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子们:生活与歌

民歌笔记第二十一期

0:00 求天作美
3:21 为生命而跑
6:54 让风带我走
12:19 选择平凡
16:34 质疑
21:16 请你快快归来
24:27 你是陶匠
27:33 你就在我右边
30:07 多一点点
33:22 实在问自己
37:47 Masa Bu*
39:48 美梦有爱
45:22 有甘有苦
49:36 求天作美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所有歌曲除*为魏小石录制外,均选自“人子生活馆”唱片系列。

一个多元又封建的时代
“听一首创作的歌,读一句要命的话,体验共生的生活”。如果你路过丽江束河古镇的九鼎龙潭,会看到这样一个标牌,在这里,人子生活馆的义工们在歌唱着他们的心灵家园。

“在一个多元又封建的时代,到处是明星、偶像、专家。有一个流浪汉,喜欢在人群中穿梭,口中总是吟唱着‘我们有家,家在路上,家在心中’……没有人听得懂他在唱什么,但却渐渐吸引了好些不想回家、回不了家、无家可回的小孩在他周围。他们生活在一起,分享一切,享受着家在路上、家在心中的乐趣。” 这个家,讲的就是人子们的心灵家园。

生活中的我们,在听音乐的时候常常忽略了音乐呈现的关于生活本身的色彩;往往,我们沉迷于激情现场的音乐,来自于排行榜的音乐,和来自于传统遗产的音乐。我经常问自己,分分秒秒的时间里,我们到底用了多少在关注着我们的心灵家园?那里其实也存在着一份音乐。

认识人子
大约半年前,我听到了人子生活馆的歌曲《求天作美》,来自他们的专辑《风中旅行》。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奇妙的音乐体验,让我开始思考生活在音乐中的意义。和很多人一样, 我也问我的朋友,人子是谁? 简单地说,人子们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人子”的意思是“人的孩子”、“传承之子”,和“人原来的样子”。这些年轻人因为不同的原因从现实体制里面出走,然后生活在一起。 人子们追求的是共生着的生活——种地、盖房、操办杂务——包一顿饺子,接待需要帮助的人、和他们一起劳作,一起唱歌,这些人就是人子。人子的生活极其平凡,但他们相信如果用真心去经营这平凡的日子,就不难体会生命的真意和生活的乐趣。这种生活看似新鲜,实则古老,看似创新,其实是回归。

“让生命回到赤子的心,生活回到天地的爱,一生留下真实的故事。“—人子

这个世界上,人子有四处安家的地方–两处生活馆、两处共生社区–分别散布在台湾、香港和丽江的四个地方。2010年的6月,我来到了位于丽江束河古镇的“人子生活馆”,于是有了一个机会和人子义工们去认识和彼此了解。

沿着束河古镇向外延伸的小路,有个村子叫庆云村,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农家小院里,这里就是人子生活馆,人子们的家。在这里,有电脑,有电话,有互联网,有各种人子义工组织编纂的刊物。目前这里有三个家庭, 都算是不接受薪金的全职义工。人子看重资源回收、亲手做工,小院内的厕所、浴室、客厅、平台等都是义工们用回收的材料自己搭建的,生态旱厕、节能柴炉、垃圾分类、厨余堆肥等等组成了一个小小生态循环圈。

每早,人子们的生活从祷告和唱歌开始,上午通常是劳动。下午,他们制作书签,写上人生感悟和箴言,或者编写“人子”的期刊,写的都是一些温暖的小故事和箴言警句,这些是他们自己在生活过程中的领悟,其中包含了对电影、纪录片的分享、对自主教育陪伴孩子的探讨、对生活和成长的反省。下午的4点到6点,人子们在束河古镇的九鼎龙潭唱歌。同时,他们将自己制作的图书、工艺品、唱片进行“义卖”。晚上,人子们的生活进入了交流心得的时间,其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歌声是飘扬在这个小院中的。

(人子们和朋友们)

关于共生
人子们在丽江的生活其实并不是很多人想像中的与世隔绝式的乌托邦和理想国,来这里的人体验的其实都是实实在在的生活,这里有我们每个人都有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柴米油盐、以及爱憎分明的感情。在一起的生活中,人子们在帮助着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帮助他们寻找到各自人生需要扮演的角色和态度。简单地说,共生是一个途径。

“我们相信生命自己会找出路、相信生命中的危机正是转机,相信生命中最软弱的部分可以是一个机会,推动人开始第二人生,也是更真实的人生。”—人子

在人子生活馆生活的几天中,我们一起做饭、洗碗、劳作。我曾经对人子们说,这样那样的事情我一个人可以做;但是他们说,两两一起做事情可以聊天,可以了解彼此,这就是一种简单的共生的体验。

如同人子义工丛一所说,人子的生活“不是源于理念,而是源于真实的、个体的感受,这是鲜活的”。这就好比,“家里只有一个孩子,不易看出他有什么问题;一堆孩子在一起,就有麻烦问题一大堆了。自我修行,会误以为自己日臻完美;生命和生命互动、相爱、共生,越是到深处,越会看见自己的极限和真相。”

(人子高山[持吉他者]在九鼎龙潭义卖)

关于“有福”
在生活馆里的一面墙上,挂满了人子的手工创作的镜框,这些都是人子义工陪人成长的心得和学习笔记,分别有着这样的标题:“吸毒的人有福了”,“辍学的人有福了,” 等等…这个人子有福系列, 算是生活中沉淀下来的反省。 所谓有福,大概就是:“一种新的文化,新的生活圈,新的生活方式的渐渐成形;既而在体制以外发现了一片更加真实也更加广阔的天地。从而更加确信生命有无限的可能”。

“自己不过是传承的一环,带着有一种承先启后的使命。共同的兴趣可以作朋友、共同的苦难可以作家人。最小的单位不是个人,而是家。随着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家渐趋解体或失去它应有的功用,那么,因机缘、需要和信仰而生的心灵的家,就会让人有机会找到生命的归属。”—人子


(丽江的人子们就在这儿)

音乐是把钥匙
说了那么多人子们对于生活的态度,那么,对他们来说,音乐又是什么呢? 面对着我这样一个做音乐研究的人,他们反复向我强调,说他们不是做音乐的,音乐是在生活和行动当中孕育出来的。

人子们告诉我,每个和他们结缘的朋友都有一首挚爱的歌曲,就像我一样---因为《求天作美》这样一首歌曲来到了他们之中---不同的人,正是因为一些特定的音乐缘分而来。音乐是进入人子生活家园的一把钥匙。

在人子生活馆的晚上,我和人子的义工们一起唱歌。人子们并没有要求我表演宗教性的歌曲,也没有一直要唱他们的歌曲。很多时候,我抱着吉他,各种适合家庭聚会的歌谣也被我们共同演唱。人子们的每个人歌唱是带着心情投入的。从他们的张嘴到每个眉角的细节,我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快乐和投入。在这次音乐聚会上,他们为我弹唱了闽南语歌曲《实在问自己》。不仅如此,他们还为我演唱了希伯莱语的歌曲,据说这是两位曾经驻足生活馆的以色列的朋友教给他们的,叫Masa Bu。

(义卖的时候,人子们会给过路人提供印有歌词的歌本)

今夜的街有点冷,感觉不出,有梦的心还在沸腾
我坐在街头,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歌
寂寞的夜,无情的风陪我。

谁的世界没有伤痕,有谁的心,没有角度只有单纯,
谁不想拥有,谁不想美梦成真的结果
请你接受,我软弱的灵魂。

美梦有爱,美梦是一片未来,
美梦有爱,美梦是羡慕真实的关怀,
我不想回头,让你看出流过泪的眼神,
请你忍受这种不知所措。---《美梦有爱》

歌唱软弱
软弱是在人子的歌曲中经常能出现的词。在很多场合下,我们很少听到有人去歌唱软弱;即使有,也是人与人的关系受挫后蹦出来的脆弱。在人子的歌中,他们歌唱软弱,是源于对真实感受和人生诉求的渴望。正直面对软弱的人,时常是谦虚的、随和的。

对于人子们来说, “一个社会的机会,在许多边缘和弱势的有知觉有生命力的人们身上;一个人成长的机会,正是因为他最为软弱、一直不愿或无法面对的事…其实人的一辈子,始终有软弱、麻烦和苦难伴随,比如人常说的生老病死,样样都是苦的。但殊不知,正是这样的苦,保存了我们的生命力和知觉,没有这些苦,那将是生命无法承受之轻。”这段自我陈述其实也正是人子的社会责任感在音乐之中的最好体现。

“自卑的你不是你,完美的你也不是你,挣扎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人子


(人子们制作的书签、唱片、刊物)

如果有一天你也来到束河古镇,希望你有机会去听听人子的歌,这音乐能帮你开启他们生活家园;也许,也将是你的生活家园。

节目参考唱片:《你是陶匠》、《实在问自己》、《带着梦想去流浪》、《风中旅行》、《平常心》、《总有一天》、《时间是我的爱》、《缘分》、《美梦有爱》、《让风带着我》、《路得记》、《这份姻缘》

鸣谢:陈林、丛一、恩惠、高山、全海燕、岳红

若有心更多了解,可以浏览人子的网站及博客:
台湾网站:www.sonofman.org.tw
大陆博客:www.sonofman.blog.sohu.com

主题相关文章:

14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沙发
    谢谢小石,照片上有小石吗

  2. 小石:

    谢谢海沫。照片里没我,虽然那个听歌的哥们儿和我有点像:)

  3. 海燕:

    非常喜欢!

  4. nokia2100:

    回家第一天听到小石电台的更新,一如既往的喜欢。

  5. 鼠曲草:

    小石回北京了?

  6. 小石:

    是呀,大地说回头聚聚!

  7. dadishang:

    暂定月底的周末找个时间,想参加的预留时间哦

  8. 鼠曲草:

    好!我报名

  9. kakaxiding:

    想继续关注…..

  10. 卡布啊:

    这里简直是个宝库,谢谢小石!

  11. dawnsunrise:

    每次听人子都能获得一份宁静,小石做的非常棒,感谢!

  12. 康素爱萝:

    好听。想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这个唱片。

  13. 小石:

    这些音乐对我的震动很大。我的一位朋友的评价:“人子音乐的好听不在于旋律或是新意,而是他们的信仰。”

    康素,我给你发了个邮件。

  14. 紫书:

    半夜里听到,水一样在心房流过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