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出差见闻

八月九日至十六日,连去带回一周,在牡丹江镜泊湖参加信息检索会议。对旅游还是提不起游览欲望,到了镜泊湖,免费游湖都没有去。关在镜泊湖会议中心三天,哈尔滨两晚半天,牡丹江市区一天,路上时间三十个小时。第一次到“关东”,记录见闻如下:

一马平川

出锦州,区分出关内、关外不同的天地。后座一位从北京旅游返回的大姐感慨:“还是咱们这旮瘩,一马平川,看着都舒服”“里面乌嘟嘟的”。一位从安徽经北京到漠河看望战友的警官说“一路走过来,到这里才看见天什么颜色”“你看这他妈云彩多漂亮”。东北的地方大,天空远,云彩像不会被打扰到,心宽体胖,安逸的卧在蓝天。

第二故乡

右边四个人,五六十岁,两男两女,从一上车他们就聊个不停,午休时间有人提醒他们小点声,压低声音接着聊,D26从北京到哈尔滨八个小时,他们一会儿没停。

“我们去第二故乡”“退休现在都有时间”“在那奋斗了十年”“我们刚到那的时候,按现在的说法那里是湿地,我们的帐篷里都是水,晚上睡觉把脸盆拴在床上,不然夜里就漂走”“哎呦,他怎么长成这样了”“他死了”“他也死了”“她后来离婚了,自己带着孩子过”“她儿子还没结婚”“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连队着火的事”“她还要冲进去抢被窝,我说别要了,我给你一个”“后来听说他下岗后跳楼自杀了,这上大学的人就是脆弱,人家老刘烤羊肉串供孩子上学”“咱们这次去有几个人已经当奶奶姥姥了”“后来他来北京,住在我家,天天晚上唠嗑唠到一两点,第二天我还得上班,你说我怎么受得了这个,一星期还行,住了半个月,天天晚上唠”“听说他们现在都开车种地”“你说如果咱们不回来,现在怎么样”“嗯,至少比现在活得快乐”

我的父辈这一代人,他们中的很多人把青春献给了毛主席,开垦出来辽阔的田地。我这一代的年青人,北漂,南飞,与他们上山下乡比,活得也并不轻松,我们把青春献给了房地产商,月供高昂的房价,推动GDP连续往上爬。

镜泊湖

这届信息检索会议由哈工大承办。据介绍,镜泊湖景区“此路是哈工大开”,当时苏联援助中国建两所大学,文科人大,工科哈工大,苏联教授要求每年两次度假,于是中方寻到镜泊湖这里,这是一座火山湖,开路,建了几座小木屋。小木屋现在还能住。镜泊湖国际俱乐部的湖景房视野最佳,面对湖山,有开阔阳台。湖景房最贵,我的差旅报销标准不够,错过。俱乐部的餐厅,湖山一面安装落地窗,对着一片山水就餐。如果只容两个人在这里喝茶就更好了,奢侈享受,YY一番罢了。

哈工大人

哈工大师生的印象:朴实周到,学术优秀,桃李满天下。

牡丹江

上游下大雨,冲下的泥沙让此时的牡丹江像黄河。大桥下,这一岸有几个人开车停在桥下,跳进江里游泳,黄浊的江水里,看见几个脑袋一起一伏。对岸有几个人在钓鱼。穿过市区的两岸在建两个小区,广告词:江景豪宅,把牡丹江夹在中间,一道江变成了穿过小区的流水。实在看不出江的风貌,我往更远的一座桥走,走到桥下,是一处采砂厂。打听再往前走,会有一座水坝,看来这里看不到江。

(待续)

主题相关文章:

10 条评论

  1. 小禾:

    吃的在后面?

  2. dadishang:

    主要在会场吃饭,天天鱼,镜泊湖的鱼,感冒了,鱼也没怎么吃

  3. 小禾:

    可惜了那么多鱼。。。

    大仔好比蜜蜂,足迹所到,平庸的不平庸的,都能转化为美滋滋的见闻录。

  4. 海里的泡沫:

    “东北的地方大,天空远,云彩像不会被打扰到,心宽体胖,安逸的卧在蓝天。”

  5. 小禾:

    “第二故乡”那一段引号,又不小心剖开了一代人的切面。
    想起了一篇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全是对话。生动,精彩。

  6. dadishang:

    这次没有带相机,尝试一下文字记录

  7. 海里的泡沫:

    嗯,文字记录是另外的感觉,可以给大家无限的想象空间。

  8. 牡丹江:

    我原先差点去了哈工大,但是嫌实在太远了,还是呆在家附近算了

  9. nokia2100:

    2008年国庆在哈尔滨时也去了哈工大,还有哈工程(哈军工),印象都不错,不过主要是去看那个圣索菲亚大教堂的。

  10. lisbon:

    哈哈,我就是牡丹江人。夏天到牡丹江,在镜泊湖避暑是最好的选择,吊水楼瀑布今年应该水不小。划船、游泳必选,吃镜泊湖红尾鱼必选。不能去住酒店的时候,我们本地人都会去朝鲜屯住几天,玩玩吃吃。回城区的话,多去吃点儿朝鲜风味吧,吃冷面、烤肉是必须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