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窝头


晚饭前,隔壁奶奶敲门,送来两个热呼呼的枣窝头,老太太用嫩嫩的奶声奶气的声音说:你爱吃的,刚出锅。

人挺奇怪的,幼年时期,声音就是嫩嫩的奶声奶气的,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变粗,然后再慢慢变得尖细,然后到了老年,又变得嫩嫩的奶声奶气,似乎回归了一样。

这奶奶快90了。

六年前我第一次吃了她家窝头之后,就喜欢上了,后来我上她家去学习,当时窝头已经出锅,只能看成品,老太太拿着出锅的窝头,用奶声奶气的声音解说了老半天制作方法,我回去一试,失败了。

于是她隔三岔五就送来两个窝头,我才可以解解馋。

她蒸的窝头颜色比较深,不像是纯粹的玉米面蒸出来的,而且吃起来有点黏软,不像普通玉米面窝头那么硬而粗糙并且松散。让我想起小时候隔壁二奶奶蒸的柿子面窝头。

二奶奶蒸的柿子面窝头,形状是圆柱体,颜色接近暗红色,可能因为面的黏软,出锅后有点不规则,比如这里一个手印,那里一个挤压的坑,不知道我天生就喜欢这种形状,所以才喜欢上吃柿子饼呢,还是因为这柿子饼好吃,我才喜欢上这种形状,反正已经记不清了。我就记得二奶奶跪在炕上,伸手从墙上一个木头柜子里摸索,然后拿出两团黑呼呼的东西,然后跪着爬过来递给我说:柿馍,甜着呢。

我捧着两个柿馍,坐在门墩上,一点一点的掰着吃,真的很甜,却一点儿也不腻,柿子的香甜夹杂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多年以后,我一个同学告诉我那是老奶奶的味道,他说他特别喜欢很老的老太太用裂着口子粗糙并且略显得脏兮兮的手做的食物,吃的时候就会有一种用语言无法表达的味道,很让人上瘾)。

我坐在门墩上,以最慢的速度吃着那两块柿子饼,但柿子饼却以很快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小,我吃完最后一口,舔了舔手上的渣,并使劲的用舌头咂吧着粘在牙上残留的柿子饼,心想,她要是我亲奶奶就好了,我可以厚着脸皮天天缠着她做柿子饼。

忍不住我想插播一个不太适合的片段。

这个会做好吃的柿子饼的二奶奶,在80多岁临去世时神智不清卧病在床,无人照顾,据说她每天坐在窗台前把自己拉的大便用手搓成一个个圆球状,在窗台上整齐的摆着,说是搓元宵…….然后焦急的看着窗外,似乎等大家回来吃。

听到别人对我说这情节时,我就忽然想起二奶奶跪在炕上,伸手给我拿柿子饼的样子。然后就觉得鼻子一酸,忍不住红了眼眶。

隔壁奶奶的窝头和二奶奶的柿子饼不可同日而语,但它们给我的感觉是相似的,就是老奶奶的味道,就好像我妈蒸的包子,我再用心再有天赋也永远做不出她那味道一样。

也许每种食物,在制作的人用心制作它的时候,已经将自己那种独一无二的感情也同时融入到了食物之中,这是别人永远无法替代的吧。

主题相关文章:

12 条评论

  1. nokia2100:

    窝窝头的颜色很正,再加上星星点点的枣馅儿。
    我妈一般把窝窝面和白面掺在一起,成品效果“不像普通玉米面窝头那么硬而粗糙并且松散”;另外,除了图片中这样的土丘形,还有扁平型。趁热吃是一种香气,晾干了切成薄片,在炉边焙得外焦里嫩,是另一种香气。
    十多年前以九十多岁辞世的族里的二娘娘也是奶声奶气,最后几年和儿媳(我的二大娘)相依为命,躺在炕上,连自家人也认不清了。
    忽然想哭……

  2. dadishang:

    柿子面,听俺娘说起过,那是用柿子的叶梗晒干的磨的面,58年没粮食,吃这个。蒸的馍像面包似的蓬松而甜。你说的是这样不

  3. nokia2100:

    同问海沫。
    窝窝头要是不掺点儿红糖或者红枣,吃不惯的人很难下咽。
    听父母说起他们饿肚子的那几年,把玉茭疙塌(玉米棒子中芯,种菜记提到的墁阳畦用的糠醛的原材料)磨碎了,和面吃,没有甚营养,拉出来的也是红色,不是高粱面(红面)的那种红。

  4. 妞妞兰花指呢:

    没有见过爷爷奶奶姥爷,只跟姥姥同住过一个月的我,眼眶湿了之后,表示这辈子无缘消受老人带来的温暖

  5. wpp:

    我是南方人,不懂这些窝头是怎样的,也体会不到那味道,可是,我却在读出了文章里面的亲情!!

  6. zz:

    怪不得吃我婆婆做的菜虽然好吃但是一点没有亲切的味道。光用吃的都能吃出那种“我就为我儿子好,你就顺带吃两口”那种味道了。

  7. 海里的泡沫:

    挖哈哈哈哈,楼上太好玩了。

  8. 巧克力的幸福:

    楼上的确实好玩,看来跟婆婆关系处的不咋样啊,哈哈

  9. 阿虚:

    上次我们去山里茶厂实习 饭堂阿姨做的红枣发糕 也好好吃
    我们临走时她还做了整整一大塑料袋的 给我们车上吃

  10. 池鱼:

    我想我的奶奶了!……

  11. 郓州草莽:

    小时候 把俺姥娘喂鸡的黄窝窝 都给偷吃了 香 哈哈

  12. 海里的泡沫:

    嗯,我同学把家里喂马的软谷做的窝头带到学校,我们得讨好他才能吃到,现在都怀念那味道。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