,再放几根甜甘草。那瓦罐罐,小的是两个耳,大的有4个。”
“忙起来是端着陶罐喝的,哪里是北京吆喝的大碗茶。”
(http://www.findart.com.cn/67b5a93d6cc522d3d2e19b57c9de0b87b2270ad113b23dcc77d6de3d50498f2a-8-showorder.html?key=%C4%87%E6%A1%91)

蒙丝儿雨

毛毛雨。我家乡话叫做“雾细雨”,雾一样的细,蒙蒙雨,“雾细”还可以做动词,“还雾细着呢”,雨还没完全停。我觉得“雾细雨”形容蒙蒙小雨最好听,“蒙丝儿雨”也还行。

瓷豆家伙与酥家伙

【贺家坊的锣鼓班子敲的是瓷豆儿家伙,也叫硬家伙,雄壮激昂震撼人心,却算不得原上最好的锣鼓班子。在白鹿原最负盛名的锣鼓班子是白鹿村的酥家伙,其声细淑婉转,听来优雅悦耳。】
起先我以为“瓷豆家伙与酥家伙”的不同,在所用乐器。后来又想可能用的是一样的锣鼓,但擅长演奏的曲牌不同,于是两个班子演奏出来的声音,一个瓷豆,一个酥,对方的家伙就是一个硬一个酥。跟人一样,都是一具肉体,有硬家伙有酥家伙。
不知理解对不对,望知者告之。

雪茄烟

白嘉轩【捏出一段儿剪得十分规矩的烟片优雅自如地撒开,铺展到膝头的棉裤上,再取来一段一节短的碎的烟片均匀地夹进去,然后包卷起来,在两只粗大的手掌之间反覆捻搓,用舌尖给开口的烟片抿一点口水粘住,就制造出一支漂亮的雪茄。】

《白鹿原》拍成电影,估计明年可以看到,我们将会看到一个不同的,咬着雪茄烟的中国农民形象,不是衔着烟斗、架着烟锅或噙着烟屁股。
(某特型演员表演的毛爷爷,手不离烟,烟不离口,一根白烟卷,天天夹着烟屁股,唉,这不是塑造伟岸形象的好方法。)

【田福贤嘴角叼着又长又粗的什邡卷烟】
田福贤有钱,不用再自己卷烟。四川什邡卷烟厂,是一个制作雪茄烟的老牌子,现仍在生产,什邡雪茄我倒抽过,但不会跟民国时候的一个味儿。百科资料:
“民国十二年(1923年)王叔善迁回什邡在城北(当时的外北)小花园街雇工人10余人,开始小批量“青果牌”全叶卷雪茄烟。”
(http://baike.baidu.com/view/4439348.htm#2)

老孙家泡馍 老白家饺子

【同志们,再走立六十里咯就进城咧!老孙家羊肉泡馍,老白家饺子馆,西安饭庄葫芦鸡尽饱吃啦……】
小说中多处描写了去吃老孙家泡馍、老白家饺子的场景。不会是植入广告吧。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罐罐馍:确实很多东西离了本来的地方,怎么做也做不出那味道,做一种食物决定它味道的因素太多,缺一不可。
    碎牛牛:琢磨半天,没琢磨出来……
    老孙家泡馍 老白家饺子:你的文章里植入广告也不少,好像还有路线介绍呢。

  2. dadishang:

    对哦,我给几家小店还做过广告

  3. nokia2100:

    雾细雨,我们说xi1 xi1(淅淅),ge1 xi1。
    四寸高、下小上大的罐罐馍,甚模样?如法炮制后走样的“朴沓沓的碗状”,开始以为是锅盔。

  4. dadishang:

    雾细,我是根据发音写出来的,wu淅,好像也可以

  5. dadishang:

    哗啦棒槌“棒槌类玩具是将杨木或梧桐木等旋成棒槌样,再从手柄部位将棒槌内部旋空,在里边装上石子或沙粒,用木手柄将开口塞紧,然后再绘上各种图案和人物进行装饰。当孩子抓着棒槌的手柄部分摇动时,棒槌内即发出‘沙啦沙啦’的响声,既好玩又好看。”
    http://www.qlwb.com.cn/display.asp?id=135513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