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0

环境剪报:“绿”不是伪装色

清明果,鼠曲草

作者:shirelyhu 惠寄

我出生在衢州乌溪江,衢州地处浙西,乃一介小城,但素有“四省通衢”的说法,是交通枢纽,为兵家必争,虽则弹丸之地,历史也颇为悠久,长长短短说起衢州来的话,恐怕絮絮叨叨的有个几天可谈。如今我要说的,只是我家的乌溪江小村的一个家常里弄的东西,叫做清明果。 Read More »

蒸馍花


前阵子小姨去国外看望自己在那读书的女儿去了,我姐姐给她晒了一大包干干馍(就是馍片在太阳下暴晒成干的),然后我顺便沾光,也留了一小包。打开小姨带的行李包,看到里面全是挂面,干干馍,酱豆腐,豆酱,馒头之类的东西。小姨说她女儿在那馋的不行了,天天想吃炸酱面和馒头,所以就带了这些去。 Read more ...

花卷什么的


其实我喜欢花卷胜于馒头,小时候站在案板边上,看着我妈把面团擀成一个大片,抹上油,撒上盐粒和花椒,用手抹开,卷起来,做成卷层馍或者花卷,蒸出来后,每次掀开锅盖,都有一股椒盐油的香味飘出来,就算不饿,也能随便吃上一两个,吃着玩的那种。 Read more ...

灶下书

我名字里缺土,所以要和灶多接触

溽热的天气下厨,不是件快事。而出于对做饭的喜好,以及拍照的兴致——甚至有时做饭是为了拍照,所以不会觉着难堪。这些菜品和照片再普通不过,权当自娱。于是,勾选了分类目录的“玩乐”。饮食是日常之流水的一片水域,有人选择大江大河的汤泱,有人选择小溪流的呢喃,而最迷人的是温馨的家的港湾。我失去炊烟已经很久了。这些烟火味,为我搭建了一个布景,一些人一些物是这出戏的角色,我也是它的演员。

【素】

糖醋红椒

西班牙夺冠那天所作,取其红。为朋友赌西班牙赢获利而庆贺,相当于赢了100多斤红椒(红椒好贵)。
用刀拍开辣椒,去籽,分段切成适当大小。不放油,热锅干煸几分钟。五分熟后起锅,放油,武火炒,加糖醋各勺许。调味即可。不能太熟。留一点脆性。 Read More »

豆花心黑

最近在看一本民国时期出的风俗书《中华风俗志》,这本书的立意有意思,可不是为了整理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据风俗整理者说,是希望通过介绍各地风土人情,能对施政有帮助。所以,整理者在记录一件当地风俗后,常感慨“愚陋已极”“诚堪发笑”。看到浙江上虞风俗一条,说上虞农人根据夏天雷多雷少,能判断到秋天大豆丰收还是歉收,问他们是什么道理,农人答:豆花心黑,故遭雷殛。 Read more ...

乡野纪事(三则)

乡野纪事(三则)

黄三畅

————–“鱼刺水”————–

我的朋友铜塔的父亲、也是我的同宗兄长的建楚先生,有一门绝技,那就是会划“鱼刺水”。所谓“鱼刺水”,就是谁的喉咙被鱼刺或什么骨头卡住了,他划一碗水让其喝下去,那鱼刺或骨头就可以咽下去了。所谓“划水”,就是口中念念有词,同时用食指掠着水面画符;至于具体画些什么,那就是秘密了。有人说,一个人如果有一门绝技,哪怕是很小的绝技,那他一生的衣食就不成问题了,这话不假。建楚先生因为有这样一门绝技,就常常被人请去“画水”,收益是可观的。 Read More »

人子们:生活与歌

民歌笔记第二十一期

0:00 求天作美
3:21 为生命而跑
6:54 让风带我走
12:19 选择平凡
16:34 质疑
21:16 请你快快归来
24:27 你是陶匠
27:33 你就在我右边
30:07 多一点点
33:22 实在问自己
37:47 Masa Bu*
39:48 美梦有爱
45:22 有甘有苦
49:36 求天作美 Read More »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