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的一天:噌起来

天渐渐明了。村庄里的人以“日上三竿”才起床为笑谈。家里的堂屋以前挂着一幅条屏,朱柏庐《治家格言》,父亲对子女教训最多的一句“黎明即起,洒扫庭除”即来自这幅条屏的头一句。
“ceng起来”“ceng ceng”,鲁西南的方言,指早晨。

从识字起,我知道这是“早晨”“清晨”,但是“ceng”字是什么样的一个字?我一直在找。(知道的朋友请告知)习惯使用这个词的人,多是1970年以前出生,一直生活在村里的人。读过中学以上,或在外闯荡过一番,常拿这个词说笑,“我们跟人家说噌起来,噌噌,横横(指傍晚),谁能听懂”。

四季天亮的时间不同,噌起来的时间,像天安门升旗,“明日升旗时间:xx分xx秒”,要看太阳。天安门的旗升了上去。在我们村里,噌起来,“换豆腐的”“买羊的”“卖菜的”“换馒头的”“打香油的”“骂街的”“牵驴配种的”,在村庄的街头巷尾村边空地,各处登场。

“换豆腐的”推着前面带车厢的三轮车,他在路上骑着,到了村里一边推一边吆喝,“豆腐~~”腐字拖长音。木质的车厢,豆腐盒子架在车帮上,车厢放换来的豆子,秤挂在车把上。以物易物,拿自家的豆子来换豆腐。早晨饭想吃葱拌豆腐的,或中午打算炒豆腐的,听到吆喝,舀一大瓢豆子,端着去换豆腐。多少豆子换一斤豆腐,记不起来,不会太不划算,因为差不多都知道多少豆子磨出一斤豆腐。“还有一斤豆腐头嘞”,这时候家家已经在冒炊烟,最后一块豆腐头会便宜一些。

来“买羊的”都是回民乡的人,他们一大早骑着自行车就赶到这里,车轮和裤腿沾湿了露水,车轴缠上了路边的野草。车尾两边挂着羊,车梁也要用到,甚至车把也可以悬挂几只小羊羔。一辆自行车发挥出巨大的作用。他们吆喝“卖羊”,声音重,不似换豆腐的那么悠闲。鲁西南青山羊、大黄牛是鲁西南这块地方的优良畜牧物种。闻名的单县羊肉汤,现在不如从前,因为青山羊少了,用外面的羊没有原来的味。八十年代时,一个村子里养羊的户有十之五六。

“卖菜的”,在夏季蔬菜当季时才有,不是大棚菜,不当季,买菜要到集市上去。没有青菜,每家少不了一个咸菜坛子,腌制红萝卜、鸭蛋、鸡蛋。入冬腌制“酱豆子”,大豆、辣萝卜、菜叶子,腌一坛子吃一个冬天(最爱)。

“换馒头”也是易物交易,拿小麦来换。吆喝“馒头”“换馍”,尾音上扬。手工馒头,有一种杠子馍,最有嚼劲。后来都是机器馒头,逐渐也不再流行拿小麦换。想吃好馒头,还得自己做。有一个前村的馍店老头,几年不见我,还能记得我是谁,这些前后村走街串巷做买卖的,对周边几个村的情况了如指掌。

“打香油的”不吆喝,只敲梆子,他们有他们的自负,一是以前香油在乡间属于高级消费品,像现今的高档店营业员,打一两香油,在他面前都不好意思;二是他们手持的这件梆子可不一般,枣木制作,香油日浸,黑红色,有两块砖头那么大,中空,音色响亮,在后街敲,前街也能听到。敲一声,间隔有三五秒,才敲出后面两个连击。鲁西南的地方戏,枣梆,以这种梆子取名。香油,可以用芝麻换。

乡镇有固定的集市,三五天成一个大集。清晨这段时间,是乡间每日的贸易时间。选择在清晨,因为吃过早饭各去忙活,这个时候人都在家。夜里丢了鸡或鸭的,一大早也跑到街上开骂,都听着。这项工作由家庭主妇担任。中国人是讳谈性的,一旦骂街,看他婶他嫂,即兴创作出极富想象力的生殖器交合情节,有的让人忍俊不禁。在她的骂声里,此时的乡村,好像漂浮在达利绘制的生殖器超现实世界。有真实的演出,村边的一块空地,两个男人牵着各自的驴,撮合他们性交。给牲口配种,不能像人一样夜里吹了灯忙活,在上午、中午、下午,大白天不像话,只有清晨合适。公驴拖着巨型的阳物,母驴还要有个适应期,两个男人有说有笑,在一旁给它们搭把手。乡村的人常以驴屌开玩笑,这个东西粗俗、没有遮掩,赤裸的毫不害臊。鲁西南的散文家耿立写过的一个场景,一个小孩藏了起来,两个大人找不到,站在驴棚外面对话:“你说小二跑哪去了?”“我猜他藏到驴肚子下面了”“别喊他,让驴屌压死他”。

党的基层干部当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时间,“喂喂喂,我说”村支书打开了高音大喇叭,给全体村民讲话。他明白村民不喜欢听他的广播,讲话前后,会播放一段戏曲,豫剧或大平调、两夹弦。几本听不厌的老戏,老包斩陈世美,诸葛山人收姜维。

街上的男人们,端着碗,蹲在街边,边吃边议论。习惯养成的绝活儿,左手端一个大碗,右手两个馒头,拿着筷子,再夹一根大葱。如果拿窝头,可以把咸菜放在窝头里。跟谁说的不合拍了,顺手把碗扣碎在街上。

主题相关文章:

21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先占沙发是王道

  2. 阿七:

    这个鲁西南是哪里?我家就没有这个叫法哎

  3. dadishang:

    菏泽的,现在的牡丹区,郓城成武东明,方言差异比较大

  4. 郓州草莽:

    我是不知道ceng起来,可能是我那个时候就没人说了。最爱 早晨 换豆腐喽 和横横 的袅袅炊烟

  5. xiaowanyi:

    俺们那里换豆腐卖豆腐是敲梆子的,不吆喝;打香油的貌似也敲梆子,但是音调和卖豆腐的不一样

  6. dadishang:

    仙乡何处啊,卖豆腐也敲梆子

  7. dadishang:

    鲁西南有的地方说“清起来”,大概根据这个音演化出的

  8. azure:

    来村里卖东西的好像现在都不吆喝,卖豆腐的敲梆子,卖豆腐脑的吹哨,卖馍的的也是吹一种竹制的腔管,很沉闷,”呜~~~~”,卖油饼跟丸子的先进,天天顶着个小喇叭,不用费自己的力。

  9. dadishang:

    “卖馍的的也是吹一种竹制的腔管,很沉闷,呜~~~ ” 卖馍馍的莫非吹的是尺八?萧?

  10. vivi:

    @dadishang:
    鲁西南有的地方说“清起来”,大概根据这个音演化出的
    ……
    我家也是说“清起来”,是“清早起来”的简短说法。

  11. vivi:

    “横横”跟“后晌”“后hang”有点像啊

  12. dadishang:

    “横横”,日头横在天上?这个难解。昨天打电话说中秋回家,母亲问几点到家“噌噌,还是横横?”

  13. 小芳:

    呵呵,我鄄城的!

  14. 老张:

    俺是鲁西的,在鲁西南的北边一点。我们那里不把早晨说成“ceng起来”,而是“清起来”,也就是“清晨”的意思吧。不知道“ceng”是不是就是“清”的方言音。

  15. dadishang:

    老乡好

  16. 阿月:

    据我所知吧,我们家单县是念早cheng起来~~~~和横横
    经典的是吧sh发成f音,比如水就是fei之类的。
    回忆村范儿的方言一直是我们经久不衰的话题。
    土豆上有一个菏泽话四级,很搞笑的。

  17. 小猪凯:

    那么我就是鲁西北了.

    我们那儿豆腐才敲梆子,香油不记得了,不过肯定不敲梆子,敲梆子那是豆腐的专利.

  18. dadishang:

    希望有机会能够听到敲梆子闻声去买块豆腐。。

  19. 小豆:

    跟谁说的不合拍了,顺手把碗扣碎在街上。
    脾气挺大,这家人肯定得挺费碗

  20. 晓泉:

    确切来讲,应该是“清起来”吧?我也是鲁西南,真喜欢你写的,特熟悉

  21. leilei:

    我老家是河南商丘的,跟菏泽搭界,“噌起来”就是“清早起来”连读演绎出来的,“横横”是“后晌”的演绎,好像指的是下午,不是傍晚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