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0

油焖烧鸡

副标题:宗师反成侵权 油门才是油焖

在我们那里,中秋节吃烧鸡,与吃月饼同等重要。从前贫穷的人家买不起烧鸡,也没人给送,中秋节也要想办法吃一顿鸡肉。准女婿中秋节必须去给老丈家送节礼,名为“送八月节”,烧鸡必不可少,至少两只。赶中秋节前,养鸡专业户没有赔钱的。全国烧鸡属道口烧鸡最有名,其次德州扒鸡,通州有一家清真烧鸡店,在北京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烧鸡,想着中秋节带回家给父母尝一尝北京的烧鸡。打电话,父亲说“你啥不用带,下车买一只‘加油门儿’的烧鸡就行了,比啥都好吃,带回家吃热的” 通州那家烧鸡店的老板推荐他家的烧鸡凉了吃才好吃,的确不同。 Read More »

Island Girl 与 妈嘴姆

我在这里” 稿件 作者:老椰子

问:LQ,你是哪里人?
答:我是Island Girl哦,来自海南岛。
问:海南是个美丽的城市吧?
答:(汗)海南是个省哦,海口才是省会城市。
问:哦,那海口一定很大吧?
答:其实,海口很小的。
问:你最喜欢的城市是哪里呀?
答:(一思再思)……

海口
Read More »

种菜记

  准备下笔“种菜”,发现自己像大地上在《笨蛋》里描述的那样:“笨鸡蛋是土鸡蛋,土的形象就是笨笨的;笨鸡蛋是说咱家的鸡不如外来的鸡会念经,咱家的鸡笨。”工作以后,除了寒假回家赶着立春当天帮着墁阳畦(育秧苗),已经没有机会跟生我养我的那方土地亲密接触了。 Read More »

【电台】木梭在卡瓦格博的音乐故事(下)

民歌笔记第二十三期

0:00 白马定国在弦子擂台赛上的现场录音
3:00 尼玛山歌
4:38 远方
8:27 崩锦梅朵
12:13 阿中拉耶
13:00 汉*-地女郎
22:55 日古猜内派内
27:13 阿浑那动土雄
31:42 长青山歌
35:45 依秀萨恰
44:00 释迦牟尼
52:48 客赞主
56:06 巴桑玉追-达巴拉森
58:39 东方调-猜翁赞松-箭歌
61:37 刀赞
63:09 日古猜内派内
Read More »

乱走(江西段)

四方邻国的云彩,安静在豆田之西,我的草帽上
——海子

第五天

早上起来买包子,几乎每人开口都要八个包子。我也不能落后,要了八个。一来不言自明,我要走很多路,翻山越岭的。二来我穿平常衣服,假装是当地人,暗地里告诉老板,我有可能是回头客,要客气对待我。特别是吃正餐,更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是路过的(不是打酱油的路过,是一辈子只来一次的路过)然后给我亏吃。当然买包子犯不着那样,难不成专挑个小的包子或者咬一口再给我?话说小地方的人比大地方的人食量要好,小地方大食量。以此类推,三姐的夏县人民,大地上的鲁西南人民,或许他们一口气不止要八个呢。预祝他们每天都有好胃口。那么,再见了,平远人民。

今天就可以出广东了。至此,已走了近五百公里。广州的引力稀薄了许多。这里的人,他们的饮食、房屋甚而长相都和广州一带有所区别。以自行车轮丈量这里的土地,体会到广阔和丰富的含义。一路来的山峦、河流及云彩,都是那么生动。有时候它们招手让我停下来,坐在草地上,小溪边,看一看盖房子的人们抬石头打地基,闻一闻晒在路旁新割的稻子,听一听辽远、清脆的鸡的打鸣。凡此种种,是一路上风景的常数。却又不同,珍惜它们,像诗人一样,把卧在碧空的白云啊停在花朵上的蝴蝶啊水沟里觅食的小鸭子啊,逐一压进韵脚。然后起身,拍拍尘土,继续朝前面的晴空而去。 Read More »

米饭的味道

      又到了收获水稻的季节,这个季节的故乡,大约已经是一片片的金黄,弯弯曲曲的田埂把大片平坦的农田分割成柔软的形状,山上的梯田也是从下到上的变得金黄。 Read more ...

乱走——千里骑行,广州至杭州

献给X.及风月无边的日子

这一路并不是一个人
无论
你在哪里

都在这里

出发

因台风引起的恶劣天气,推迟了行期。一再的推迟,践行饭早就消化完了。以致扪心自问:怎么还不走啊?
终于在风雨过后阳光热烈的日子,捡起行囊出发了。
早上九点多,和同学吃了早饭,一个猛子扎进车流里。同学下午坐火车回老家,兴许到时可以路过他家门前进去喝口水。于是在此留下伏笔。

才出发便在广州城区迷路了,串进了城中村。人们像看秋老虎一样看我——-估计他们会想,这么热的天裹得那么严实不热吗?秋老虎来了,天气热得紧。汗水哗啦啦。这样的天气,将一路伴随我。

下午朝增城方向去。路况很好。大多广东的省道比其境内的国道要好。许多国道路段车辆很少,路面不整,似乎被遗弃一样。一起冷清的还有国道两边的汽车旅店。很多关门闭户,破落萧条。少数维继的也是灰头土脸懒得打理。有时候一整片落寞的街面,让人伤怀。而死寂浓了,可怖的气氛笼罩上来,适合自己吓自己玩。特别上一段长达几公里的山坡,骑不动下来推行时,就害怕偶尔从后面爬上来或者在密林转弯处绕出来的大卡车停下来,和我来一段电影里打劫的情节。留给我一个三长两短,然后让我上报纸。我甚至想好了悲伤结局后面的泪水。自虐的心理来自疲惫、焦渴和酷热生成的无助吧。

下午四点左右走出广州辖区。而要走出它影响力波及的范围还有很长的路。它像一个大吸盘,引力的范围很广。随时出现的一辆车、一家工厂或一个招牌都仿佛怪声怪气地对我说:你还没走远。除非进入一片山林,那里的农耕生活,好似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便是第二天。 Read More »

2010中秋贺卡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