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相机我的子姜牛肉,以及你的相机我的伞菜豆腐汤

请再赐我一个招牌菜

不知道何时开始,我便有了家庭主妇一样的心思:每到做饭的时候,都会暗自思忖该吃什么?也许是上次灌煤气那天所说:从此身上多一些市井味道。真是一语成谶。
渐渐的,我和原来周边的面馆A粉店B饭店C包子铺D,以及女招待E、F、G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关系,被我在一次次黄昏午后弯腰拧开煤气罐阀门的瞬间,在晃荡来晃荡去淘米的当口,在咣当咣当挥动锅铲的时候忘记他们;更在菜起锅之前尝尝味道的片刻,以及埋头大口嚼大口吞之时把他们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唯独在洗碗的时候,看着油腻腻的盘子和黏乎乎的饭碗之时又想起他们:一个人做什么破饭,吃不了多少,还要洗一堆东西。当然只是牢骚。下次依旧,周而复始。
我已经和菜市场建立起了友好的关系。和一脸稚气却杀田鸡很麻利的小姑娘混了个脸熟;和总是心不在焉,不停从一摊牛肉上割牛腩的牛肉贩子微笑以对;和那个容貌姣好的卖猪肉的女屠夫一次次擦肩而过却从不来电;和有时候坐在青菜丛中打瞌睡,精神矍铄的大妈探讨某一道菜的大纲要义,比如今天的子姜炒牛肉,便是在她的点拨之下水到渠成的。当然菜贩子终究是菜贩子,和卖衣服的一样,“这个好吃,那个好吃”。话说回来,任何菜都是好的,只要会做,而且是自己做的。

但是那些才微微熟稔的关系很快又要告一段落了。漂泊如我,不停在城市间游走,在陌生人之间穿梭,和半生不熟的邻居老死不相往来。彼此之间是扁平的,没有盛载情感的容器。好比一张纸,飘零又随风吹起。渐渐的,怀念、留恋、感伤,一一成了稀缺的雅趣。我不知道,那个卖青菜的大妈,会不会在某天下午,打瞌睡醒来,或者看见另一个跟我一样的背影,想起我好久没去买菜了?也许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两个菜是那个下午的线索。

伞菜豆腐汤

伞菜半斤左右,嫩豆腐两块。
做法:熬猪油,热锅先炒一下伞菜,炒的时间不宜长。加水。或者先煮汤,再放伞菜。汤滚了,放切好的豆腐。加调好的红薯粉浆勾芡。煮和炒一样,都不能久,见好就收,洒上葱花。

子姜炒牛肉

在我提着牛肉为选搭档犹豫不决时,子姜(年轻的生姜)在众多菜之中脱颖而出。于是青菜大妈捕捉了我的想法,顺势怂恿我“这个炒牛肉很好吃的,切片炒很好”。其实,不用她怂恿,我此前已经有概念。
子姜六两,牛肉三四两。料酒,生抽,蒜瓣。
做法:牛肉先在花生油里面爆片刻,起锅,另炒子姜片,再放入牛肉一起炒。逐一加作料。出锅后,洒葱花仍然更填香味。
估计牛肉注过水,一炒很多汤,加上我用啤酒当料酒,以致汤汁快溢出盘沿。于是,盛一碗饭,浇入盈余的汤汁,又是歪打正着的美食呢。

鸣谢:Summer的相机,和青菜大妈的点拨。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郓州草莽:

    口水 不停的流口水 假期在家吃各种各样的美味, 到了学校可要受罪了 没啥好东西吃 不是不舍得买 是这里的好吃的实在不多 唉 又想家里的羊肉汤了

  2. 海里的泡沫:

    最后一碗饭看着挺好吃的

  3. 鼠曲草:

    这篇写得好!心思写得很细腻
    ——讲说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表示音乐)

  4. 海里的泡沫:

    ls波折号后面那句话总是破坏气氛…….

  5. nokia2100:

    小禾酒量如何?

  6. dadishang:

    你的相机我的牛,你的相机我的豆
    好的

  7. shirelyhu:

    哈,最喜小禾的文章~~
    和着美味菜肴啊

    我的口水,顿时,饿了。

  8. 小禾:

    nokia2100:
    小禾酒量如何?

    酒量一般,和大仔肯定没法比,也同样不敢轻视鼠曲草,但是应该可以放倒三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