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folk.net青马博客 » Blog Archive » 涉江

涉江

献给L.X.

1

司马光砸缸,水流浩荡。达芬奇画蛋,个个独一。

又是那样的江边,一次次来到我的笔下。不停描写,一遍遍。丝丝若息。像达芬奇画蛋,每一张都是独一无二的。

…傍晚的阳光洒在江面上,金光闪闪。江里有人游泳。小孩从码头纵身跳下,一个猛子扎进浑浊的水里,脑袋浮出水面,紧闭双眼,用手抹去脸上的水,头发贴着头皮,乌黑发亮,水獭一样。
小渔船停泊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背景是横跨江面的桥,桥上车来车往。再远处,耸立的高楼打破了平缓的天际线。四周低矮的房屋是更低像素的画面,甘愿熔合在粉红的霞光之中。太阳渐渐下沉,进入一片云层,为最后坠入地平线时变作柔和的火红滤去一些光亮。青年隔着一江水,远眺晚霞,以表追思,或用相机表达对夕照的理解。

…船突突的行驶。我靠着桅杆,打量每一个人。人群是一个统计学意义上的随机样本,涵盖各个年龄段。表情都是如出一辙的平淡。却有千差万别的心事。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船一靠岸,人们又如一起随机事件分散。一个骑摩托的中年男子,车后绑着一壶食用油,为我所有的打量找到了一条路径,一条连接我所理解的日常生活的路径。
太阳从云层脱落了。更加通红而柔和。越来越低,位置时刻改变,拍照的人忙碌起来,抓紧时间留下美丽的瞬间。霞光万丈,色彩多变,空气污染为人们带来了迷人的日落。
我将打破寂静一样打破和谐的画面:一青年在路边小便,给青草施肥。他女友背对着他,手里扯着草茎,就算她在把风吧。但被我发现了,那么宣告她把风失利。

…暮色渐沉。一弯新月像胎记一样蚀刻在靛蓝色的天空,四周光滑无云。码头边的草丛里虫子叫声清晰。等船的人靠在岸边红白相间的栏杆上,不言语,像一只只食草动物安静的想着心事。口哨的曲子融合在水拍岸的声音和如前所述的虫鸣里。
岸边冒出了更多的人,他们真的是冒出来的。一如对岸的灯火,不知不觉就多了。

手机照,像素低。设备有限,心意领了。

2

稿纸铺开,笔搁在上面,良久。不曾写下一行字。或者才写下一段,又划掉重写。仿佛卡在了片头,不断回放。却是不同的画面。

试一试用歌声缓冲过去:
晚风轻轻荡漾在河面上,夜色中的河岸闪烁着明亮的灯光。渔船不急不缓地前进,是熟悉的谜一样的黑影,渔火洒在河面上,碎得七零八落。
两年来,河岸的晚风总是恰到好处。帮助我愉悦地完成了晚饭后肠胃的蠕动。
仅仅有晚风还不够。我还记得河边的树,它还是如今晚一样高大,一样发出沙沙声。我曾将它比喻成和河水絮絮交谈的恋人,那灵感来自河边牵手散步的情侣。也许今晚站在河堤眺望的孕妇,曾经就那么拉过手。
夏天傍晚天边的云彩常常以美丽的色彩示人。我要是油画师,就知道那色彩的名称,而且会被触动。
最不该缺席的是月亮。只有明亮的启明星倒映在水里。我从小就认识启明星,它在山岗上的摸样被我写进了对家乡的怀念。我最多只能再数出几颗星星。那么大的天空,灰蒙蒙的让人心疼。
我要是再年轻点,我也会像那个白衬衣年轻人,把自行车停在一边,自个儿坐在河堤上喝酒,望着远方。当然,那样忧愁的日子过几下就可以。扭过头来,河堤上有的是好的例子。不妨学一学骑摩托车的青年,姑娘搂着他的腰,头发飘得好远好远。
有些狗在渡口等候主人回家,船还是一团马赛克就开始摇尾巴。然后跟着主人轰隆隆的摩托车消失在夜色里。
虫鸣值得摘掉耳塞,竖起耳朵听。仿佛就趴在耳朵边上叫。告诉我,河堤另一边是农田和池塘。两年前,种满了香蕉。它们就在香蕉树下叫。现在都没有了。

我本来是向河岸告别的。却婆婆妈妈了一通。我不想抒情,而不得不抒情。时间如河水,逝者如斯夫。两年的时间去了哪里?最多在这里化作了一杯土。我遇见了一场情愫,情是感情的情。它打了结。需要河水一样的智慧点化。解开它,习得河水一样宁静、认真地流淌。古语云:解铃还须系铃人。那末,许个愿,为她,为我们。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牡丹江,松花江,黑龙江,过客过了三条江,只看见水流浩荡

  2. 海里的泡沫:

    达芬禾的散文好散。。。。。。

  3. 小禾:

    像瘦子穿胖子的大裤衩一样吗?松松垮垮的。。。

  4. dadishang:

    手提着裤腰就不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