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走——歇息

接下来几天,回乡探望。说是休息,其实不歇脚,歇屁股耳。

吃了再说

本地小吃,只限自家做,没有卖的。我试过一次,只知大意,没领会精髓。大意即将米浸泡一阵,放水中煮,半生不熟(这里可能是好与坏的转折点)起锅,沥米汤。再用手揉成黏团(此处也是关键),之后搓成茄子一般粗细。切成片状,和芋头、毛豆、香菇、墨鱼、笋干等一起煮。好吃得难以言表。通常做一大锅,看到的人一惊:“哇!这么多啊!吃得完吗?!”然后吃着吃着就不嫌多了。所谓精髓,应该就是括号里的关键点。有待进一步研究。

中午到姑妈家,门开着,屋里没人。锅里温吞慢火煮着黄豆,香喷喷的。姑妈回来说煮一上午了……若干时间后,我吃撑到快走不动了,但还是要走一走。

晚饭。我重复中午的慢动作:我吃撑到快走不动了,但还是要走一走。

走一走

姨父种菜有一手。只“随便”在柴房下插了四棵南瓜秧,到我去的那天,就已经收获了十多个大南瓜,小的不算。多得吃不完。姨父说摘来喂猪。姨妈觉得太糟蹋,就另花工夫做成南瓜饼。

金秋,柚子挂在枝头,让人感觉丰收的踏实。我们村柚子树少,年年这时,每一颗丰硕的柚子树使得成群的孩童为之垂涎三尺。或许偷的更甜一些。

正是收割稻子的时候。清晨,稻田笼罩在雾海之中,去田边走一会,很快身上沾满露水和少许蛛丝。太阳明朗后,雾气消散,人们才开始收割,否则露水多谷子容易被打谷机打飞掉。姨父一个人种了十几亩地,每年如此,终日劳碌,全然不像六十多岁的人。即使如今种地有补贴,很多年轻人还是不愿种,要么给别人种,要么干脆荒着。“以前交粮纳税还抢着种,现在宁愿打工赚几百块一个月,都不愿种”姨父说,“你说这世道变化快不快?”

风光

寺庙日出

雾霭中的田野

即将去南方之南的燕子

这一切生生息息,自有定数。如南巡的燕子,日出的寺庙,挂露珠的竹叶。无为,无不为。

主题相关文章:

11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噢……沙发

  2. 阿同:

    这个柚子树~~哇,还真没见过的!!!!

  3. 小超:

    呵呵,上饶人,离我家很近。

  4. alan:

    北方人,没见过柚子树。但墨鱼放粥里就受不了了…

  5. 暖啊暖:

    啊啊啊,好想吃第一道饭啊。。求食谱~求分享~求更新~~

  6. 亚亚:

    我是上饶人~~~看着好亲切

  7. dadishang:

    小禾的老乡也不少。顶稻田收割!

  8. 小禾:

    稻田收割那张是前几天骑到景德镇拍的。到此,我的骑行就结束了。然后把车托运回去,我另坐车回广州。

    回暖啊暖:这个我只试做过一次,大体上如前文所述。食料多种多样,以耐煮的菜蔬为主:芋头、毛豆或者豆芽、丝瓜、香菇;荤的放一种即可,或墨鱼,或泥鳅(这个我最爱,很鲜美),或排骨。每盛一碗,撮点香葱或芫荽则锦上添花。

  9. frian:

    我记得外婆家门前有一棵柚子树
    我中学操场外一圈的人家种了一牌柚子,我家楼下也有一棵,不过这种野柚子树的柚子好酸哦

  10. 凯:

    饭麸果一块钱一碗

  11. 小禾:

    从来没看过有得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