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虎

秋叶
爬山虎悬吊多余的枝叶,在刚过去的夏天,与邻居交欢。认不出哪个是他的孩子

球场的铁丝网栏杆,四周爬满爬山虎,在晚上看他们,如四周悬挂黑幕。看不清他们,还和去年一样吧。叶子现在墨绿,颜色沉淀,晚几天丛中有些变成深红,有些褐黄,有些不为人发觉直接干枯掉。植物的生命,算是春秋一载,还是轮回永生?与动物、植物同为宇宙的生命,人却万般折腾。幸有史书记录几位“古之真人”,道德经留下五千片言只语,让我们还知道人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其生若浮兮,其死若休”,植物最能完成此境界。但,春天绿意萌萌,夏天花枝招展,花草不是为生而喜悦吗?四季循环,喜逢生之欢悦,何不歌之蹈之。植物肆意交欢,不见淫荡,无伤风化,连他们的孩子是谁都不关心(人却要从孩子上幼儿园起就开始发愁)。修剪刀刈除几株,死了也就死了。老子说,倒是成材之物,或作栋梁,承受百年重负,或作桌椅,承受油污臭屁。秋天,西风把人吹打成牛,像牛一样反刍老子的话。

【太史公曰:余讀〈離騷〉、〈天問〉、〈招魂〉、〈哀郢〉,悲其志.適長沙,觀屈原所自沈淵,未嘗不垂涕,想見其為人。及見賈生弔之,又怪屈原以彼其材,游諸侯,何國不容,而自令若是.讀服烏賦,同死生,輕去就,又爽然自失矣。】
从垂涕到怪其,终爽然自失矣。爽然,一本作奭(释)然,不能了解太史公当时是爽然还是奭然,两个字尽管都有开阔、无碍之意,“同死生,輕去就”,这种滋味并不容易准确咂摸出,并把握住。贾谊作服鸟赋:“德人无累兮,知命不忧”,自己竟“哭泣岁余,亦死”。

秋,收也。庄稼不管结的饱满还是结的干瘪,该收就要都收掉,田野“四方八极,奭然无碍”。秋心,愁也。心如死灰,形若槁木,秋水澹澹,真人漠漠。在秋天纷纷怀想起古之真人。
秋叶梗
(两张图片,摄于08年11月,不是爬山虎)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海里的泡沫:

    “与动物、植物同为宇宙的生命,人却万般折腾。”
    确实如此,不过既然为人,就肆意折腾吧,来生有机会再做个植物什么的。
    所谓做一行爱一行。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