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下书

我名字里缺土,所以要和灶多接触

溽热的天气下厨,不是件快事。而出于对做饭的喜好,以及拍照的兴致——甚至有时做饭是为了拍照,所以不会觉着难堪。这些菜品和照片再普通不过,权当自娱。于是,勾选了分类目录的“玩乐”。饮食是日常之流水的一片水域,有人选择大江大河的汤泱,有人选择小溪流的呢喃,而最迷人的是温馨的家的港湾。我失去炊烟已经很久了。这些烟火味,为我搭建了一个布景,一些人一些物是这出戏的角色,我也是它的演员。

【素】

糖醋红椒

西班牙夺冠那天所作,取其红。为朋友赌西班牙赢获利而庆贺,相当于赢了100多斤红椒(红椒好贵)。
用刀拍开辣椒,去籽,分段切成适当大小。不放油,热锅干煸几分钟。五分熟后起锅,放油,武火炒,加糖醋各勺许。调味即可。不能太熟。留一点脆性。

奶白菜

和诸多青菜一样,趁大火,“咣当咣当biu~ 一下就熟了”(三姐语)。

椰汁煮芋头

菜名“比较古怪”(鼠曲草语)。
猪油作为背景,熬好之后下芋头片。2,3分钟即可注入开水。逐一加佐料,耐心地煮。
芋头不能切得太薄,尽量煮久一点,让作料(八角、蒜瓣、小辣椒)的作用发挥完全。
等到芋头6,7成熟,加椰汁。起锅后洒上香葱点缀。
芋头浑身是宝。叶子亭亭如盖,纤尘不染,可熬成菜给猪吃。上好的茎在泡菜缸泡几天,就是美味的下稀饭的菜,只是如果没泡透,吃了之后可能引起喉咙瘙痒。很大那种是芋母,煮不烂,切成丝糖醋炒,很脆。长在芋母上的叫芋仔,可煮烂,做汤很好。纯素和牛肉和泥鳅等等,可以做出很多菜式。芋仔保存好,吃到入冬都不腻。比拇指略大的小芋仔用开水煮熟,剥去皮,滑溜溜、肉质雪白,入汤把芋仔弄成糊状,加一些酸菜。鲜美的汤浇在冒热气的米饭里,在它面前,挑食的孩子也甘之如饴。剥去的皮,在困难的年代也是充饥的食物。鲁迅回忆他在仙台的留学经历里提到过当地人吃芋头皮,难以下咽,大概亦是迫于无奈。
近年老家农民将其作为经济作物,比种稻子划得来。现在差不多是挖芋头的时候,也是一家老小下地,挖的挖,掰的掰。芋仔卖给生意人。芋母多得没人睬,一部分喂猪,一部分腐烂在地里。和毛豆一样,芋头也有根瘤菌。若之前没有种过芋头的地种芋头,收成将不怎么样。而连续种几年收成也会下降。

【煮饭】

皮蛋瘦肉伞菜煮饭

灵感来自五千年文明——不对——来自三姐的某道菜,以及皮蛋瘦肉粥。
伞菜切丝,加生粉(红薯粉最好)勾芡。米饭旧的为好,新煮的恐怕黏性太强。

丝瓜面汤煮饭

对汤的选择比较重要,主要是水质。熬好猪油,先炒丝瓜,半熟后加面汤。煮一会加米饭。很简单,很平民。

【蛋无虚发】

水蒸蛋

以前家里雇人帮工,早上一般吃米饭,水蒸蛋摆在桌子正中,体现了它的地位。孩子守规矩,不敢多吃。
还可以在里面加豆腐乳的汤或者野百合捣碎的汁,味道会更好。

辣椒炒蛋

辣椒鸡蛋要搞好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搞这个动词用途广泛得一塌糊涂。它是语言粗鄙化、简单化和荒漠化的表征。例如,搞错、搞笑、搞女人、搞大、搞垮、搞懂……
摘抄一个有趣的段子,《武松打虎》的故事,里面动词全用“搞”代替:
话说武松来到一酒店,搞(叫)了一壶酒,又搞(要)了一盘子牛肉,武松搞(吃)完之后,就上山去了,结果遇见一个老虎,老虎就搞(扑)了武松一下,武松就搞(打)了猛虎一下,老虎又搞(咬)了武松一下,武松就又搞(打)了猛虎一下,最后武松骑在老虎身上,三搞(拳)两搞(脚),将猛虎搞(打)死,然后一路搞(走)下山去。

【豆腐】

鲈鱼/黄骨鱼豆腐

先将鱼稍微煎一下,加料酒或生啤和姜去腥。然后注入适量开水,加花椒、蒜瓣煮一会,再把豆腐切好放进去。文火慢煮。起锅后,洒上香葱。

煎豆腐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一句也可以用在煎豆腐上。动作或者火势都不宜大,要小火慢慢地煎,并小心翻动。外面出现一层金黄的壳即可出锅。和芹菜一起炒。
总之,豆腐要做好,是需要一些耐心的。
正如看管耐心看完这些日常的琐碎。

如果还有更好的方法做出更好的菜,请来信讨论切磋。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芋头浑身是宝。叶子亭亭如盖,纤尘不染,可熬成菜给猪吃。”………….
    不爱做饭的女孩子们,嫁人当嫁小禾啊,可以天天吃现成的。

  2. 鼠曲草:

    芋头妈妈和芋头仔仔,啊哈哈哈!太可爱了

  3. dadishang:

    如果小禾再学会做花卷,就更完美了

  4. 小禾:

    哈哈,改天叫三姐教我。

  5. dadishang:

    你叫海沫三姐?

  6. 海里的泡沫:

    可以,用你所有会的菜式来交换。

  7. 小禾:

    @dadishang:ni out le,海沫做三姐很多年。。。

  8. dadishang:

    好吧,拜见三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