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的娃娃

关中人喜欢把孩子叫作娃。老人们说孩子再大在他们眼里也是孩子,落下地来,就永远是他们怀里裹的娃娃,长大了,长老了,父母看来还是一个小人儿。有人衣锦还乡,村里长辈看见,说:这是西头某家的娃。“娃你回来了?”南方叫“仔”。我们鲁西南对男孩叫“小”,闺女叫“妮儿”。

娃这个字,原本只有娇娃最配用这个字,貌美的年轻女性才是娃。娃,仔,崽,羔,犊,小,各地用法不同,都是小不点的意思。我前不久才看了小说《白鹿原》,特别留意到关中人对“娃”的用法。

黑娃
白鹿原的主要人物之一。
对乡党而言,知道黑娃比知道鹿兆谦的要多,黑娃可能得名于他皮肤黑、顽劣。

我们村也有个黑娃,以我们的方言,他的外号叫作“黑二羔”,黑皮肤,排行第二,羔,意思取自羊羔。现实中我这样提他的外号,那是不敬,按辈份,他是我的一位同宗二爷,尽管年龄比我小。他的皮肤特别黑,擅长运动项目,游泳、爬树、跑步,没有人能比过他。有点像非洲人。可惜他父母不懂得体育成绩好也可以考学有出息,小学校也没有体育教师,特长埋没。不过他后来学了一门木匠手艺,性格也由顽劣变成憨厚稳重,手艺好,是个受人尊重的木匠师傅。

与黑娃的家庭背景类似,家庭较穷困,大家户的孩子,没人敢给取外号,要叫学名。外号一般不当面叫,除非两人打架相骂。黑娃上学时才得了一个学名,后来当了长官,又尊师重道,这样的身份,按那时的习惯,名称后还要有个字。

普通人家的女娃,以前也没有名字。儿时叫作某家的闺女,出闺叫作谁家的媳妇,谁家孩子的娘,老了是谁家孩子的奶奶,死了牌位写上某某氏。出了名的美女,古代有齐姬、蔡姬、虞姬,好像现在的香港小姐、美国小姐。

白鹿原的小娥,这样身世的女性,现实中可能没有名字,由于她是小说主要人物,作者给她起了名字,娥,与娃一个意思,娇娥,而有妖艳色彩,符合小说人物形象。

由黑娃延展出话题,开头不免罗嗦一些。

咱娃
【鹿惠氏在他胸前仰着脸沽沽嚷嚷说:”你咋能狠心下手……杀咱娃的……媳妇……”】
咱娃,夫妻二人之间说“咱娃”,指二人的“爱情结晶”,但是比爱情结晶一说,更能体现夫妻、子女其中的人之情。尤其鹿惠氏此时说的“咱娃”,酸甜苦辣。

铁狗娃
指手枪。有的地方叫作“铁盒子”。铁狗娃一说,不知手枪与狗娃之间,在关中人看来有什么联系。

关中冷娃
百度百科有一个词条:陕西冷娃。流传这样一句话,“南方才子北方将,陕西冷娃排两行”。陕西有冷娃,冷娃出关中。咸阳人吴宓把“冷娃”的性格概况为:生、冷、蹭、倔。今天的说法叫作“酷”。黑娃这个名字,可能跟他也是一个冷娃有关。白鹿原里上街游行的学生是冷娃,杨虎城是冷娃,中条山绝壁上有八百冷娃。这位非要在交警队门口驶过,开“摩的”的大爷,肯定也是关中冷娃。

俺娃
长辈叫子辈、孙辈。俺,可以指我,也可以指“俺们”。夫妻之间说咱娃,是两个人的娃娃,家里其他长辈说俺娃,是俺们家的娃。
白赵氏对小孙子孝文说:“马驹俺娃好好睡,婆给你挡狼。”
白赵氏夸奖刚进门的孙媳妇:”俺娃磕头的样式好看得很。” 把这个新进门的外姓女娃认在膝下。

老汉抽出菜刀,对前来动员儿子革命的干部说:“你再甭拉扯俺娃,俺娃闹腾不起喀。”父母叫自己的孩子俺娃,是在护着自己的孩子。有父母看见自己的孩子受欺负,表现的特别袒护,鲁西南把这种情况叫做“护犊子”,就像老牛护着小牛犊。

鹿子林对儿媳妇说:”俺娃你……孝顺得很……”,公爹对儿媳妇称俺娃就不像话了。

女子娃
娃,原本只有女子才能称娃。后来娃就不分了男女。
兔娃冷不丁问:“你跟女子娃钻一个被窝害羞不害羞?”
显然女子娃是另一队娃娃,中间有男女大防。

兔娃
传统社会流行给孩子取一个贱名,不像现在从小就要给孩子一个好听又有好兆头的名字。黑娃的弟弟,小时候叫兔娃,他的小伙伴孝义,小名是“马驹”,兔娃和马驹,多有动画片色彩。长大后,兔娃还是兔娃,马驹变成孝义。兔娃这个人,像他的名字,是个温顺的人,虽然也有急躁的时候。

兔娃娃 娃娃家
孝义被问到是不是跟女子娃钻一个被窝,红了脸,说:”兔娃娃,娃娃家不该问的话不许问。没得一点礼行!”
提醒兔娃,不要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娃娃,做娃娃要有做娃娃的样子。

他们的哥哥在娃娃家的时候,更没有娃娃家的样子,三个小朋友,逃学去看马驴配种,“孝文你自个说实话,硬不硬?”孝文哇地一声哭了:“硬得好难受!”
那天真懵懂的娃娃家时代!

大地方娃娃
这个娃娃是一个年青人。在大地方长大的。

咱们族里一个娃娃死了
在鹿兆海的葬礼上,老族长对族人说:“咱们族里一个娃娃死了!”
与上一条一样,这个娃娃也是年青人。他村里的后生,族里的娃娃,宗族共同的血脉。
一家人说话,却用一个音,咱娃、俺娃。

白鹿原之外的猪娃
猪娃,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词,还是作家赵赵在一个论坛的昵称。在白鹿原这书里没有看到猪娃,好像山西人习惯把小猪叫作猪娃,搜索了一下,比如一篇资讯说小猪的行情,写成:“7月17日四川小猪仔价格咨询 山西近日猪娃行情动态”。

海沫回复:“不是的。。。。。我们那边说的猪娃,猫娃等,不是专指崽子,而是老猪小猪中年猪等都这么叫的。 看到猪的形状,一律叫猪娃,别的也是,比如猫娃狗娃鸡娃(小鸡鸡也叫鸡娃,这个是专指小孩子的小鸡鸡)

猫娃
有的地方也把小猫仔称作猫娃。在海沫的博客看到过她把江米条叫做“猫娃屎”,还有“猪娃屎”,她这个山西娃就是习惯把小动物叫做猫娃、猪娃、狗娃的。在鲁西南,猫娃,可不是猫仔,而是半大孩子,是对孩子最亲昵的叫法,只是前面要加一个大字,不是小猫娃,“大猫娃”。
七八岁的孩子,个儿已经长高了,还喜欢黏在母亲怀里,或早晨赖床非要等母亲来抱,如母亲心情好,会嗔怪一句“我的大猫娃,你咋还没长大”,如果心情不好,就等不到这句“大猫娃”了,哗一下揭开被子“快起!”

《白鹿原》是本厚书,关中人的“娃”,这一方言习惯,在这本厚书里,是一团团冬天张口说话哈出的雾气。还有“桃木棒槌、罐罐馍、“青果牌”全叶卷雪茄烟”,等等许多关中的民俗物件,摊摆在白鹿原上,横七竖八,红红绿绿。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你娃,我娃,咱娃,贼娃(亲昵的骂孩子)或者贼羔或者贼女。还有怂娃。猪娃鸡娃狗娃猫娃。。。。。
    好多娃啊。。。。。

  2. sansan:

    说起叫娃的先想到库娃莎娃。。。

  3. 小石:

    期待星期一的时候大地能将积累下来的垃圾留言赶紧清除掉,看着烦。

  4. nokia2100:

    多年前买的那本《白鹿原》可能锁在办公室的铁皮柜里了。
    在网上看过北京人艺排演的话剧,其中有来自关中华阴老腔的表演,有段唱腔开头就是“娃娃一片片,都在原(塬)上转”,印象深远。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