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走——千里骑行,广州至杭州

献给X.及风月无边的日子

这一路并不是一个人
无论
你在哪里

都在这里

出发

因台风引起的恶劣天气,推迟了行期。一再的推迟,践行饭早就消化完了。以致扪心自问:怎么还不走啊?
终于在风雨过后阳光热烈的日子,捡起行囊出发了。
早上九点多,和同学吃了早饭,一个猛子扎进车流里。同学下午坐火车回老家,兴许到时可以路过他家门前进去喝口水。于是在此留下伏笔。

才出发便在广州城区迷路了,串进了城中村。人们像看秋老虎一样看我——-估计他们会想,这么热的天裹得那么严实不热吗?秋老虎来了,天气热得紧。汗水哗啦啦。这样的天气,将一路伴随我。

下午朝增城方向去。路况很好。大多广东的省道比其境内的国道要好。许多国道路段车辆很少,路面不整,似乎被遗弃一样。一起冷清的还有国道两边的汽车旅店。很多关门闭户,破落萧条。少数维继的也是灰头土脸懒得打理。有时候一整片落寞的街面,让人伤怀。而死寂浓了,可怖的气氛笼罩上来,适合自己吓自己玩。特别上一段长达几公里的山坡,骑不动下来推行时,就害怕偶尔从后面爬上来或者在密林转弯处绕出来的大卡车停下来,和我来一段电影里打劫的情节。留给我一个三长两短,然后让我上报纸。我甚至想好了悲伤结局后面的泪水。自虐的心理来自疲惫、焦渴和酷热生成的无助吧。

下午四点左右走出广州辖区。而要走出它影响力波及的范围还有很长的路。它像一个大吸盘,引力的范围很广。随时出现的一辆车、一家工厂或一个招牌都仿佛怪声怪气地对我说:你还没走远。除非进入一片山林,那里的农耕生活,好似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便是第二天。

第二天

早上八点半出发。向河源方向。途经罗浮山脉,山坡多。一个个普通村庄留在身后。它们普通得我现在一个也叫不出名字。而对于在那些地方长大的人们,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那里有他们成长的记忆。每一道岔口,每一片树荫都刻有属于他们的光阴的印记。

下午,穿过河源市区。根据地图,国道在接下来的路绕了一个大弯。看到地图上有更近的路途,我理解为捷径,并暗自庆幸。几经打听,在一个乡村道路口,半信半疑地钻了进去。坡道起伏,山色倥偬,茂林修竹。景色是好,我却要赶路。有时候舍不得,便停下来欣赏一会,晚就晚吧。天色向晚,干农活的人都陆续挑着担子回家了,我还迷失在山林中,却不甘心走回头路。山径分岔多,而我此时没有弗罗斯特的心境,像掷骰子一样选择一条路径,幸亏胜负不是五五开。扶着夜色一路前行,看家狗送给我的吠声响彻山间。最后我颠簸到了小镇上,退去行李,吃饭休息。
而迷路才刚开始。

第三天

早晨,雾水濛濛。窗外谁家鸭子嘎嘎叫。趿拉拖鞋,手操裤带,上街晃悠。在早餐店要了碗米线,混在当地客家人里面,把鞋脱了,脚架在凳子横档上吃将起来,汗流满面。他们讲清一色的客家话,我的普通话出卖了我。除此以外,别无二样。

如此山区,光靠纸面地图册是不够的,必须动用卫星导航。所以我昨晚下了电子地图。其实在那里,卫星导航也靠不住,为什么呢?走着瞧。

坐船渡河。依照卫星导航走,到一山脚,水泥路面断了,前面是坑坑洼洼的翻山路,那样的路况据说有好几公里。以我的条件,至少花一个多钟头才能过去,而过去后是否坦途还不能保证。沿路返回。幸遇一村人,他说齐高速,有一条道路可以去我要去的地方。果然,路面颇好,沿着高速,忘掉对岔道的疑惑。高速两旁村庄阡陌交通,地势较为平坦,道路一直沿着河流,河流孕育了两岸的村子,所谓择地而居。

在一个小镇吃午饭。再走一段县级公路便可和国道接驳了。途中一只鸡和狗在路边玩,我往哪边鸡也往哪边,差点从它身上碾过,吓得鸡飞狗跳。我生怕压到了鸡脚,主人骑车提着半死不活的鸡追来,我便有了力气全速前进,翻山越岭,直到把那个村庄甩得很远才放心。

这天下午尤其热,而且国道有更多的大型山坡等着我。我才领悟到国道绕那么大弯的苦衷。热和累,喝再多的水都徒劳。推车上坡,几近虚脱。在一个桥底下歇了好一会以避开一天最热的时候。顺便翻出未干的衣服借烈日晒干。
这段迷路的经历告诉我,走捷径,除非县道以上的公路,之下的当三思。

下午学生放学时,抵达龙川市区。街上行人络绎,仿佛人们倾城而出。我的格格不入让我加快了速度,逃离一样避开喧闹。依旧是到收工阶段,还有长长的山坡让我消受,而我避开人潮已经用光了气力。天色变黑的速度都比我要快。最后找到住处,且是那个镇上唯一的旅店,已经又很晚了。

第四天

在龙川和梅州交界的小镇醒来。推开窗户,稻田那边座落了几栋客家风格的房屋。想必这里更是客家人遍布。自进入惠州博罗县以来,听得更多的便是客家话。翻开地图,按我行走经历的推断,客家人在粤境分布甚广。如此说来,粤语即是白话,在地理分布上是不对的。只因经济地位和政治正确决定了白话的身份。反过来,经济地位式微的地域,它的文化注定被稀释以致被遗忘。文化本不应有那么多优劣的比较,摆在商业化的桌面,以强者的标准衡量,就有了参差。

整理行装后,依然先去街上晃荡一会。一样的早市,人头攒动,一派生气。我嫉妒他们能早起,要是我也那样(顺势掐指一算)就可以骑多远了。我哪知道他们日复一日的劳顿?透过早餐店门口冒着的热气看过往的行人。他们说着叽叽喳喳我听不懂的话。而贴满墙的治疗皮肤病性病什么的广告,却是很熟悉的。

一段好几公里的下山路快速送我到梅州境内。而马上是好几十公里国道整修的局面,路况很惨。以至于影响了我对梅州的印象。这一路,我对一个地方的感受来自路况、吃饭、住宿和问路人的态度。没办法,我只能以浮光掠影的方式。

中午在梅州的兴宁市郊吃饭。灌足茶水,取更近的省道去梅州和江西交界的县城——-平远。行经一个村庄,被一丛丛门前屋后的竹子吸引过去。村口道路两旁是广阔的稻田,在蝉鸣里,显得很宁静。有几分台湾青春片的气息。村口一间老房子,在快下阵雨的乌云下有点诡异,难怪X.说像鬼屋。里面住着单身老头,他见我行装特殊,打赤膊快速朝我走来,一边说着我听不太懂的话,我没领会他的意思,心头悚然。仔细听知是问我的来由。我努力作答让他明白。乌云越张越大,我得继续赶路,摆脱乌云。

以为就此平坦地抵达平远县城。谁知最后两地接壤处的山峦,耗尽了我最后的力气。让我无暇顾及身后的晚霞。到达坡顶,回首夕阳照在连绵的山上,也没有太多时间去品味了。便苦尽甘来地顺坡冲下山去。

吃晚饭是件爽快的事。估计老板不爽,一个人吃几个人的饭,使得他看我的眼神不对。

在药店买了野菊花,暑气难耐,每天泡菊花茶在路上解暑,必须的。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5 条评论

  1. 小禾:

    好久没来这里,还是很热闹。添一些不好归类的日记。一是好久没写,手痒。再是报个平安,我还在。最后,向各位问个好!

    疑问:怎么不能上传照片?一上传,对话框就出现一行红字:找不到临时文件夹。求解。

  2. 海里的泡沫:

    自己家自己还占着沙发,让我们来了坐地上?
    我试过了,照片是不能上传……
    没事,我们根据文字想象吧。

  3. 羡慕小禾:

    迄今为止,我的,最过瘾的事,是骑车环厦门岛游,一堆人,好不惬意。
    期待“乱走”的照片,期待在某一天,也,乱走。

  4. nokia2100:

    “再是报个平安,我还在。”嗯,都在,都平安。

  5. 上善若水:

    我更喜欢没有图片的纯文字,
    很纯净,
    这样才有足够的想象空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