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房为秋风所破

海沫和小禾,俩人写了炉子和灶,我还没跟着写灶,他们又把兴趣点转移到了茅房,跨越之大,我真跟不上了。幸亏没先写灶,不然,今天海沫接着一篇茅房,对读者来说也是一种阅读的跨界挑战。

谈起茅房的话题来,有人显然要比谈厨房的话题更感兴趣。能够让人时而眉飞色舞、时而交头接耳、时而掩鼻摆手、时而顿足狂笑,达致一种狂癫状态的,非茅房莫属也。

村里流传的一个笑话,有一家的孩子领回来一个城里的媳妇,第一次来家,姑娘要上厕所,指引到了土茅房,刚一进去就恶心的跑了出来。也不能继续在家里呆下去,要去城里上厕所。村里人讲这个笑话的时候,无不哈哈大笑,显然我没有把这个笑话生动的描述下来。类似兼具嘲笑他人与自我解嘲的笑话,还有诸如城里姑娘把麦苗认作韭菜、玉米认作甘蔗。就像城里人笑话农村人到了城里笨手笨脚,都没有什么。

说起茅房,眉飞色舞的,可能是小流氓偷窥女厕所。厕所此时跟压抑的性话题相关,发展出来色情文学的一大流派,厕所文学。据个人观察,十几年前厕所文学的主题以男女之事为主,近几年的潮流好像是同性之爱。非婚男女之间的事不再被看成耍流氓,如果性饥渴来袭,随便到网上也能寻个目标望梅止渴,不能上网,寻几页保健品小广告,也可缓一时之急。不必跑到厕所,通过写作或绘画来抒发。缺失性教育的少男少女,恐怕有不少是在公共厕所里上的启蒙课。女厕所有没有不知道,我没去过。男女之事既已平常,同性之爱还属敏感,于是在公共厕所常看到更惊世骇俗的创作。公共厕所之所以成为地下性文学发表的园地,想一想大概由于到了这里就要脱裤子。

上学的时候,读到课本“茅屋为秋风所破”“鸡声茅店月”,不明白什么意思,首先联系到熟悉的“茅房”,谁说茅房不是个严肃主题,杜甫、温庭筠也写嘛。

茅屋茅店都有茅草房,而茅房成为专有名,在意识里厕所显然是可以随便应付的一个建筑。以风水的观点来看,茅房可轻率不得,最好盖在院子里的西南角。一座院子,处处都有风水。在楼房居室里,没有院子。传统的风水讲究,不能让落下来的雨水、生活废水直接从下水道出去,要绕一个弯儿,存财。楼房的厕所与沐浴卫生间一体,铺地面时,处理一下,形成一小块儿凹坑,也可以达到不让水直接排出去的效果,仅供参考。

每年最敬畏厕所的时候,是在除夕夜,不能上厕所,不习惯用马桶的北方,也要在除夕准备一个垃圾桶,废水、小便进桶,大便忍着到天亮吧。传说这天茅神也要过节,不能再去叨扰他,也有人说除夕夜天神降临,万一降落在厕所,不好让他一下机就踩一脚屎尿。于是除夕夜的厕所,跟迎接国家元首一样,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要戒严。

厕所环境差,实在不行了忍一忍也能上。有一次去蔚县的暖泉镇看打树花,住在镇上的小旅馆,他们的厕所,进去了提心吊胆,没有单独的茅坑,在一个大坑上面横着几根圆木,又是大冬天,洒在圆木上的尿结成了冰。踩上去,一脚打滑,就会双脚陷入茅坑,不过,不用担心掉进去,空隙漏不下一个人,最多骑在茅坑的横木上。在这里蹲茅坑,堪比蹲马步练功。

说说我家的厕所,整座院子都翻新了一遍,唯独留下了西南角的小仓库和厕所。对此,我爹表示天机不可泄漏。等院子都收拾利落了,估计他也觉得那厕所,真成茅草房了,看起来破旧的不谐调,于是把上盖翻新了一遍。在洗澡间留了冲水马桶,防备着万一未来的儿媳妇是个不习惯土厕所的,闹出前面写的笑话。为什么还要留着土厕所,近年来新农村改造,在我们村里首先改造了村里的一批土厕所,改成了能产生沼气的厕所,据说屎尿产生的沼气还可以接到厨房里做饭用。谁家用屎尿沼气做饭,不知这是哪个新农村规划专家想出的馊点子。我们村里的沼气厕所没有一家能用,倒是厕所改造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工程,其中也有点捞头儿。我家的土厕所没有改造,还是茅坑,旁边堆放着灰土,谁拉完屎自觉洒盖一层灰土。说起来,心中愧疚,堆满了,我们弟兄没有一个愿意去挖厕的,心理不适应。

每到过年过节,父母知道我们要回来了,除了提前晒好被子,父亲还会先把厕所打扫一遍,等我们离开家,还有清理的工作。父母没有要求过,我觉得他俩对我们子女有些溺爱。有一次我提出打扫,父亲竟然夺过我手里的铁锹,不让干。小时候父母给洗屎尿布,等长成了三十岁、二十岁的大个儿,还给打扫厕所,与这种感情比较,我的一点小洁癖,显得渺小、矫情,甚至有罪。(谢谢海沫的话题,让我意识到这一面)

聊土厕所,还不能少了它的另一个重要价值,村里说一个人会过日子,说他,拉屎也不拉到别人地里,屎尿是个宝,种地少不了。农村的院子,以前家家有个粪坑,和厕所挨着,粪坑是积攒垃圾的地方,打扫的垃圾最后都扫进粪坑,厕所的尿也流进粪坑,可以沤肥。大便挖出去,堆在村子周边各家的空地。到了耕地的季节,积攒的粪坑积肥和晒干的粪堆,到了用它们的时候,人们撅着屁股往田里拉去一车车的粪,来年多打粮食。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其实对于厕所,有种无法表达的亲切感。
    我有个习惯,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走一个陌生的线路,我会一路观察和寻找厕所,找到了,才有安全感。
    不然那种想上茅房却找不到茅房的感觉,实在让人绝望。饥饿可以忍,但上茅房却难忍。
    我经常被憋的边四处乱找边想:现在你给我五百万让我去领,我也不去,我就要厕所……

  2. 小苤:

    看到后面。越发畅快淋漓。

  3. workmen:

    厕所,事关民生。

  4. vanies:

    呵呵 难说 这个 厕所是个好地方 !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