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小禾去喝豆汁儿

我失业了,所以有幸能陪小禾逛一天。

我特不爱陪人逛,所以小禾也很荣幸。

北京的这个季节,本来应该是秋高气爽,阳光和煦,但自打小禾来了后,老天就一直阴着个脸,嗷嗷的冷,也不知道为什么。

今儿也一样,特冷。

中午到小禾住处,吃到了传说中的,各位仰慕已久的小禾做的菜。他也吃到了传说中的各位也仰慕已久的三姐做的菜(因为条件限制,我就没拿出我蒸花卷烙饼等绝技。)

午饭内容:

炒红薯(小禾做的),拌莴笋(我做的),蘑菇汤(小禾做的),辣椒酱(超市买的),花卷(不是我蒸的,也是超市买的)

我本来想很官方的夸奖一下小禾做的菜,但他特地嘱咐我,在评价他的菜上,一定要写实话(我觉得他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明明觉得菜好吃却故意说不好吃)。

那我只好不客气的说实话了,我觉得他做的菜还行吧…….虽然和想象的有点差距,不是特别震撼,但却挺好吃,有自己的特色(我觉得也有可能红薯本身长得好吃吧)。

然后他对我的菜也做了评价,评价的具体内容,和我评价他的差不多,我觉得他可能是在报复我,所以不够客观。

总之,最后所有的菜都被我们俩吃光了,所以,好吃不好吃就不用再去追究。

潘家园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去了潘家园。

潘家园今天很冷清,逛的人很少,摆摊的人或站或蹲在阴冷的场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招呼着寥寥无几的人们。我们看了会儿旧书,又看了会儿那些杂七杂八的旧货,在寒冷的空气中,看着这些古老的东西,用袖子擦着不停流下来的清鼻涕,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

转了几圈后,小禾说,没意思,没啥看的,我们去喝豆汁吧。

小禾理发

在去豆汁店的途中,我们路过一理发店,小禾执意要去理个发,态度很坚决,我还暗自琢磨呢,难道大地上对他说喝豆汁前必须去理个发才比较正宗?他说,刚才在潘家园地摊上拿起一面古镜照了一下,忽然发现自己的样子很落魄,所以决定必须去理个发。

我这才想起,刚才他是在一个摊子上拿起一面镜子在照,我还说那镜子很像红楼梦里的风月宝鉴……

豆汁儿

说实话,对于豆汁儿,我不太感兴趣,以前尝过一口,它酸臭的味道便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印象里,后来豆仔他们一提这个,我就很不屑,觉得他们很变态,怎么喜欢这种味道。

我说小禾你怎么会对豆汁儿感兴趣?他说大地上推荐的。

于是我们就去寻找大地上推荐的龙潭湖公园门口的那家豆汁店。找这个店还不是那么容易,主要小禾对北京不熟,我又是路痴。

一路上小禾一直在用他的GPS,我觉得那个太费劲,我更喜欢去问路人。

他说:用GPS很方便,什么都可以查到,不用求人,你不爱用是因为你不会用。

我说:我喜欢互动,问别人路,然后猜测他给我指路时的心理,也满足了他们帮助别人的那种快乐,而你的GPS,是没有感情和生命的。

最后终于找到了那家豆汁店,店面不大,也很简陋。小禾要了碗豆汁,两个焦圈,三份咸菜。我要了个烧饼夹牛肉,两块豌豆黄。我们坐在那里吃的时候,便有食客陆陆续续的进来,越来越多。

他们和我们俩的状态完全不同,他们进来的姿态,完全是像去自己家一样,快速而熟练的直接点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我们俩,光点东西就站在窗口那纠结了半天,特老土),然后像在自己家一样选一个自己中意的位置,滋润的吃喝起来。

一般电视里表现一个人吃东西很陶醉的样子,是那种眯着眼,仰着脸,笑咪咪的样子,但我觉得那是完全错误的。

我看过小葵刚出生吃奶时那陶醉投入的样子,两眼发呆,目光没有一个固定的落点,然后大口大口的吃。我觉得这才是真正陶醉的样子。

这些食客现在就那样,一手舀一勺豆汁,悬在那里不动,目光痴呆的看着前面某个地方,嘴巴忙碌的嚼着,嚼一会儿咽下,然后把豆汁迫不及待的送进嘴里,然后再舀一勺,悬那里等着……如此循环,最后干脆把勺子一扔,直接端起碗,仰起脖子,把豆汁倒了进去,倒完后,他并不立刻把碗放下,而是继续仰着头,让碗在嘴巴上方停留一会儿,貌似是让残留的豆汁儿尽数进入嘴里。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喝粥,开始喝的时候并不觉得好喝,但喝到最后,总有意犹未尽的意思,甚至用舌头把碗舔得干干净净,又好像吃苹果,开始吃的时候,并不想吃,但吃到核的部位,越发的觉得好吃,直到最后把核扔进嘴里全嚼了。

他们喝豆汁的气氛感染力是相当强烈的,我终于忍不住用勺子在小禾碗里舀了几勺来尝,那种酸臭的味道似乎没那么浓烈了,再喝一口,居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人是不是对臭味有天生的喜爱?明明那味道不美好,却渐渐让人上瘾?

我问小禾,你觉得豆汁味道如何?

他说,开始并不觉得多么强烈的想喝豆汁,纯粹是为了不辜负大地上他们推荐才来尝一下的,但喝了才发现豆汁的味道挺有个性的,感觉口感特别像猪吃的泔水的味道,但却回味无穷(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小禾吃过猪吃的泔水)。

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这次来北京能喝到豆汁,实在是他的口福。我再延伸一下,说明他更觉得,能认识青马,认识大地上,鼠曲草,认识海沫,以及所有相关的人,都是一种福气,没有大家推荐,没有我陪他去喝,他哪能喝到豆汁儿?

我咽着口水看着小禾把豆汁喝完了,其实我希望他剩一点,说不想喝了实在喝不下了,我就可以假装说他浪费,然后把剩下的喝了,但他喝光了。

其实我还可以再要一碗的,但我开始已经说豆汁恶心了,不好意思再去要,觉得没面子,就忍着没去要一碗。

我盯着他喝完的那空空的碗,目光痴呆的,恶狠狠的想,MB的(我绝对不是骂人,只是模仿下小月月体)下次我自己来喝,要十碗。

上照片是正经,上照片前,我征求了小禾的意见,他说,如果照片太帅的话就算了,怕发上去被骚扰,于是我就选了几张比较不帅的,大家凑合看吧。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dudu:

    喝豆汁不用勺 试试
    奶酪魏啊 爆肚张啊 其实都值得去试一下的

  2. sansan:

    焦圈看起来好小不够我塞牙的。。我想吃那个咸菜就三姐的花卷儿

  3. 海里的泡沫:

    嗯……焦圈确实没有油条油饼吃起来给力。
    你能想我的花卷就对了,这个梦想很好实现。

  4. dadishang:

    一个江西娃,第一次喝豆汁就喝出了惊艳,有福气

  5. 布依崽儿:

    风月宝鉴什么的最害怕了

    想起贵阳师大天桥下有一家臭豆腐,吃过的人心中都会默念:大概便便就是这个味道吧…..

  6. 小凤:

    花卷烙饼,想着就香,可想小时候奶奶烙的胡油烙饼。打从来了南方,根本没吃到啥正经烙饼,饥渴死。

  7. 乌芜:

    奶酪魏据说很受老舍等名人的热爱
    有机会去北京了一定要去吃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