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消失”的穿青族

 一部由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拍摄的《贵州少数民族》的记录片中针对贵州的少数民族们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这群生活在缓刑中的人们,最终会尝到现实的滋味”。


    
前段时间,新浪微博上传出一则消息。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中穿青族人接到当地公安局的通知要求他们改掉自己的民族,然后从五十六个民族中任选一个。因为现在国家不承认了……看到这里,觉得事情荒诞而离奇,荒诞的是,从五十六个民族中任选一个,还说明给了穿青族人最后的机会,离奇的是,国家现在不承认了!作为一个大国,不是说你举办了多少盛会,搞了多少工程就能得到世人尊重,在你得到别人的尊重之前,务必尊重地球上所存在的族群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如果只有单一的文化,单一的信仰,并且这种单一是强制的,只能是这片土地上所有智能生物的悲哀。

一起来了解一下穿青族

穿青族是一个仅仅分布在贵州黔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人员集中,人数较少。由于只有一定的居住区域,发展较晚,而且没有特定的语言,所以不在我国56个民族中,在户口上则归类为“其它族”。主要分布在贵州省西部的毕节、安顺、六盘水市、黔西南、黔南五个地、州、市所属二十多个县,人数约六十七万人(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据说现在已经增加到了一百多万。

 据史志记载,穿青人的族称早期叫“土人”,又叫“里民子”,后期叫“穿青”。所以称为“土人”,是因为他们“居土日久”,是贵州的土著民族,这是以居住的历史状况来称呼的;所以称为“里民子”,是因为他们先民与早期“里人”(亦泛称“僚”(“僚”即为壮族、布依族和越南的岱侬族人的统称。是壮语、布依语RAEUZ(我们)的汉语译词))有关,这是就其历史源流来称呼的;所以称为“穿青”,是从“衣尚青”而得名,这是以其服色特点来称呼的。这几种称呼先是他称,进而“穿青”一名被穿青人接受了,成了他们的自称。这个名称最早见于乾隆《威宁州志》,继后是光绪《平选州续志)和民国《大定县志》、《镇宁县志》、《平坝县志》。《平远州续志)和《大定县志》是在记述同治初年农民起义时提到的,《镇宁县志》则把“穿青”作为该县的第四种民族载入史册。此外,清康熙三年吴三桂平水西之后流传于民间的木刻唱本《水西传》也记有“穿青”,把他与水西境内的彝、苗、仡佬、龙、蔡、羿、白、仲家等八个民族并列,统称“九种夷蛮”。由此可知“穿青”这个名称,至迟在清初就有了。

继续阅读 穿青族 http://baike.baidu.com/view/77553.htm

直到今天,我们还没有看到关于穿青族人去留问题的官方答案,但是我认为,穿青族作为接近一百万人口的族群,不论民族外在特征是否存在(汉族的民族外在特征显然早就消失了),都不能作为抹掉这个民族的理由。族群的认可应该是由民族的相互认同和族群内的自我认可决定的。

最后分享几则历史,清朝末年,苗族人最后一次争取民族自主权失败后,部分人迁徙到了今天的越南缅甸泰国一带。民国时期,居住在贵州黔南、黔西南一带的布依族人以为无法忍受当时的民族压迫和战乱,迁徙到了今天的越南一带。文革时期、居住在贵州的苗族人以为无法接受自己的传统文化被强制破坏,其中七万人迁徙到今天的泰国北部,文革结束以后,政府要求他们回来,他们提出的的条件是依然保持自己的传统以及信仰。

此文不代表青马立场

原文点击此处http://edward.xiang.blog.163.com/blog/static/313729112010102111301476/

主题相关文章:

10 条评论

  1. daidishang:

    这篇文章没有回复,显然大家对这个话题更谨慎。请谨慎

  2. Q:

    其实民族划分,从管理效果上看,挺蠢的。这族那族,其差别,在自己看是天大,在外人看是芝麻大。好的框架,也许就像google earth,想看地球有地球,想看家有家。

  3. loop:

    别搞的自己就是正义一样……我认识就有穿青族,但是他本来是汉族,只是因为少数民族有优待就改成穿青族,穿青族本来就是汉族,也没多少人。

  4. dadishang:

    关注本话题的网友,请参考浏览这个博客上的研究文章: http://chuanqingren.spaces.live.com/
    一两句话不可以定论

  5. skyline:

    我不喜欢民族的划分,太讨厌这种界限。

  6. 华胥梦游:

    天朝的民族政策,横纵相比,皆已是柔之又柔
    历史和地缘导致的发展问题,换了谁又能立竿见影?至于所面临的其他种种问题,大家都在承受,又岂是民族问题

    与黔东南的(个革)家类似,穿青应该一直也只是身份未决,并不存在已经承认又转而剥夺,如果是这样,文章中的说法就有些夸大其辞了

    所谓自我认同、特性保持、文化传承,与民族身份的政策认可并无直接关系。一族之内再分差异鲜明的群体,也不少见。争来争去还是个利益问题

    另外,借美国之口说事,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美加澳新自己的土著烂账还处理不完。引火于第三世界,不过是惯用伎俩。当然也有成功的时候,上当的自是一团乱麻

  7. nokia2100:

    所谓自我认同、特性保持、文化传承,与民族身份的政策认可并无直接关系。一族之内再分差异鲜明的群体,也不少见。
    ——前些天见海燕提到了族群和民族的概念区分。我理解大致离不开身份认同及其自觉意识吧。

  8. dadishang:

    身份认同和自觉意识。
    在历史的不同时期,可能是变化的。
    虽然不怎么赞同王明珂的“历史心性”一说,但这个说法提供了一种视角,身份认同在不同历史阶段有时是一种策略。

  9. 池鱼:

    说心里话,图片(尤其是人)还真好看,原谅俺的无知,以前从来不知道“穿青”这个族。
    粗略看起来,那衣服像蒙古族的。

  10. 穿青关注者:

    中国的多民族共存,好比西方某些国家的“多党合作”一样!
    难道明国时期到蒋介石的独裁统治“三民族主义之中的大汉族注意“葬送国民党的大陆江山,所以后来逃跑到台湾后头脑被打清醒了搞了多党制才延续至今。
    因此,中国要走符合中国国情的道路“多民族合作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