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教书青年林冬的录音日记

民歌笔记第二十五期

1:12 古德寺
9:56 圣诞节和城_管大叔
12:36 新年快乐
16:12 江汉路老人打牌
21:38 徐东广场
23:25 中南广场
25:53 光谷天桥的卖艺老人
31:13 塔罗牌
35:08 维西四十朵花花小学:学生“念经”
39:40 维西四十朵花花小学:老师唱生日快乐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小时候,语文老师们总鼓励我们去写日记,记录下今天发生的故事,记录我们对明天的期待。后来我们长大了,我们都习惯了用键盘敲字,于是我们开始把自己的生活存在电脑文档里,存在blog里,和朋友们去分享。再后来,我们开始有机会将这样的故事拍下来,成为一小段电影、一张照片。这些记录方式都让我们仿佛成为了和自己说话的人,提醒着我们成长的脚步。

可能有一种记录方式并没有特别地被大家使用,那就是用录音。想想,到底有多少人愿意时时刻刻都带个麦克风、带个录音笔去过日子呢?但是,录音日记带来的感动绝对不亚于照片和文字。当你能听到你出生时的啼哭声、你3岁学会的第一首儿歌、你中学时候上舞台表演的现场录音的时候,你感受到的是录音特有的呲呲声附载着一种人生的温暖。它不完全属于你,还属于你的家庭和爱你的人们。


(云南省维西县四保村的四十朵花花小学的学生)

我在云南省维西县的四十朵花花小学里遇到过一个坚持用录音做日记的朋友,叫林冬,是这个山村小学校的一位支教青年。从林冬在武汉上大学开始,他就把他感兴趣的声音录了下来,这些声音包括了街头人们的支言碎语、寺庙中的钟声和唱经、公交车上的推销、以及外地人的问路。来到了维西后,林冬仍然坚持这个习惯,除了自己录声音,他还把录音笔教给山村的孩子们去录下他们的生活。

后来,林冬把他的声音日记都分享给了我,从这些录音和他的讲解里,我们听到的是环绕在一个教书青年周围的声音世界。林冬告诉我:“我经常会听这些录音,它们让我想起武汉”。

“武汉是个变化特别大的城市,有些声音可能以后就没了,有的声音,可能一直会有。”


(林冬和学生在他的宿舍)

在林冬的小学校里,每天,孩子们就被要求去“读经”,严格按照标准去发音、朗诵。但是,林冬也发现了这些少数民族的孩子们另外一种读书的方式,就是按照他们方言所习惯的韵脚去朗读。林冬对此并没有特别地强制孩子们朗读的方式,他告诉我:“他们任何东西[任何朗诵的方式],挺好的嘛,那种韵律感。”

林冬的摄影
经过林冬的同意,我把他的摄影作品也展示一下。其中的黑白相片是林冬拍摄的汉剧系列。和他做录音一样,林冬用的是最最简单的器材。让我惊奇于他的摄影水平时,我发现他使用的居然只是一个老型号的傻瓜胶片相机。


(中南广场)


(江汉路)


(江汉路老人打牌)


(汉剧)


(汉剧)


(汉剧)


(汉剧)


(汉剧)


(汉剧)


(汉剧)


(汉剧)


(汉剧)


(汉剧)


(汉剧)


(汉剧)

鸣谢:林冬和泥巴姑娘、四十朵花花小学的老师们

四十朵花花小学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huahua40/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这期最喜欢,感谢小石。
    声音记录确实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记得有一天我翻手机,无意翻出四年前录的一小段声音,开始是我妈发出的奇怪的声音,接着是半岁的小葵咯咯咯的笑声,这两种声音不停的重复,一唱一和的,似乎这就是人类最早的交流方式?
    这种声音永远不会有了,因为小葵已经长大,不会再发出那稚嫩的憨憨的笑声。如果不是录了这段声音,我早已忘记那笑声了。

  2. 小石:

    海沫,好好保存那些录音噢!

  3. 阿扎:

    诵经那段,忆起一个片段:
    年初弟弟回家,去了老家小前村的妈祖庙和雷公山的听天寺。
    在大雄宝殿,除了几道穿过镂雕的木窗躺在青石地板上的静阳与几缕如浮动的暗香般的佛音,红烛之光檀香之烟佛像之色都沉淀在肃穆里——庙里就仨人:俯趴在地的胡女士、合掌的弟弟与拎着水把着衣包的我。瞬间,泪珠在摇曳的青灯与枯萎的苍颜的臆想中茁壮丰满。

  4. 某人:

    主持人··能不能把这期节目音频发给我一份啊?不甚感激啊~~

  5. 布依崽儿:

    有那么多有趣的声音都在我们身边被我们忽视了!!!!

    这哥们的声音好像我寝室那个彝族小伙的声音啊!带有云南口音的普通话很有爱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