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季:打场

车拉到了麦场,卸车最容易,解开绳,拿大叉一推,就能卸下大半车。挑散了晾晒,尽量让麦秆竖立麦头朝上,晒上半天,搓一把麦穗,咬咬麦粒干嘣响,可以打场。

麦场里12马力的小型拖拉机,没日没夜的跑,赶场不迭。轧一次场,要给开锅的水箱换几次水,提水的工作自然也是由小孩子负责。人喝水在打麦场里就不用水桶了,沏了茶,席地坐在麦场边的树下慢慢喝。拖拉机先空跑把麦秆压平,再装上一块三角石板,起脱粒作用,前几遍为加强脱粒效果,站一个人上去。中间翻场三四遍,看麦秸打碎了,搓不下麦粒,收工。把麦秸临时挑到一边,麦粒推成堆,如果风好,接着扬场,风不好就等风。我们村有一家人热衷技术出新意,每年都扯电线到麦场里,接通一架大风扇扬场。有一年线路起火,烧光了一个麦场的麦子。

扬场有很大技巧,好技术,有一丝风也能把麦粒和麦壳分出去,不怎么在行,就得等风合适。我家数我爷爷扬场最在行,麦季其他事情他都不干,只等到麦子打过了,把他请来扬场。扬场用木锨。把有杂质的麦粒扬到空中,风吹走麦壳,麦粒落下,底下还有个人拿着竹扫帚跟上漫一遍,扫走没有扬走的麦壳。我跟着爷爷打下手,怎么也不合他意,他急得不知拿我怎么办好,说这孩子以后怎么办,扫帚都学不会拿。其他农活也不行,所以我从小在村里特别腼腆。

扬完场,麦子装进袋,天也到傍晚了,干净平整的麦场成了小孩的游乐场,为了充分享受这块场地的平整干净,我们开始玩游戏,玩转圈最合适,张开双臂,原地一直转,把头转晕了停下来,这时候脚下的麦场立了起来,站立不住,倒在地上体验天旋地转。没有什么玩具,都是自己找乐。

到了晚上,我盼着能在麦场里过夜,看守麦堆。一块麦场分属好几家人,夜里有好几个人分守不同的地方,不必害怕。星星太亮了,躺在温热的麦场上,看着满天亮晶晶的星星,快乐得想啊想啊。不记得都想过什么美事。

麦收告终的标志事件是搭起一个麦秸垛,一间房子那么大,圆顶,四周扯出一圈帘儿遮雨,底下四方形。搭麦秸垛是小孩子最喜欢参与的劳动,家里有兄弟姐妹,一块都上去踩,踩到开始搭圆顶了,肚皮贴着麦秸垛溜下地。一家老少,欢声笑语,粮食收获到家。

从龙口胜利夺下粮食,可以吃到自己口里了吧,别忙,交上爱国粮,将近收获的三分之一,剩下的才归自己。所以后来出政策不交公粮,农民感恩戴德。

我也祝福乡村的父老种地顺利收获,生活舒适安乐。但传统的劳动收获方式,留给我丰富的体验,眺望青青麦秆的快乐,触摸土地的温热,被阳光下的麦浪炫目,被麦芒刺痛胳膊。

——————————
麦垛 莫奈

莫奈的画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我也记得小时候在麦场看麦子,晚上几个孩子躺在一起,聊天,吹牛,听着蛐蛐的叫声,那时候很快乐。

  2. 小he:

    你再写一篇,我就想去割麦子了

  3. dadishang:

    以后再补充,就这四篇

  4. 小禾:

    那,该我下田了。嘿嘿

  5. dadishang:

    好啊,给你拔蚂蟥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