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季:抢收

凡事都有一二,冰封的河面会有第一行足迹踩过去,后来的人知道可以渡河。平静的麦地,也会有第一个人,把木板车停在地头,弯腰伸出手臂,割下第一搂麦子,发出信号:动镰。麦季开始,雨季也跟着到来,人们说抢收是从龙口夺食,留给天底下一张张口的时间不过五六天。

动镰前两天,外出打工的人陆续归来,扛着行李出现在村口,并告诉大家他看到的沿途麦收的情况。如果没回来,村里人就想这个人不会在外面有麻烦吧,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回。已经在城里安家,有正式工作的人,也要请上两三天假,回家帮他的兄弟抢收小麦。最好开着车,再带上几个朋友来帮忙,接受村里人的赞扬和羡慕。乡村的小学初中在暑假寒假之外,还要放一个麦假,乡村教师要收麦,小孩子在家也能排上用场。我由于出来上学早,没有作为主力劳动力参与过抢收小麦,所以我描述的抢收是小孩子的视野,缺少高强度的劳动体验。

夏天天亮的早,大概凌晨三点钟,大人们就起床到地里去了,怕惊醒酣睡的小孩,他们蹑手蹑脚推开门走出去。等到天亮,孩子醒来才发现家里只剩下自己。想起头一天父母的吩咐,于是小孩子烧水,大孩子淘米,捞几个咸鸭蛋丢锅里。七八点钟,跑到地里送水、馒头、咸鸭蛋,早饭就在地里吃。上午的时间不能耽误,趁麦子潮气未干,麦粒不易脱落,抓紧收割。晌午头前把麦子装车运回场里,然后回家吃饭。小孩子的事情主要就是送水,上午村庄到田里的路上,走着的多是拎着大桶小瓶的孩子。没有保温壶,用拧盖的白塑料桶和酒瓶。有的会骑自行车。我和村里的伙伴儿学骑车都是直接拿成年人的自行车练习,金鹿、飞鸽等牌子,把身子别在大梁下,歪着身子踩,等练熟了再跨上大梁,腿还不够长,偏着身左右一上一下。大号自行车,车把再挂两个水桶,骑得扭扭歪歪,晃晃荡荡,一上午来回取水送水。

中间在田里的时间,也会在大人的指导下割几捆麦子。初学割麦子,收镰时要小心割到自己的小腿和脚。望着前面的麦垄还有那么长,我叹口气扔下镰刀,母亲说不要老是抬头看,越看越累,一直往前割。这是我割麦子学到的最有用的知识。

接近晌午头,计划的工作量完成,装车,小孩子又排上了用场,上车踩车。这项任务比割麦子好玩,许多孩子在田里就是等着踩车的机会,我们小时候可没有跳床玩。车全部用木制作,胶皮充气车轮,车身三米,宽一米,左右两扇车帮,车帮前后各空出二十公分,方便装卸,车把一米多长,两根碗口粗的木头,前面削尖,杯口粗,太细全握住反而用不上力,手能把住正合适。这种车的设计是小型的牛车,人力拉动,车把间拴一条车襻,搭在肩膀上使力。

麦秆轻,从田里往场里运麦子,要尽可能多装,板车前后加了木栅栏。填平车仓,小孩子爬上去,大叉挑上来一捆麦子,跟着踩三踩,装好了能装三米高。看着差不多,开始勒车,用麻绳左右方向把麦秆捆紧,小孩在车上跟随大人的“一二——三!”中间用尽力气提松绳子,反复几次,直到提不动,绳子绷紧,攀着前面的木栅栏爬下来。年龄再大一些,喜欢直接从车上跳下来。

这边在装车,还要用竹耙在地里搂一遍,捡一遍,再剩下的就留给了拾穗者。有一两年,突然来了从城里来捡拾麦穗的人,村里传说城里双下岗的家庭都吃不上饭了。

从田里把车拉到路上,没有正路,沟渠不平,这段最费劲,所有人前拉后推,把车拉到大路。擦把汗,看看没有落下东西,拉上车往麦场走。拉车的通常是家中的主劳动力,在右侧车把连接处拴一条绳子,名为偏套,让妇女或小孩帮着拉。后面还会跟一个人推车,一是捡拾麦穗,自家车上掉的,路上其他车上掉的,一是看着车歪不歪,及时提醒整理。装车是技术活儿,常见走着走着歪车的。

麦子运到打麦场,等于把麦子从龙口移到了家门口,还不能保证能吃到自己嘴里,等龙睡醒发觉,一个喷嚏下来,粮食照样泡汤。

主题相关文章:

28 条评论

  1. 小禾:

    每年七月下旬左右,是有早稻田的庄稼人最忙碌的时候,先收割成熟的早稻,紧接着耕地,插下晚稻的秧苗。时间非常紧凑,称之为双抢。时值三伏天,顶着一头烈日,弯腰在闷热的水田里和刺手的稻草,可怖的蚂蟥打交道。实在是辛苦。有时候会借用有月光的晚上尽快把稻子收割完。

  2. dadishang:

    你写写稻季如何?写吧写吧

  3. 海里的泡沫:

    我们是不能太早起来割麦,因为潮气,不好割,等潮气没了,割起来很脆,咔嚓咔嚓的。

  4. dadishang:

    看麦子成熟的程度,如果熟好了,又动镰晚,就不适合正午割

  5. 小禾:

    没错,潮气重了不好割,稻杆更有韧性。但是南方天气湿热,尤其是晚稻,适逢中秋,碰上阴雨连绵的日子,成熟的稻子很容易长稻菇(稻子霉变,长出瘤一样的东西),所以要赶紧收割。

  6. 鼠曲草:

    小禾,你写写稻季如何?写吧写吧

  7. nokia2100:

    海沫说的情况跟我一样。
    小禾,你写写稻季如何?写吧写吧

  8. dadishang:

    百里不同俗,山东山西人割麦子也有不同的

  9. dadishang:

    海沫,你以前写的那篇割麦子的博文地址 再发上来也给大家看看吧

  10. 小he:

    好象你们在喊:小禾!来一首!小禾来一首!
    虽然有点割稻子的经验,但也是“小孩子的视角”,怕写砸了
    另外最近看世界杯,神情恍惚双目无神。呃,我理由真多

  11. 海里的泡沫:

    写吧写吧,写坏了也没人打你。
    你看我就不怕。
    http://blog.sina.com.cn/s/blog.....007hk.html

  12. dudu:

    看了海里的泡沫写的割麦季节,与我小时所见大致相同。提到的“麦客”让我想起看过到的一篇小说,搜了一下,篇名就叫《麦客》。现在做这一行当的人几乎没有了,已经被机械取代,但是二十多年过去,现实生活中那些因病致贫之类的情形并没有多大改变。

  13. 小he:

    如果在稻季早期(现在正是杂交水稻早期),你去河边放牛和伙伴打牌嬉水偷莲子,或者去山边放牛,耐不住山间果林的诱惑。丢下牛不管。山边河边都有稻田。泡沫将面临可能的几种结果:A 牛没有吃禾苗,泡沫偷果子没有被发现 B 牛没有吃禾苗,泡沫偷果子被发现 C 牛吃了禾苗,泡沫偷果子没有被发现 D 牛吃了禾苗,泡沫偷果子被发现。无疑泡沫毫不犹豫选A,但是几乎没有不吃禾苗的牛。 AB被排除。后悔已无济于事。D更是不想要的结果,因为丢牛又丢人。

  14. 海里的泡沫:

    1:请不要把你名字换成我的…..
    2:你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唐僧?

  15. dadishang:

    他是孙悟空,变成海沫去偷果子,吃饱了又变成唐僧

    挨着的一篇 顺产日记 ,看了,身体写作

  16. 小he:

    呵呵,泡沫息怒

  17. 布依崽儿:

    收麦子会被弄得全身很痒的,又热又痒!我们都没有车能踩,田太小了,只能全手工脱粒

  18. 妞妞兰花指呢:

    金鹿、飞鸽等牌子,把身子别在大梁下,歪着身子踩,等练熟了再跨上大梁,腿还不够长,偏着身左右一上一下。
    ——————————————
    这种骑法我们这里叫“掏空”

  19. 海里的泡沫:

    那个大梁要是裁了就好了,不过走亲戚,全家出动时,那梁上还能坐一个人呢。

  20. nokia2100:

    二八载重车大梁上安一个钢筋焊的(铁丝弯的、竹条编的)带脚蹬的骑梁小座,就是幼儿专座。后座挂一个不太深的筐子,让小孩儿站在里边,也是挺安全的。
    走街串巷的打醋的、打酒的、打香油(打=卖)、割肉的小贩,一般在大梁上系一个蓝灰色厚布做的三角形工具包,装零钱、食物和器具。只是现在人力三轮车和摩托车多了,这种工具包也不见了。

  21. 海里的泡沫:

    还有在后面一边挂一大框子,装上菜,去卖菜。
    自行车真是有用的东西啊。。。。。。貌似我们都歪楼了。

  22. 小禾:

    那是不吃草的驴。小商贩吃饭的家什,两筐商品挂在后座,在村子里穿梭。大人骑几十里之外抓(买)猪崽,孩子再骑去学校搭MM,全靠它。

  23. dadishang:

    幼儿专座,把孩子放上去,家长还自顾跟人说话,孩子一扭,啪,车倒了,孩子哇哇大哭

  24. 海里的泡沫:

    每次看完回复,我都要疑惑的拖上去看看这篇文章的题目。
    我老以为是自行车的故事

  25. dadishang:

    正文里也是一景。不算歪楼

  26. shirelyhu:

    好有趣的一些事和一群人。
    唉,我的菲利普折叠自行车最近被偷,陪伴我一年的BLUE啊。只好走路上班。

  27. shirelyhu:

    话说,看到骑大架子车的小孩,我都很钦佩。因为我大四毕业时才学会骑自行车,而且,直到现在也不会“拷边”上车,也不会很轻盈的“跨步”下车。

  28. 小禾:

    shirelyhu:我高中毕业时才敢骑上路,硬着头皮上。一部分原因是,书上写的和电视里演的都告诉我,大学里骑个自行车,后面坐着长发飘飘的女同学,在校园里晃悠,是件很令人向往的事。结果呢,没能实现那个愿望。套用一句:作为失败的典型,我是怎么怎么的。(掩面。。。。)

留下评论

*