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


配图:小禾

周末赶集我买了那种“又长又细的辣椒”,本地当季,挑了一把,挺不好意思的递过去,“麻烦您给称称”,“五毛”。摊主的这堆辣椒很可能会烂掉多半,它太辣了。辣椒入油锅,那个呛味我才熟悉,那是从家里菜园现摘的辣椒炒出来的味。我在QQ群里会海沫最近她吃不够的辣椒炒鸡蛋,是不是用这种辣椒,她说是的,辣椒经过三伏天的烈日,才显出辣椒的本味。可惜,没有本味的鸡蛋。超市里卖的柴鸡蛋也不过尔尔。“对,要用笨鸡蛋!”N兄在QQ群里弹出这么一句,我马上懂得了,但是海沫不懂得。

海沫大概知道笨鸡蛋是指我们平常说的柴鸡蛋,但是她不懂得为啥叫做笨鸡蛋,这个鸡蛋很笨,还是下蛋的鸡很笨?我想了想,猜测有这样几层意思:笨鸡蛋是土鸡蛋,土的形象就是笨笨的;笨鸡蛋是说咱家的鸡不如外来的鸡会念经,咱家的鸡笨。

鲁西南的乡村以前家家养鸡的时候,每家养三五只草鸡,饭的蛋(下的蛋)就吃不完,当然也轻易不舍得吃,要攒起来放到一个提篮里,逢集拎到集上买,换些油盐针线。那时候,看见几个“洋鸡蛋”出现在集市上还蛮稀罕。“你看这是洋蛋,它个儿真大”。改革开放了,经济搞活了,成了洋蛋的天下,几分钱一个,笨鸡蛋卖这个价钱,什么都换不来,也就没人提着篮子去卖。再后来,家家也不再喜欢养鸡,鸡屎拉的满院子都是,想吃鸡蛋,容易的很,前后庄都有养鸡专业户。傍晚鸡上架,这幅乡村庭院的常见场景,也成了罕见老照片。

不过还是有人家喜欢养鸡,遇到给孩子送满月,最好还是送笨鸡蛋,我们那的风俗,谁家生了孩子,亲朋好友要送鸡蛋,本家染一些红鸡蛋回礼,带回去分享喜事。送洋鸡蛋,情分就显得薄,如果拿洋鸡蛋染红了回礼,也让人觉得这家人马马虎虎,好比洋媳妇顶红盖头,怪怪的。

吃了几年洋鸡蛋,大家开始怀念自家的笨鸡,但是人懒了,多数人宁愿不吃也不想自家养。少数人家养几只鸡,当作宝贝。我家现在有两只鸡,母鸡下的蛋,父母平时也不舍得怎么吃,先攒起来,那是给孩子留的,孩子不回家,鸡蛋别放坏了,自己才舍得吃,另外腌起来一部分留着。我曾经从家带回来一桶咸鸭蛋咸鸡蛋,都是笨蛋,当然我的行为也很笨,拎着一桶咸鸭蛋鸡蛋上了火车到北京,吃了好久剩下几个都坏了,我也没舍得扔,全吃了。只送给好朋友几个,要送给谁,我经过思考,身边的朋友谁最笨,送给谁笨鸡蛋。

谨以此文向笨蛋致敬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真是好蛋
    这蛋聚天地之灵气,吸取了日月精华。

  2. 海燕:

    我复议。

  3. 小禾:

    我们端午在煮熟鸡蛋壳上涂植物颜料,红色的。拿个小网袋装起来挂在小孩脖子上,有时还在小孩天门中央点一点红,说是吃了红鸡蛋的孩子虎头虎脑地长。

  4. dadishang:

    好像宋朝就有端午挂红鸡蛋的风俗了

  5. 黯夜如歌:

    这篇“笨蛋”好动人啊。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