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坊春秋

  腊月二十三、四,或者早两天,村里的大喇叭就会广播:“社员们(人民公社时代的遗留,最近改成村民同志们了),二十三、四这两天拉(磨)糕面了,要拉糕面的赶紧到磨坊(磨儿,“儿”是太谷方言中用于器物的助词,如井儿、渠儿、锯儿、道儿)去吧,就这两天。”说话的是磨坊的主人,我叔铁昌。
  磨坊最初设在村委会(大队)院里,磨面机和碾米机占2间、轧面机占1间,后来迁到村里另一个院里(院里还有一口井,原本是吃水井,因水质不好转作浇灌用井,2000年以后在村东观音堂背后新建了水井和水塔)。八十年代初期,磨坊有我叔和村西的铁玉叔(小学同学的父亲)2个人,后来叔向村里申请自己承保了下来。
  追根溯源,爹也在磨坊干过活(太谷管干活叫动弹dong4 dan3),那是爹十五岁左右的事情。身为长子的爹早早地挑起了家庭的担子。据奶奶的描述,磨好面后,爹给扛着送回去,对方为表示感谢,递过来一只烟,一来二去,十五岁的爹学会了抽(吃)烟。有时候妈还会埋怨爷爷没有把磨坊交给爹,而是交给了叔。实际上打理磨坊事务的辛苦和收益基本上相当。每次回家去磨坊看望正在忙碌的叔和婶婶,叔都会向我算一笔账:一年来出工多少天,磨面多少,拉饲料多少,自己的粮食磨的面卖了多少,一笔一笔,从来都是在红旗笔记本上记的清清楚楚。
  磨坊门口放着台秤,拉过来的粮食先过秤,记账之后排队,靠墙放好。粮食不是直接倒进磨面机器的硕大方斗的,先上另一台机器脱去杂质和灰尘,顺便检出可能危害磨面机安全的铁块,有时候粮食里会混杂着钢钉、铁锁,为此机器进料口挂着一块大磁铁。脱好的粮食用簸箩转移到墙角的水泥池子,然后根据比例浇水,用方头铁锨混匀。一晚上的功夫,吸水发酵的粮食凝结成团状,这时叔会抓几颗丢到嘴里咬一咬,如果感觉不合标准,就再等等。运城产的大型磨面机是自动的,经过叔和爹的改装,只需要把池子里的粮食倒进挨着的另一个池子,然后拿面桶或者口袋去接收就可以了。磨面机上边的面斗和管道顶到了屋顶,下边的出口在一人深的坑里,个头矮小的叔经常是垫个凳子爬上去查看面斗,用小推子搅拌一番,等快磨好之前转动机关,一桶接一桶的白面就从坑里举上来。麦麸子从地上的另一个出口接收。因为麦麸子可以换大米,也可以做饲料,家里没养牲畜的不需要,叔会收集起来喂猪。
  面粉标准好像是特一粉、特二粉和富强粉,太谷的说法是头白面、二白面、黑面。出粉率75%者为头白面,85%以上者面偏黑。村里人待客、吃饭都喜欢用白面,面偏黑的话就会向叔抱怨:黑面做的面条、蒸的馒头不好看、不好吃。其实,黑白与否既与磨面技术有关,也与粮食品质有关。现在流行的粗粮细作,看重的应该是有益健康的粗纤维,也就是麦麸子里边的东西。有一段时间,因为磨出的面粉偏黑,叔的磨坊流失了不少客户。添加增白剂可能是其它磨坊采取的措施,相对于雪白的颜色,口感并不太好,但叔不愿意那么干。
  碾米不需要上水,过秤后直接倒进圆锥斗,一会儿的功夫滚烫的黄米碾好了,晚饭的时候,就可以喝到甜香的小米粥了。碾米的利润比磨面少的多。
  开头提到磨糕面要到腊月二十几,因为磨了糕面的机器得经过清洗才能重新磨面。糕面的前身是糜子。因为糜子不多,每年爹会给住在县城上观巷的老舅家送去十斤糕面,让他们尝尝鲜。糕面磨好,过年的油糕也有着落了。(糕面加水拌成半干半湿的粉团子,上笼屉大火蒸熟,乘热揉和,加枣泥馅儿包成饼子,外面抹香油,装进塑料袋置于阴凉处,防止干裂。)
  自从磨坊迁到井儿院后,轧面机用得极少,只有遇到哪家办喜事,需要大量的挂面才偶尔开动一次。轧面机房除了机器(有粗细两种滚轮),还有两排架子、一口大锅(和面)、一只水桶,轧好的面用小木棍挑着挂到架子上,风干后用刀切成八寸长。现在机制挂面容易购买、品种丰富。菜市场有现做现买的面条、面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观摩,此不赘述。
  因为养殖场越建越多,磨饲料的利润比磨面、碾米多。机器是叔自己研制的。
  说到磨坊,我还可以想到的是小学班主任赵建云和中学同桌吴君。前者娘家二哥在邻村朱家堡引进了当时最大最新的自动化机器。后者在邻村程家庄(孔祥熙的老家)也开磨坊,前两年转让给他人了,在太原工作的吴君给她爹找了份工地看门的活。前边提到的曾和叔一起在磨坊干活的铁玉叔,先是在一家永红面粉厂工作,面粉厂倒闭后,转行到了养猪场。
  传统的石磨早已废弃,村北的关帝庙前,直径一米五的大磨盘上长满了青苔。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鼠曲草:

    前几天一个朋友的妈妈给大家做糕吃,很认真的炸了半天,大家还都嫌油,觉得腻。我倒是觉得味道真不赖!不过吃多了不容易消化。那朋友是张家口的。

  2. dadishang:

    三篇啊,慢慢看

  3. 海里的泡沫:

    头白面、二白面、黑面,很怀念这样的面,想吃黑的吃黑的,想吃白的吃白的。
    现在卖的都一个样子,没面粉的香味。

  4. dadishang:

    我们叫作打面,不记得麦子倒进机器前要加水,非要加水浸泡麦子才能磨下面吗?我们那打面前会淘洗一遍麦子,然后拉去打面,可能是经过这样一道工序就不用再加水了

  5. 海里的泡沫:

    恩,我们也是先淘,晒得半干,去磨的。

  6. 郓州草莽:

    打面不用加水,洗麦子是为了干净

  7. nokia2100:

    全自动磨面机,直接倒进去,第一个环节就是清洗。

  8. 郓州草莽:

    这个 这个 好像最外面一层是磨掉不要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