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房里那些事儿

很多事实证明,越是禁止的话题,人就越想去讲,就比如厕所这种事情,从小就被家长灌输了没事老说厕所之类的话题是没有教养的表现的观念。虽然从此很少谈论这些了,但一旦扯出这话题,我就发现自己讨论起来比讨论任何话题都兴奋。比如那天大地上在一篇文章里提到拉野屎,我和小禾就在回复里大谈这种经历,以至于大地上说:“我只不过提到了拉野屎,为何诸君特地放大呢?”于是我们噤了声,但意犹未尽,私下里又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了一番,还不过瘾,干脆豁出去专门写下来罢。

农村的茅房

农村的茅房多为露天的,用砖头或者糊砌简单的垒砌成一圈半一人高的墙(一圈半是因为既不用安门,还能保持隐秘性),里面挖个坑,就可以了。

这样的茅房优点是通风透气,蹲在里面时基本不会被臭气熏的眼睛睁不开,尤其春秋两季,小风拂面,阳光和煦,在里面蹲着可以说是一种享受。但冬天和夏天就受罪了些,顶着烈日或者光屁股在寒风里的滋味儿可不好受,还有下雨天,还得戴着草帽或者打伞,屁股都淋湿了。

一般每户人家都会把茅房建在自己家院子里,比较方便。也有嫌占地方,直接把茅房建在外面胡同边上的,虽然节约了地方,但也成了公用的茅房。关键是不安全,当你在里面蹲得正起兴时,忽然进来一陌生人,挺尴尬的。所以大家养成了一个习惯,上这种公共茅房,都会把解下来的腰带往墙上一搭,这样外面的人一看,就知道里面有人。

关于擦屁股

这个比较隐秘私人的问题,其实挺有意思的,因为隐秘,所以更加增添了它的神秘感,每当我崇拜一个人,我都会下意识的去想对方擦屁股时是什么样子呢?虽然有点龌龊,但这么一想,对方那高大的形象就会忽然缩小许多,于是就更加亲切了。

小时候我们直接都在院子里或者地头大便,也没有带手纸的习惯,拉完后,直接就近捡一东西,比如树叶,或者土块之类的东西来擦屁股,擦完顺手一扔,提起裤子就跑了,有时候晚上睡觉时,发现屁股缝里还夹着土屑或者树叶上沾的细草……

在家里茅房大便的条件就好多了,我家茅房里有个竹筐,里面全是我们几个写完的作业本,一边蹲坑一边细细的翻看自己写过的作文,或者数学习题,往日里觉得枯燥的东西,此时再看就别有一番感觉了,似乎人的脑子,在这样的时刻考虑问题,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灵活,细腻。难怪毛主席他老人家喜欢背着铁锹去野地里,挖个坑,边蹲坑边思考国家大事,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这个新中国,和拉野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扯远了,其实那作业本不见得就比树叶土块好用,以前作业本那种材质的纸,又滑又脆,擦的时候,一不小心打个滑,屎便抹了一屁股……为了避免打滑,通常会用点力气,来增加纸和屁股之间的摩擦力,但一使劲吧,纸破了,后果可想而知。于是我们想了个办法,就是把作业本那纸揉成一团,再打开,纸在经过揉捏后有很多褶皱,比开始柔软一些,用起来就方便多了。

偷窥

对于如何擦屁股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童年时期就开始好奇,我当年的一个小伙伴,在一次玩耍时,忽然神秘而自豪的对我们说,她三爸每次上完茅房不擦屁股,我们都表示不信,于是她决定带我们去偷窥。

她家的茅房是建在巷子边上,属于半公用的。我们在她家茅房附近埋伏了大半天,才终于等到她三爸去茅房,幸运的是正好那次是大便。我们忍着恶心,眼睁睁的在茅房墙头露着半个脑袋一直看到她三爸蹲完坑后,果断坚决而又随意的提起裤子,潇洒的扬长而去。然后我的那小伙伴得意洋洋的斜视着我们说:“怎么样?没骗你们吧?”

但我们这种龌龊的行为却没有停止,我们隔三岔五的就偷窥一把,直到有一次,我们偷窥到一个老奶奶蹲完坑,直接把屁股贴在茅房墙壁外面拐角处那里蹭几下,然后慢悠悠的提上裤子,拿起拐杖准备走时,我们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大笑声后,偷窥生涯从此结束。老奶奶拿着拐杖,边追我们边大骂:“你们这群坏怂娃,不学好,小流氓,我告诉你们家长去!”她骂完后并付诸于行动,我们都得到了彼此家长不同程度的教训。

后来随着科技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几乎每家都开始用现在的手纸,柔软而卫生,更加方便,但仍有老人坚持用以前的作业本或者报纸,他们觉得专门买手纸挺罪恶的,浪费。有一次我在外公家,看到80多岁的外公,从床铺底下用颤抖的手,摸出两张作业本的一角,然后慢慢的往茅房走,我妈说,家里有卫生纸,你干嘛还用那个,还那么小一角,怎么擦啊?我外公斜着眼,皱着眉,很不耐烦的瞪了我妈一眼,慢慢的说:“你管我呢……我能擦干净就行了,你管我什么纸,多小的纸?”然后继续慢慢的往茅房走去。

擦屁股这样的话题,虽然说隐秘低微到上不了台面,但从每个人对待擦屁股的事情上,完全能看到一个人的性格和处世之道。潇洒,豪放,淡定或者谨慎,细腻,严肃等等。所以如果当仔细研究起来,从古到今,便会有许许多多相关话题的有趣故事。

那天看寻秦记,看到香港特警项少龙被时空穿梭机送到战国时代的赵国,夜宿一居民家中,内急要上厕所,项少龙向老翁要“卫生纸”,老翁懵然不知何物,项说:“怎么擦屁股”?老翁从茅坑边拿起一块竹片说“这就是啊!请随便用”。不觉会意的一笑。

于是我又在网上搜索了一番,搜出了一些古代厕所里的事情,很有意思,一起贴出来吧。

古代人擦屁股的事情(转)

传说慈禧太后上厕所是很讲究的,皇族大便不能叫拉屎,也不能叫出恭,有个专业词汇叫“传官房”,“官房”就是专指皇族的马桶. 一旦太后有了便意, 就会给小安子个眼色, 小安子再吩咐几个宫女去分头准备:一个宫女去叫太监把马桶请进来, 太监不能用手拎, 只能放在脑袋顶上顶进来,一个宫女去拿铺垫,一个去拿手纸。太后官房是用檀香木做成的,外表雕成大壁虎的形状,壁虎的四条腿是官房的四条腿,壁虎的鼓肚就是放太后大便的地方;在鼓肚的底部先铺了一层厚厚的炒焦了的枣,太后的屎厥厥砸下去后,由于枣轻,屎厥厥翻个个儿, 就沉到底下了.因为焦枣很香,所以什么味儿都能盖住。太后的威严不能因为拉屎而受损失呀! 太后拉屎完毕, 就会再给小安子一个眼色, 小安子就会接过宫女递过来的撒了香水的上等擦屁股纸, 嘴里低声说一句太后吉祥, 慈禧就微抬屁股,小安子抓住时机, 连擦3下除去污垢, 然后再沾着水做清洗3次,最后喷上香水.太后起立,宫女给其整装. 威严的太后就出去处理朝庭大事了!

给太后擦屁股需要很高的技巧,擦的时间长了,手劲用重了,都是要掉脑袋的,更不要说擦不干净了, 那可是灭九族的大罪。但能给太后擦屁股,却也是无上的荣耀.。你想呀,太后当然把自己的屁股眼交给最信得过的人手里了!民间传说小安子为了得到给太后擦屁股的工作,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把皇宫里宫女的屁股都擦了3遍才练到太后舒心,放心的。和中国相比,外国皇族的屁股虽然擦的没有那么雍容华贵, 却也很有特点:

15世纪以前,英国王室的屁股是用新鲜的鲑鱼肉片擦的,但是不用佣人帮忙,是自己来擦的。据说鲑鱼有除臭和消痔的作用, 有痔疮的朋友不妨从超市买上2磅鲑鱼一试.

[源氏物语]中记载,日本皇族是用蝉的翅膀来擦屁股。由于蝉翅很硬,一般先把它们放到温水泡上三天,然后在使用。因为蝉翅是透明的,所以肛门有什么病变就会一目了然。这是这种擦屁股方法的好处。

最有意思的是中世纪末的法国,皇宫里擦屁股是用粗麻绳, 这绳子从豪华的厕所屋顶吊下来,正好垂在蹲位的旁边。拉完屎后,就把绳子从两腿中间穿过,前面一手拉,后面一手拽,象拉大锯一样,搓屁股眼!更妙的是,这根绳子是公用的,皇上用完了皇后用,皇后用完了宠臣用,都使那一根,常年不换。以体现君臣万众一心。

再贴小禾的一段关于厕所的文字:

我们有些人家,把厕所搭在菜园里,多用竹子编砌,屋顶也是竹子。它的好处是,篱笆的缝隙较大,便于通风,而不至于让茅厕恶臭难忍。茅厕四周都是菜园,菜蔬淡淡气味和泥土的味道会稀释臭味。让那种气味变得亲切熟悉的是年年岁岁的嗅觉积累。所以,现在一闻到它,便油然升起家园的熟悉感。

要是也有几分文中的雅致(指的是阴翳礼赞里的片段),不难找到共鸣之处,例如,夏日如厕时,蚊子,苍蝇的嗡嗡声烘托出来的静寂;下雨天淅淅沥沥的雨滴从竹子屋檐淌下,滴在泥土中,年深月久,留下一个个洞,溅起的水滴附在茅屋边的草叶上。那种环境上厕所,一般都比较惬意。在有明月的晚上,月光透过篱笆的缝隙照在茅坑的木板上,柔和的,凉凉的。又或者春天,百花开放,菜园里的蜜蜂忙着采撷花粉,静静地听,便能听到它们的声音,以及阳光灿烂,诸如此类,是现今城市里洁净的厕所所无法体会到的。

主题相关文章:

18 条评论

  1. nokia2100:

    看题目就知道是谁的手笔。

  2. 海里的泡沫:

    意思是你一看到茅房二字,就想到了我,是么……T_T

  3. dadishang:

    我道歉,不过我并没有阻止,谈论茅房是一项基本的权利。最近堵得慌,再没有比谈论茅房更让人舒畅的

  4. 小石:

    这个。。。我太喜欢这个海沫的这个文章了。。。

  5. 小石:

    拿田字格的作业纸擦屁股,是一件美好又痛苦的事情。。。。

  6. 小石:

    我还想问问:谁能写写记忆中的手纸(草纸)。除去茅房,手纸的用途还有很多呢!

  7. dadishang:

    你说是不是黄草纸? 据我知道的,很少有人家用,如海沫所写的,老一辈的农村人觉得拿专门的纸张擦屁股太浪费。
    黄草纸这种纸,有的会拿来擦屁股,现在大概已经没人用。给亡灵烧纸,还用黄草纸,有的地方还用黄草纸包裹沾油的食物。用课本作业本擦屁股,我也用过,按古人敬重字纸的观念,这已是冒犯字纸,字纸不用了要烧掉上天的。有个故事说文革期间有人在厕所里发现语录,竟当作反革命案件来办,这也是延续传统的字纸观念。用课本作业本擦屁股,也说明孩子们不把课本作业本当回事,就没有人拿自己的日记本擦屁股

  8. azure0414:

    我家地边上住着一家老两口儿,他家厕所常年累月堆着一堆大小均匀的土坷垃,那就是老两口儿的“手纸”了,所以平常除了下地收拾庄稼,顺便还要收点“手纸”回来。

  9. 海里的泡沫:

    你们说的草纸,是不是包月饼的那种?貌似那种挺宝贵的,记得有卖,用来包一些药啊,菜籽啊什么的,既然买的,肯定舍不得擦屁股。
    用报纸擦其实最理想了,有韧性,也厚,但不是每家都有,就算有,也大多用来当包东西的草纸用。
    谢谢大家捧场,我以为你们会恶心的直在心里骂我呢……哈哈

  10. nokia2100:

    海沫说的包月饼的那种草纸,让我想起九十年代之前供销社柜台上的太谷饼。话说用草纸、纸绳包装捆扎也是一门手艺,随之消逝的,还有那张三寸见方的印有暗色花纹的红纸。印刷漂亮的塑料袋和礼品盒,多的是成本和浪费,少的是亲切和环保,因为太谷饼长期以来是馈赠亲友的礼品。
    县中医院的牛皮纸药袋子,被我拆了包书皮,但薄、脆,不如挂历纸。水泥袋子里的牛皮纸,质量要好很多。
    外婆家的厕所里,有一段时间放着舅和姨们上学时的作业本以及用蓝色油墨和蜡纸刻印的卷子、讲义,七十年代末期的时光,被八十年代末期的屁股擦掉了。
    忽然想到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那个捏着鼻子奋不顾身跳下去的小孩儿。(好像歪溇了。)

  11. 小禾:

    把厕所写得真有情趣,好想找间茅房来回忆一下。

  12. 海燕:

    哈哈哈,乐死我了。

  13. 小凤:

    方格纸揉揉擦屁股,咱小时候也这么干来着,我发现以前对厕所里一切的忍耐都是无限强的,不管是冬天堆得高出地面的屎尿冰陀子,还是夏天臭味扑鼻的绿苍蝇,如今真不能想象,会那啥的

  14. 明仔:

    竹片,我小的时候用过竹片,那可是个技术活!

  15. 海里的泡沫:

    膜拜楼上……
    是不是弄不好会负伤啊?

  16. 池鱼:

    竹片、木棍,都可以,相声里说了“棍刮、棍刮…棍刮、棍刮…”
    小时候用过土坷垃,自然是拉野屎时才会有新鲜的土坷垃,现在想来还是觉得那东西最环保!最天然!

  17. 小凤:

    土坷垃会黏在屁屁上么

  18. dadishang:

    这个问题不让回答了。请好奇者自己去体验吧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