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位母亲都是艺术家

首先恭喜锦瑟,得了一个虎妞

上次跟锦瑟见面还是去年腊八参加一场单弦票友活动。晚了为了赶车,锦瑟开着车把我送到四惠。我就下车了,没有指路,她依赖的导航仪,半夜带着她在五环兜了半圈。其实那个时候大概已经 mama in car 了。真抱歉。正月里,看到锦瑟博客里贴了一幅年画,一只大虎领着一只小虎,旁注“嘿嘿”,众人猜测这是虎年里虎妈要诞小虎,才知道她有了大喜。于是此后几次聚会没有劳动她出虎山。

这只母老虎,哈哈,在虎山里可没闲着,拈针拿线,绣起花来,给孕中的宝贝做起来小被子小褂子,陆续展示在博客里,从第一床小被褥笨拙的针脚,到“实用款多袋妈咪包”,看标题就知道技艺猛进,要睁大眼相看了。大家请来翻看吧。身孕十月,孕中的宝宝,让她升级成为妈妈,同时也掌握了“母亲的艺术”,给自己的孩子亲手缝制衣服。噫嘻。要感叹了。这一根针一根线,缝起的可是“慈母手中线”。如果全世界的妈妈,都不再能拿起针线,游子们念哪一句诗想念妈妈?

这句:“爸爸准备了一桌好饭,妈妈准备了一堆唠叨”,回家看看看看。也对,我还想念我爹做的豆腐干呢。

不过,我今年冬天能穿上“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了,俺娘要给俺做一件棉袄。老棉袄,也只有我肯穿。有年春节回家特别冷,找来母亲的一件棉夹袄,她自己做来平时穿的,黑色布面,我也可以套在里面穿,小点儿贴身暖和,一穿就没有脱下,一直穿回到北京。成了我最珍贵的一件衣服。有个无赖趁我不注意穿在身上要赖走,我都没给。

于是今年老早,母亲就惦记给我做一件新棉袄。我爹、我弟弟他们都不肯穿土衣裳,估计母亲手上也觉得若有所失,这次有机会了,还有个儿子要穿棉袄。打电话讨论了好几次,说做个什么面儿,到集上扯去,像电视上那样的行不,唐装啊,别,黑色的粗棉布就好,我的儿哎,现在没有卖这样的布,那就像你那件夹袄就行,细黑布,穿在里面也不怕磨。

这几天快做好了,找个周末回家拿。

主题相关文章:

10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恭喜锦瑟。
    站到了我这个行列。

  2. nokia2100:

    天蝎座虎妞的小酒窝~~
    今年三个表妹先后顺利生产,我一下子多了三个小外甥。
    参加工作头一年,母亲赶在我出关前用新棉花做了一床被子,表面上是薄夏被,这么多年下来,实际上冬天盖着也不怎么冷,顶多在加层毯子。

  3. dadishang:

    我有床大厚被子。
    最近三个月又有两个哥们当爹了,连聚会的时间都没有,借口都是家里有孩子。看着他们孩子的照片也高兴,跟他们的爹是好朋友,自然跟他们也是好朋友,于是等于多了一些小朋友

  4. 鼠曲草:

    如果你再牵个毛驴,那场面一定很和谐

  5. dadishang:

    啧,美

  6. 海里的泡沫:

    毛驴上再坐个媳妇儿,穿大红棉袄,头上别个红花儿。

  7. dadishang:

    这,我没有带红花,明显是给别人送媳妇去的

  8. julius:

    恭喜恭喜啊。。

  9. jinse:

    :)
    俺第一床小被褥的针脚真的很笨拙吗。。。

  10. dadishang:

    用词欠妥,针法不熟练吧,静好妈妈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