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木梭在卡瓦格博的音乐故事(下)

民歌笔记第二十三期

0:00 白马定国在弦子擂台赛上的现场录音
3:00 尼玛山歌
4:38 远方
8:27 崩锦梅朵
12:13 阿中拉耶
13:00 汉*-地女郎
22:55 日古猜内派内
27:13 阿浑那动土雄
31:42 长青山歌
35:45 依秀萨恰
44:00 释迦牟尼
52:48 客赞主
56:06 巴桑玉追-达巴拉森
58:39 东方调-猜翁赞松-箭歌
61:37 刀赞
63:09 日古猜内派内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所有播放片段均选自卡瓦格博文化社录音档案。

“现实中的‘我’是藏族人--具有传统文化的、留着藏族血液的人。一个藏族人,应该是祖宗的宝贵经验和知识的继承者;如果你不继承它,你就是个罪人。”--木梭

弦子擂台赛
节目起头的这段音乐来自于木梭和 卡瓦格博文化社在徳钦县举办的一次弦子擂台赛,这个演奏弦子的人叫白马定国,在这次比赛中,白马获得了冠军。我们可以听到,在弦子大赛的会场,主持人用着藏语和汉语来组织着擂台赛,周围的观众不时地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白马定国的演奏也带动着现场的氛围进入了一次一次的高潮。在香港社区伙伴组织的支持下,木梭和卡瓦格博文化社总共为徳钦县举办了8次弦子擂台赛。在这样的文化活动中,木梭期待看到的是一个传统文化繁荣的藏族社区。


(弦子擂台赛,来自卡瓦格博文化社的图片资料集)

带着弦子进村
在德钦,所谓的传统音乐,大抵就是弦子和锅庄音乐。演奏弦子是传统上流浪艺人的手艺活,这在藏区的不少地方都是可以通融的,也就是说,唱起弦子歌、跳起弦子舞的时候,很容易在百姓中找到共鸣。于是,木梭经常一个人带着他的弦子去德钦县大大小小的村子里,号召人们唱起来、跳起来。德钦县的九鼎村是个很封闭的村子,四面环山。这里的村民交流不多,就算认识,也不过就是相望于江湖。当木梭在这里开展跳弦子的活动后,音乐已经让村民们很好的沟通。现在,九鼎村的每个人都会拉弦子了。进入村子,时常能听到山谷里回旋着弦子的声音。弦子音乐最具意义的部分在于歌词,而不仅仅在于局外人所研究的乐器、曲调、律动等等。歌词才是弦子音乐的灵魂。弦子的调调,基本上都能给人足够的即兴演唱填词空间。于是,村民们必须要及时“撺”出歌词来让音乐走起来。这些即兴蹦出来的歌曲,是一种心情和气氛。

如此地即兴演唱,如此地沟通,怎能不增进邻里间的感情?这种沟通,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是和谐的。


(弦子舞,郭翠潇摄)

还有一次,木梭来到了雨崩村。这是一个外来人、过路人相对多的村子。到达雨崩村的晚上,木梭鼓励大家一起唱歌跳舞——就跳弦子舞;于是木梭找来了一伙村民,大家就唱呀跳呀。旁边,是一个学校,学校里聚了一些年轻人,他们也在唱歌跳舞。不同的是,这些人在用音箱播着Disco音乐,用鼓点的节奏跳劲舞。于是,很有意思的景象出现了:在木梭这边,大家互相用弦子歌词来表达心情,于是人们越来越亲近,直到村民们进入了一种不舍不离的状态;而学校那边的年轻人,又是喝酒又是扭动身体,谁也没有合适的心情去说说心里话,于是他们心情越来越急躁,人人就开始砸瓶子,旁边的人看不下去,也过来砸个瓶子。最后,这些人头破血流;凶手跑了,受伤的人去了医院。

在去过了几乎德钦县每一个村子之后,看到村民们唱歌跳舞聚集了木梭所有的成就感。此时,当初的那种对加入卡瓦格博文化社的怀疑也烟消云散。那时,木梭曾担心世俗的快乐会让他忘了佛,但最后他还是明白了:“开心就是佛,让别人开心就是佛。”

质疑
在出版了这盘《羊拉撒荣弦子》之后,有出版的商家认为找到了商机,便和木梭和他的文化社团队联系,希望能继续制作德钦弦子音乐的唱片,而且希望能大量地、密集地制作。这显然和木梭团队的初衷是不一样的:在之前的制作过程中,木梭是将音乐立体地、全面地作为一种文化而推广的,并且希望老百姓能从中学习到传统文化;而商家则是希望忽略掉产品的文化厚度,用快餐买卖的方式来卖音乐去赚钱。

“民间音乐是对自然、对生活的真实感受,那是最美的音乐,现在给它产业化商业化的时候,那些音乐的源泉就慢慢断了。”--木梭

虽然感觉到了理念上的分歧,木梭还是做了个决定:必须要做,因为文化社现在也缺钱。于是,就有了《德钦弦子之一》、《德钦弦子之二》,也有配套的VCD。对于结果,木梭自然是不满意,首先,CD的内容没有经过筛选,就被出版商一股脑地发了出来。而且,光盘中发表的内容是没有经过文字整理的;后期的效果也让木梭大为光火:“歌词、歌曲的节奏、表演的环境和印刷出来的画面,根本就是不协调的。”换句话说,他们不仅做了几张“裸盘”,而且还强添了很多不关联的内容。如果说,在文化社的经历,有什么是让木梭不能释怀的话,那么,这次后来的商业参与事件则是其中的一桩。对于类似的“文化产业“,木梭认为,虽然传统艺人也得到了尊重和经济上的实惠,但是慢慢地,这种实惠就变成了少数人、文化精英的专利。这些精英在社区其实里面没有起到作用;同时,这些人表演的歌舞也慢慢得变得舞台化,到最后,就只能在舞台上表演了。

同样,对于外来的力量,比如NGO,也曾经让木梭兴奋过,认为这是又能获得关注,又能获得外界资金支持的途径,应是本地村民的福祉。不过,随着各个文化项目的开展,木梭渐渐有了“受制于人”的感觉。因为各种资金和势力介入到卡瓦格博文化社后,难免会让木梭觉得不熟悉德钦文化的外人在指手画脚。有一次,在一个和外来人讨论民族文化的时候,面对一个版权爱好者的提问:你们的民族文化版权该如何保护?文化社的人几乎一致回应到:“那是你关心的事情,不要找我们来说。本来就不是我们的,是老百姓的,是大众的,大众的,谁愿意听谁听,你有本事你炒作你赚钱,你就拿去赚钱吧。”

“不需要美国人来承认,自己民族的东西,自己人承认才算数,我们要让它在自己的生活里感觉充实。”--木梭

当木梭个人被资金带来的各个议题(利益分配、发展保留)所忙碌的时候,木梭已经厌倦了,他已经感觉不到当初他对撒荣弦子的热爱了;对他来说,和村民们一起享受音乐的快乐是一种不能用钱来衡量的心情。

和学术界的争论
随着木梭在云南的民间文艺界的名气越来越大,找到木梭的人已经不仅仅是商家和NGO了,一些学术层面的人也开始和木梭有了互动。有一次,木梭在昆明参与一个由美国福特基金会发起的民间文艺讨论会,和很多云南有名的大学者在一起。当时有有一位做音乐研究的学者发言,说她曾经到某个村落去,告诉村民,她是去帮助他们收集整理民歌、保护文化的。但是这位学者没想到村民并不太合作。于是,在会场上,这位教授很刻薄地评论到:“这些村民的素质太低,他们的文化怎么能够保存下去?怎么能够让外人知道呢?”。于是,专家一致跟随着这位教授发出共同批评的声音,认为那些村民的觉悟太低了。

木梭听到这番言论后,发言了:“民间的歌舞和艺术确实不需要你们来保护。”此时,会场的气氛骤然紧张。木梭继续说道:“你们是搞学术研究的,你们能够搜集到一定量的时候,你的工资可以加,你的级别可以提,你的名声可以打开,你的著作可以丰富。但是,假如你研究弦子,你能不能在村子里跳出一曲像样的弦子舞吗?你能不能唱出来呢?你对真正的传统音乐有没有作用呢?没有作用!你把这些音乐送到你的电脑里,等于把他们全都送到棺材里。而这边(社区里)已经死了。”


(藏文学习,来自卡瓦格博文化社的图片资料集)

多年后,曾经激进的木梭也重新审视了这个问题:民间文化的保护,其实的确需要三个层面的人来做事情:首先是专家学者的研究、分类,这些人可以影响政策环境,其次是NGO组织开展具体的实施项目,这些人可以衔接社区和政策层,第三,社区里的百姓们。木梭说:“我虽然不是文革年代的受害者,但是我清楚地看到,一个政策可以让一种音乐彻底地消失,幸运地是,文革中被禁止的锅庄,还能在有所了解的人那里恢复起来,如果文革再延续20年,就彻底消亡了。”

尾声
在最近三年的时间里,木梭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对锅庄的恢复上。和民间的弦子音乐不一样,锅庄是曾经贵族制度下的音乐:歌词非常优雅,身体动作是规规矩矩的。每个贵族阶级有自己的领地,这个领地里的锅庄表演者很难去别的领地交流。现在,贵族阶级不存在,锅庄的场合就不存在了。因此,对锅庄的工作难度是明显大于弦子音乐的。木梭的想法是,将各个地方的锅庄音乐归类,然后录音。等录音成品出来后,木梭会把不同地方的锅庄交流起来,让彼此感觉到对方的音乐,然后再把这些不同地方的人调动起来组织音乐活动。木梭承诺要给村民误工费,但是村民们常对他说:“不要钱,不要钱,只要你能把我的歌声录出来,把我的脸拍出来,让别人能看到我,就可以了。”


(锅庄学习,来自卡瓦格博文化社的图片资料集)

关于对未来项目的展望,木梭说,他们不需要人人都说藏文有文采,不需要人人唱歌能红得出名。木梭和朋友们只希望能让德钦的藏族同胞们通过传统文化认识到曾经的信仰--人人都有佛性,人人相信因果和报应,人人与人为善,与自然为善,与社区为善。当这个理念一旦恢复了,木梭和朋友们的项目也就该结束了。关于这个过程,木梭说:“最关键的是,你要改变自己,不要试图改变别人。信仰可以让他们自己改变。”

“比文化大革命更糟糕的时代(对文化而言)是现在。现在的人全部变成物质第一。歌舞是思想的升华,它是一种境界,现在的人只考虑吃的穿的用的,精神上的很难享受到。现在的状况如果再持续二、三十年,(传统文化就)没有了。”--木梭

参考书目/唱片:

《羊拉撒荣弦子》,云南民族文化音像出版社。
《德钦弦子之一》,云南民族文化音像出版社。
《德钦弦子之二》,云南民族文化音像出版社。
《回归》:卡瓦格博文化社的网刊,点击 http://kawagebo.org/return/return.aspx 进行链接。
《朝圣者》:郭净 著,云南美术出版社。一本了解卡瓦格博地区人文生态的摄影辑。
另注:部分录音素材自卡瓦格博文化社未发表的录音档案,如有兴趣详细了解请与文化社联系。

卡瓦格博文化社网站:http://kawagebo.org

鸣谢:木梭及家人,郭翠潇,全海燕,张兴荣,此里卓玛

主题相关文章:

13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虽然我暂时听不到声音,但我坐沙发上等。

  2. dadishang:

    网速慢的,好像不能连接到声音文件

  3. dudu:

    终于盼到下集 不过好像听不到声音

  4. dudu:

    十分钟之后 听到了:)

  5. nokia2100:

    中午一边听电台,一边敲键盘写种菜记。

  6. babynumb:

    很好很好
    我很感动~

    木梭是个很有想法的人

  7. newquantum:

    这期是我最欣赏的之一,谢谢!第20分钟前后那段访谈最精彩最有价值。

  8. 小石:

    谢谢鼓励!木梭是个有信仰、说实话、待人没有保留的人。

  9. yy:

    很好,很好,感谢小石!
    不知道是否还能买到撒荣弦子那张碟?盼回复!

  10. 小石:

    你好YY, 能否给我的邮箱发一封信?

  11. yy:

    你好,小石,我给你邮箱发了信,一直没回复,不知怎么回事,我的邮箱地址为:zhulinxyn@sina.com,盼回复,谢谢!

  12. 小石:

    你好,我已经将链接给你发过去了。谢谢来信。

  13. Albee:

    让我想起了家乡的嘉绒藏族,存留在小时候的记忆里,但它是根深蒂固的,在我心里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