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子仲夏夜

三伏天比三九天更难熬。西海子湖中间的长廊是个消夏好去处。

从冰箱拿了一罐啤酒,出小区西门,就听到公园传出的胡琴声,焦热马上降低了五度。也只有在夏夜,才有人晚上来公园玩琴。公园门口有个串店,只在晚上营业,此时有三桌食客,坐在路边大树下。重装开业的通州电影院灯光明亮,现在这里是通州区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公园东门平时只开一扇门洞,跨进去,正对就是湖面长廊,西海子这个湖叫做葫芦湖,长廊在两节葫芦的腰上。这个公园在民国时期就有了。

东半截人多,过了中间的亭台,西半截人少一些,梁架一盏节能灯下,有人组成一个简单而完备的京剧伴奏班,一把京胡、一把京二胡、一把月琴,灯下暗影里站着一个人,在唱“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程派哎,唱程派的人比较少,演唱的人在灯影下,看不清她的年纪,穿着旗袍裙,白色的短袖,拿着一把折扇。她旁边,两辆自行车歪靠着长廊的柱子,有两位是骑车过来的,琴师我认识,他们白天经常玩,看样子今年夏天准备夜里挑班了。后面听他们聊天,一位说“我家楼下有个羊肉串大排档,夜里一点还吵得人睡不着觉”。我拣个地方坐下,打开啤酒,沉迷享受,罪过罪过。

湖面,一只呆鸟从东岸的树飞到西岸的树,缓慢的扇动翅膀,只有在夜里它才敢如此从容的飞行吧。在胡琴声里,它也忍不住亮一亮它的野鸭嗓。

夏夜,应与春花秋月冬雪并列,为四时佳景。这佳景里面坐的人,膀爷两三个,大妈三五人,间或小情侣,他们不怕热,搂抱成一团。

近十点,收班了。晚上来唱的人就她们俩个,程派爱好者已经唱了四段,鼓动另一位熟识去唱。弹奏月琴的阿姨打趣说,今天是她的专场,你来友情客串。她是初学者。收了琴,他们又聊了半天。我也不想走。

那个呆鸟又扑楞楞从西边飞到东边。

公园十点一刻关门,此刻人也走的差不多了,胡琴声也停了下来,就听见大鱼翻水花的声音,还有人在漫谈。

说起通州谁唱得好,谁的人品又好。聊起一人,她说:我妈出身不好,她唱的好,跟着宣传队到处演出,武斗一开始,也不让唱了,让她去挖北街那个什么,她想了想,旁边有人提醒,鼓楼。那是1968年,拆通州的鼓楼,都是那些老干部拆的,拆完鼓楼,下放到五七干校。这个劳改办法太有创意了!现在这块地方,已经完成拆迁,废墟一片,等着成为国际化新城。她说,“我记得非常清楚”,领着弟弟,那时候他还小,要找妈妈,背着一个小书包,俩人去鼓楼那找,看见妈妈在那砸城楼的砖。她的京剧爱好,继承自母亲。

“静园了,静园了” 分布在公园四处的保安,喊声连成一片,公园要关门了。

主题相关文章:

10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大地上写的文章越来越有味道了。膜拜……

  2. 鼠曲草:

    大地上的通州笔记还有不定期关于民俗节令的文字,就好像杂志的卷首语

  3. dadishang:

    盖一层膜,然后拜一拜。
    谬赞了。我会继续努力的

  4. 豆子开花:

    淡淡的,看了就凉快舒爽的文

  5. nokia2100:

    盖一层膜,然后拜一拜。
    ——乐坏我了~~

  6. nokia2100:

    说到程派,我买了读库出的《青衣张火丁》,不懂戏文,学习拍照。

  7. 鼠曲草:

    《青衣张火丁》价格不菲哩!nokia2100真舍得下本

  8. nokia2100:

    我是六折预购前二百名之一,虽略贵,然品质可嘉,且有签名。其每幅照片及说明还有剧作沿革文字均可从多角度反复推敲(我选择的角度是图片编辑)。这个“本”没让我失望。
    儿时听了许多晋剧和太谷秧歌的磁带,以及露天演出。去年冬天在山西省博物院看过“戏曲之乡”专题文物展览,其它不说,单戏台(舞台)建筑就挺有看头,至于连带的村庙(戏台一般在庙门口,坐南朝北,太谷城内无边寺白塔院的戏台也是如此)、庙会,记得海沫写过夏县的。

  9. 小禾:

    民俗、历史,被大地上无缝的连接起来。厉害。

  10. dadishang:

    说的我汗流浃背
    我在尝试怎么把当前生活里的民俗写出来。偶尔写一些普通人的故事。我会努力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