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谷的娃娃

  与白鹿原相比,太谷话里“娃”的使用也较普遍。不管是自家的(en3)娃还是别家的(nie1)娃,单用一个字的时候,前者带着亲昵(en3娃亲、en3娃蛋,老人哄小孩),后者带着责备。娃娃、小(hou1)娃娃,用于婴幼儿。“恩怜娃儿”指养育儿女。再大些,喊男孩“小子”,喊女孩“妮(nie3)子”,也有像大地上的鲁西南那样,喊男孩“小(xue3)儿”(锁儿)、小小,喊女孩“妮儿(nier3)”。
  小(hou1)鬼,既可以用于长辈对小辈的称呼,或者表示关怀,或者表示居高临下的权威,也可以用于平辈之间的蔑视。延伸出来,小(hou1)鬼家来地,从长辈的口中说出常带着不信任。(词尾缀着“家来地”的,还有男人家来地、女人家来地、小子家来地、女子家来地,比在性别称谓后单缀一个家字,语气中更多的是瞧不起,或者在吵架过程中试图从气势上压倒对方。)
  大人名字(当然是小名)中带着“娃”的,有男有女。族中二姑贞昌家三个女儿,分别喊妮(nie3)子、二娃、三娃,我分别喊她们姐姐、二姐、三姐。邻居李家(某家族,某门宗)二娃、三娃、四娃,是我的爷爷辈,我得喊二娃爷爷、三娃爷爷、四娃爷爷,其中四娃爷爷虽然比父亲岁数大不了多少,但辈分高,管村里吃水井的钥匙,中午开泵放水。
  大鬼、二鬼、三鬼……,缀在排行后的鬼字,似仅用于男性,即便是外人喊来,也带着些亲切。延伸出去,村里有大愣鬼(姓李)、小愣鬼(姓范,邻居)、吴(ou欧)愣儿、孟愣儿,都是精明强干的男人,不知道他们的爹妈当初怎么给起了个这样的小名。当然,愣鬼等于笨蛋,出自父母、亲友、外人或者对象,意味大相径庭。
  刚头、铁头、亮头、强头,还有大头,和名字中的形容词搭配的“头”字,龙儿、虎儿、马儿、牛儿,和名字中的动物名词搭配的“儿”字,感觉和南方的“仔”功能类似。平辈之间、长辈对晚辈,都能用,平辈之间“头”“儿”的人称词缀,大概等于古人说的“君”吧,不过,“君”字带着客气,或者尊敬,或者冷漠。铁柱、拴(fan1)柱、柱子、柱儿,包含对男人的期望?如果说狗笑(?)、狗mi 1lian3(脸),可能和生肖有关,那么蛋儿呢?
  好像一直在说小名。家谱上,爷爷是世字辈,父亲是昌字辈,我们是继字辈,爷爷的父亲(我的老爷)是天字辈,爷爷的爷爷(我的老老爷)是国字辈(或者杰字辈,再往上我记不清了)。母亲她们姐妹名字都带丽字,但仅用于学名,实际喊的名字大多带着弟(娣)儿字,因为外公就我舅舅一个儿子,舅舅上边三个姐姐,下边三个妹妹,拉娣、改娣、引娣、改变、变卿,意思够直白吧。
  女孩的小名,叠字见得多,红红、瑞瑞、芝芝、婷婷、敏敏、慧慧、艳艳、俊俊,不过男孩也用叠字,亮亮、强强、杰杰、军军。
  太谷秧歌里的娃,不知道,只记得女子自称奴家、妾,与晋剧(梆子戏)保持一致。
  谁还会记得你的小名呢?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鼠曲草:

    你小名叫什么?

  2. nokia2100:

    排行加名字的最后一个字。

  3. xiaoma:

    额认得一坏祁县人,她爷爷是太古家。
    她发奏是太古刚换娃娃了,祁县不泽底发。

  4. nokia2100:

    @xiaoma
    我的三姨和小姨就嫁在祁县和太谷交界的东观镇白圭村,祁县家怎么唤小孩儿我也知道的,小子、囝儿、囡儿,读音是nou3er 吧。另外太谷邻近祁县的白城村,他们的口音基本和祁县一样了,周边的几个村子都还是太谷中部的口音。太谷和榆次交界的范村那边又是另一种口音。反正一县之内口音各异,也代表了山西方言的复杂。

  5. nokia2100:

    @xiaoma
    你说的太谷话我还是给大致翻译一下吧。
    『我认识一个祁县人,她爷爷是太谷人。她说就是太谷才说娃娃了,祁县不这么说。』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